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陈辉 2019-11-07 浏览:
侵朝“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在他所著的《朝鲜战争》一书中写到:“中国军队来了,我们的灾难也降临了。1951年11月2日,凌晨3时许,有一小队人由南面接近我军的守桥。这些陌生人在指挥所对面停下来时,其中,一个人吹了一声军号,他们随即从四面八方以轻武器和手榴弹向指挥所发起攻击。我方许多人被军号声(这是一种中国式的精神战,我们后来才熟悉,又头疼)或几乎近在耳边的射击声惊醒。”美军官兵普遍反映:“听到中国军号嘶鸣,我们个个胆战心惊。”

“游动发号,牵制敌人”是“军号游击战”的又一战法。1940年秋季,我军由两个排组成的保卫队与50多人的日伪军在观道村发生激战,敌人采取了拖的战术,等待援军到来后对我进行围攻。敌众我寡,为了及时撤出这一危险地段,司号长林军带一名司号员一边游动射击,一边吹冲锋号迷惑敌人,他们在阵地上机智灵活地利用地形、地物向敌人射击,不但到处吹号,而且在不同的地方吹出不同的调来,搞得敌人莫名其妙,以为我军增援部队到了,因此不敢进攻,只向有号声的地方开炮射击,保卫队抓住这一机会,迅速地安全撤离。

胶东八路军创造的“军号游击战法”,后来被收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回忆史料》。

抗美援朝军号震撼“联合军”

朝鲜战争,是我军司号兵的鼎盛时期,军号声曾吓得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魂不附体。

侵朝“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在他所著的《朝鲜战争》一书中写到:

【“中国军队来了,我们的灾难也降临了。1951年11月2日,凌晨3时许,有一小队人由南面接近我军的守桥。这些陌生人在指挥所对面停下来时,其中,一个人吹了一声军号,他们随即从四面八方以轻武器和手榴弹向指挥所发起攻击。我方许多人被军号声(这是一种中国式的精神战,我们后来才熟悉,又头疼)或几乎近在耳边的射击声惊醒。”】

美军官兵普遍反映:

【“听到中国军号嘶鸣,我们个个胆战心惊。”】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在军号的鼓舞下,志愿军战士向敌人发起冲锋

朝鲜战争的亲历者、美国著名作家贝文·亚历山大在《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一书中,在描述志愿军围歼美军“开国元勋师”——骑兵第一师时写道:

【“中国人吹着军号和哨子,把进攻扩大到第2营。这些号声和哨音让美国士兵听起来既恐惧又烦躁。他们认为这是使用某种心理战。实际上,这是中国人迫不得已而采用的一种通讯方式,因为他们的无线电通讯网只能达到团一级,电话联系只能到达营一级,营以下单位主要靠军号、哨子、照明弹和手电筒发信号进行联系。”】

朝鲜战争中,在我军战俘营里也流传着军号的传奇故事。一次,我军管理人员询问美军战俘——美军一位工兵营长是怎样被俘时,他回答说:

【“你方到处都是莫名其妙的怪物在叫,把我们给吓懵了,结果就成了俘虏。”】

我方管理人员听后,一阵大笑。尔后,把“怪物”叫来当场表演,我军司号员吹起了冲锋号,美军营长恍然大悟,尴尬地低下了头。装备精良的美军被中国的冲锋号吓破了胆,听来十分有趣。

美军怕军号,英军也不例外。英军来复枪团就曾被志愿军军号吓破了胆。1951年1月2日晚10时,我志愿军某团7连固守釜谷里南山,英军来复枪团向7连发起了营、连规模的7次攻击。7连最后弹尽粮绝,仅剩下7人,连里干部全部牺牲或负重伤,司号员郑起代理指挥。

当英军又发起大规模进攻时,郑起灵机一动,突然吹起了冲锋号,震撼山谷的军号声把英军吓傻了,他们以为我军开始反冲锋,纷纷抱头鼠窜,退到了山下。此后,我军增援部队及时赶到,大败英军来复枪团。如今,郑起那把立过战功的军号,作为一级文物保存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志愿军司号员郑起的军号目前珍藏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

走下战场的军号礼仪

我军除用军号在战场上鼓舞士气,充当通信工具外,还把军号用于礼仪。

20世纪30年代末延安就有了军号队。那时军号队比较简单,基本上是由红军的步号手组成。在出征、凯旋、晚会等各种场合,把步号手们集合起来,吹奏统一的号音,号音嘹亮,动人心魄。当时延安的条件十分艰苦,步号手的号音常常能够激发起大家的革命热诚和坚强的革命斗志!

当时的军号队共有20余人,年龄在20岁与30岁之间,张振夫任队长,湛亚选任指挥。军号队的成员都不会管乐,有的连管乐器都没见过,更谈不上演奏了,每个音都要靠摸索,每吹出一个新的音符时,大家都禁不住一阵欢呼。尽管当时的条件很差,黑管的哨片用竹子制成,吹起来很费力,但大家没有一个叫苦的,很多同志嘴唇都吹出了血,还坚持练习。经过一段时间练习,军号队能够演奏一些简单的乐曲了。当时演奏的乐曲基本上都是一些苏联的进行曲,也演奏一些古典乐曲,如舒伯特的《军队进行曲》等。

军号队能演奏一些乐曲后,经常参加延安地区的仪仗、演出等活动。每次军号队的演奏都受到热烈的欢迎。军号队还经常去电台播音。延安的电台很小,没有录音,都是现场直播,听众反映很好。

关向应同志的追悼会军号队参加了。毛主席在追悼会后接见了军乐队的全体成员。

解放战争时的华北军区军号队,算是我军一支比较正规的军号队了。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1946年4月华北军乐队小剧社在演奏军乐

1947年秋,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清风店地区歼灭国民党军11000余人,俘虏了十几名军号队员。紧接着,我军又在石家庄攻坚战中俘虏了敌32师军号队员若干人。晋察冀野战军司令员聂荣臻很看重这件事,指示将这些军号队员收编,加上国民党警备区的一个军号队共30多人,组成华北军区军号队的前身——晋察冀野战军军号队,并于1947年底在冀中安国成立。 这支军号队经过集中改造,完全以一个崭新的面貌出现。在国民党第3军军号队任队长的张则功是上尉,改造过来后,改编了一些新的军号曲。如:由八路军军歌改编的《解放军进行曲》、《抗大校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辉
陈辉
新华社原北京军区支社社长,高级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