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化、诋毁和谩骂毛泽东:他们都用了些什么手法?

王安中 2019-11-05 浏览:
从非毛化研究方法的缺陷我们可以看出,之所以产生如此多的缺陷,并非是他们不懂基本的方法论,翻阅这些人的简历可以看出,其中很多人也曾经受过完整的史学专业训练,但是对毛泽东的研究当中,他们却并未能秉持这些基本历史研究原则。这只能更加确切的证明,他们之所以产生这样那样的缺陷,完全是因为他们政治立场的问题,在非毛化错误政治立场的指导下,他们才会罔顾事实,采取种种不为学术研究规范所容,不为历史真相所容,不为人民群众所容的方法来抹黑毛泽东,充分暴露了他们的虚伪、阴险与奸诈。

近年来,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利用一些人的猎奇心理,从个人道德品质、生活作风、工作能力等方面大肆展开对毛泽东的恶意人身攻击,在社会上掀起了一股恶意丑化、诋毁和谩骂毛泽东的思潮。其中一些荒谬论调通过网络、非法纸质出版物等方式传播,流毒颇广。对于这些谬论,国内外有正义感的学者和毛泽东身边工作人员都曾进行过严正驳斥。非毛论者为了达成他们抹黑毛泽东的目的,甚至于罔顾基本的历史研究方法,为此笔者拟对他们采取的常见手法作一初步清理,让人们能够更加清楚的认识到非毛论者之真实面貌。

丑化、诋毁和谩骂毛泽东:他们都用了些什么手法?

开国大典上的毛泽东,胸前绸条上可见“主席”两个字

一、采取当下标准不注意历史环境

在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当中,坚持什么样的评价标准是科学评价人物的首要问题,对毛泽东的评价也当如此。但国内外的非毛论者从政治目的出发,往往使用当下标准来苛求前人。事实上,熟悉历史的人都会知道,在不同的历史发展阶段人们的认知水平是受到具体环境制约的,极少有人能够超越历史发展的阶段来进行科学预见,即便是历史上的伟人,也不可能永远正确。对此,列宁在《评经济浪漫主义》中指出:

【“判断历史的功绩,不是根据历史活动家没有提供现代所要求的东西,而是根据他们比他们的前辈提供了新的东西。”】

习近平总书记也强调:

【“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

很多非毛论者在评价毛泽东时,却并不认同和坚守这一原则,在他们的研究当中经常采用当下标准对毛泽东进行评判。他们认为毛泽东在一些特定历史时期做出的某些决策是极端错误和非常可笑的,并将其视为毛泽东极端自私、道德品质低下、无知与能力缺乏的表现,自以为如此就揭示了毛泽东的本来面目,并为此洋洋自得。但是如果我们将历史事实置于具体的历史背景当中来分析,却发现很多事情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大跃进”是非毛论者非议毛泽东的重点之一,非毛论者认为毛泽东的无知傲慢、头脑发热才导致了“大跃进”的发生,从而造成了三年经济困难,毛泽东是“祸首”。诚然,我们不否认“大跃进”是有着重大历史局限的运动,毛泽东也毋庸置疑要为“大跃进”的错误负责,不过如果联系到中国近两百年来屡屡受到列强欺凌的历史,就能够发现其实“大跃进”也有着偶然中的必然性。

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中国迭遭列强欺凌,洋务运动、戊戌维新、辛亥革命等历次重大历史变革前后相续,无论是地主阶级改革派、资产阶级维新派、资产阶级革命派都曾试图改变旧中国贫穷、落后、挨打的命运。不过在一次次的失败过后,中国与世界先进国家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改革者和革命者们改变现状的心理更加迫切,这种情绪无论是在资产阶级的革命者还是在无产阶级的革命家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体现。在中华民族历史地位的巨大反差和焦虑情绪的双重影响下,革命领导者形成了强烈的民族自尊,在民族自尊心的驱使下,中国人民迸发了急于改变现实、赶超先进国家的强烈愿望。因此“大跃进”一经发动就在全国人民当中形成了浩大声势,不仅得到了普通群众的大力拥护,也得到了当时中央很多领导同志的支持。

20世纪六七十年代,毛泽东决定大力发展民兵武器,并确定了以民兵武器和尖端武器带动常规武器发展的思路,一些人对此不认同,认为这种军工建设思路是错误的,导致了我国常规武器发展滞后,延缓了中国军事现代化的步伐。乍一看,这种论调似乎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从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历史长河来看,毛泽东重点发展民兵武器的思路却又是有其具体历史条件的。新中国建立之初,因外交上采取了一边倒的政策,从西方发达国家进口武器装备和获取军工技术的渠道就此中断。20世纪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因中苏间关系的变化,中国已经不可能从苏联方面获得军工设备和技术来升级本国的军工体系。而国民政府建立的德式军工体系也因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德国被解除武装而无从继续。由于中国近代工业的落后,本身工业基础不足以支撑现代化的军工生产体系,因此在外来的威胁与日俱增的情况下,大力组织民兵,发展民兵武器,并以此来武装广大人民群众,成为当时中国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事实上,也因为毛泽东大力武装民兵的思路,中国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建成了强大的国防防御体系,有效遏制了他国侵略中国的企图,保卫了中国领土主权的完整。

因此在评价“大跃进”这类重大事件之时,我们不仅需要厘清事实真相,更要将其放在具体的历史语境当中来进行解读,如果离开历史环境来谈问题,显然将陷入唯心主义泥潭,不可能得出客观公允的结论。

二、断章取义不注重历史完整性

在历史研究当中,断章取义是一种歪曲历史事实的“有效”办法。从字面意义上看,它似乎没有改变历史事实,只是采取截取片段、移花接木等方式来对历史事实进行重组和解构,使用的是一叶障目或管中窥豹的办法,通过引导和暗示来误导读者,因而这种方法的欺骗性最强。断章取义向来是历史研究的大忌,周谷城曾经在其著作《历史完形论》中对此大加鞭挞。

来源 : 毛泽东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