高戈里:写军史要讲政治——游离政治曲解军史的若干表现及危害

高戈里 2019-11-05 浏览:
某作家的随意性结论,彻底虚无了这支起义部队辉煌的政治改造史——在他看来,九台政治整训的总结报告不算数,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决议不算数,毛泽东主席的评价不算数,就他某作家的结论才算数。这些年来,军史界这种以抹杀我军政治工作为突出特征的“单纯军事观点”著史倾向,对于一些影视作品将我军指战员形象作打手化、江湖化、痞化,甚至匪化描写,起到了无可推卸的史学引导作用。危害,已经强烈地显露了出来!
【“从渡过临津江开始起,五十军打滑头仗保存实力的思想就很严重”,“国民党军的旧习气依然很严重。”】

顺便说一句,这位被某作家辱骂“国民党军的旧习气依然很严重”的陈副团长是一位非常质朴的老八路。三天后,陈副团长带着一个步兵营向敌纵深直插,于1951年1月4日凌晨最先攻入汉城,经一小时激战,于当日上午胜利地攻占了汉城,进而开创了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军队攻入他国“首都”的唯一战例。

某作家的随意性结论,彻底虚无了这支起义部队辉煌的政治改造史——在他看来,九台政治整训的总结报告不算数,党的七届二中全会决议不算数,毛泽东主席的评价不算数,就他某作家的结论才算数。

这些年来,军史界这种以抹杀我军政治工作为突出特征的“单纯军事观点”著史倾向,对于一些影视作品将我军指战员形象作打手化、江湖化、痞化,甚至匪化描写,起到了无可推卸的史学引导作用。

危害,已经强烈地显露了出来!

注释:11条(略)

【高戈里,察网专栏作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高戈里
高戈里
作家、退役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