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陈辉 2019-11-07 浏览:
侵朝“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在他所著的《朝鲜战争》一书中写到:“中国军队来了,我们的灾难也降临了。1951年11月2日,凌晨3时许,有一小队人由南面接近我军的守桥。这些陌生人在指挥所对面停下来时,其中,一个人吹了一声军号,他们随即从四面八方以轻武器和手榴弹向指挥所发起攻击。我方许多人被军号声(这是一种中国式的精神战,我们后来才熟悉,又头疼)或几乎近在耳边的射击声惊醒。”美军官兵普遍反映:“听到中国军号嘶鸣,我们个个胆战心惊。”

【本文为作者陈辉向察网的投稿】

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公布:我军司号制度恢复和完善工作全面展开,计划分两步实施: 2018年10月1日,全军恢复播放作息号;2019年8月1日起,全军施行新的司号制度,新的司号制度将原有的勤务类、名目类、战斗类、仪式类109种号谱简化为作息类、行动类、仪式类三类21种号谱。

今年8月1日,人民解放军建军节,新的司号制度正式施行。军号声又以新的司号制度重新回荡在军营,司号兵也将在我军通信兵序列中再现,这使人们又联想起我军司号兵的辉煌历史。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中国革命的胜利号角

人类自从有了军队,就有了军号。两军厮杀的战场上,军号可以号令三军,鼓舞士气;盛大的国家庆典上,军号可以兴礼仪,振国威。军号还是一种传达军令的通信工具。“司号员鼓鼓嘴,千军万马跑断腿”,这句当年流传在军营中的顺口溜,形象地说明了这一点。

我军在初创时期,就有司号兵。司号兵编制在我军通信兵的序列中。连编有司号员,营编有号目,师和团编有号长。每逢师、团举行阅兵式,全师、全团的司号兵都要集中起来,为阅兵式吹响军号,场面十分壮观。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司号兵进行晨练

新兵入伍后,都要进行背诵号谱的训练,什么是冲锋号?什么是集合号?什么是防空号?什么号是在叫连长……军营的每日生活、训练和作战基本上要听号音指挥。战士们必须把上百个号谱背得滚瓜烂熟,否则在战场上就傻了眼,吹起了冲锋号,你还以为是吃饭号呢! 小小军号,在战场上为我军发挥了重要作用。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荧幕上的军号

红军时期军号吓退敌重兵

红军时期,我军曾编制司号班、司号排和司号连。

1934年在川陕苏区的反围剿中,红四方面军第9军直属队脱离了大部队,当时军直属队由一个通信连、号兵连和机关干部、勤杂人员组成,尽管有600多人,但牵着骡子、挑着担子,携带了大批辎重和物资,行动很不方便,他们在敌人重兵把守的间隙中前进。

傍晚时分,军直属队在前进中发现敌人一个前哨阵地,形势万分严重。直属队队长急中生智,立即命令通信连一个排袭击敌人的前哨阵地,另外两个排设伏于公路两旁待机,号兵连一线展开,每隔10米一个哨兵。

部署完毕以后,直属队队长一声令下,近百支军号吹响冲锋号,震撼了山谷,接着杀声四起,战士们一举攻占了敌人前沿阵地,敌人束手就擒。

在俘虏的口供中,直属队队长得知前面公路有敌人一个团的兵力,他们差一点走进敌人的口袋。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直属队队长当机立断,决定乘着夜暗,再次利用军号乘胜攻击,打敌一个晕头转向。

冲锋号又一次响起,伴随着战士们的喊杀声划破夜空,敌人被号声吓破了胆,以为来了千军万马,顿时阵势大乱,在黑夜中争相逃命。直属队的机关干部、勤杂兵挥着扁担、菜刀漫山遍野抓俘虏,不到半小时就捉了五六百人。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埃德加·斯诺《红星照耀中国》封面照片——“抗战之声”

之后,直属队寻找大部队,继续突进,深夜两点多钟,在羊坝场又遇到敌人团规模的兵力。他们再次吹响集团冲锋号,敌人成了惊弓之鸟,纷纷丢下枪支,四处逃命。

天刚放亮,敌人守卫在公路西边的一个团也闻讯不战自溃。红9军直属队一夜之间,4次利用军号,以几百人击溃了敌人3个团,俘敌2000余人,创造了红军战争史上的奇迹,也在我军历史上为司号兵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抗战时期军号巧演游击战

抗日战争时期,军号也曾使日伪军闻风丧胆。马保军曾任八路军蓬莱、黄县战区指挥部司号长,他回忆了胶东司号兵创造的“军号游击战法”。

陈辉:留下历史辉煌的军号——人民解放军司号兵的发展消失恢复历程

八路军司号兵

1939年冬,胶东军区5旅15团在松山镇战斗中,巧妙地发挥了军号的威慑作用。当时由于进攻兵力不足,15团将全团的司号兵集中起来,在松山镇四周设置了多组司号兵,每组两人。攻击开始后,我军司号兵从松山镇的四面八方同时吹起了冲锋号。日伪军听到这么多号声,以为八路军大部队包围了松山镇,惊慌失措,命令炮火和轻重机枪向四面八方疯狂扫射,分散了火力。

15团2营乘虚而入,发起猛烈冲击,日伪军见势不妙,仓皇向东山方向逃窜。这时我军司号兵又发起新的“军号攻击”,一会儿这边发号,一会儿那边发号,一会儿两边一起发号,一会儿四周同时发号,敌人搞不清我军到底有多少兵力,只觉得大兵压境。日军起初想凭借东山的有利地势阻击我军追击,但响彻山谷的冲锋号声,让日军惊恐万分,只好放弃东山逃跑了。此战,日军小队伤亡过半,伪军中队大部被歼。15团对首战的总结是“四面发号,威慑敌人。”

军号的另一个游击战法是:“多处发号,迷惑敌人”。马保军老人回顾说,1939年12月,日伪军对蓬黄地区的艾崮山地区进行“扫荡”,在蓬莱县村里集沙河一带,我军警卫4营与敌展开了激战,为了打退敌人的攻势,老司号长尹兰地带领两名司号兵悄悄迂回到敌人后侧,待敌人再次冲至离4营防守阵地100米左右时,突然吹起了冲锋号,4营同时从正面发起反冲锋,其他司号员也从多处发号,日伪以为八路军的增援部队到了,仓皇地向东南方向溃逃。此战,我军打死、打伤日伪军30多人,俘虏日军士兵1人,粉碎了敌人的这次“扫荡”。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辉
陈辉
新华社原北京军区支社社长,高级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