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为李爷:你所不知道的陈寅恪——大师远去再无大师?

无为李爷 2019-10-23 浏览:
无脑吹陈寅恪,不过是恶心新中国而已,其实他们根本不了解陈寅恪,甚至都没有读过任何一本陈寅恪的书。他们读也读不懂的。更不知道解放后,以李德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给了陈寅恪兄弟多么大的关怀,他们想当然被迫害了。但是,经过李爷还原历史,说明吹捧陈寅恪解放后有风骨、有气节,是站不住脚的。是给陈大师脸上抹黑。你说就新中国李德胜给这待遇,十年你干点啥不好?你写一本惊天地泣鬼神的《柳如是别传》,哎!

第一条:陈寅恪先生是很有才华和学识的,这个不能否认。特别是在民国那个大师圈,学识上陈寅恪先生是出类拔萃的人物,至少比嘴尖皮厚腹中空的胡适强五条街。

陈寅恪曾出题“孙行者”,要学生对下联。标准答案是“胡适之”。就是陈寅恪恶心胡适的,意思是胡适就是个猢狲。陈寅恪认为胡适不学无术还好出风头,懂的说两句说不出来第三句,不懂的也插一棒子,以示这个我胡适也说过。所以,就出了个“孙行者”,自己拟定个标准答案“胡适之”。

可见陈大师的确有才华和学识,但是,不能乱吹啊,吹的天花乱坠的。另外,才华学识不等于风骨、气节,不是那么一回事。你吹吹才华学识就好了,你吹陈大师有风骨、有气节,还借此讽刺郭沫若没有风骨没有气节,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陈大师被有些人誉为“三百年来第一人”,据说贡献非常大,大到老百姓根本不知道贡献了什么。恐怕很多跟风者也就记住个《柳如是别传》的书名。嗯,这个毕竟是十年之功,呕心沥血而成。惊天地泣鬼神。不过,大师钱钟书对此书颇不认同,认为陈寅恪没必要为柳如是写那么大的书。当然了,钱大师把民国大师快怼了一圈了,怼的沈从文都不敢抬头,怼一下陈大师,也是顺理成章。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有时候有的。陈大师之父陈三立是“清末四公子”之一。陈大师祖父陈宝箴,曾任湖南巡抚。夫人唐筼,是台湾巡抚唐景崧的孙女。

文人公知吹捧陈大师有风骨、气节,不过是因为解放后陈大师公开反对马列主义,公开说不为新中国工作,除非中国共产党放弃马列主义。你确定不是开玩笑?他们从不敢提解放前陈大师的风骨、气节。因为他们知道,一谈,就露馅了。我们看看陈大师的风骨和气节。

一:解放前的陈大师

陈大师是个投降派,抗战亡国论的坚定支持者。果党的优秀党员。丑陋的中国人学说祖师爷。陈粉编造的陈大师留日经历造假,编造和鲁迅留日同窗的故事。陈大师85岁的老父亲是鬼子占领北平后病亡的,陈大师后来说他父亲是绝食而死。如果陈大师老父亲是不食日本粮食绝食而死,那么陈大师“抵抗必亡国,屈服乃上策”、“战则亡国,和可偏安”的高论就是大逆不道,他弟弟陈老七也不会公开投靠汪伪做汉奸。嗯,1937年七七事变,中国公知祖师爷胡适,也上书蒋公:“应该再做一次最大的和平努力”。看了这些,你们就明白了为什么汪精卫死了后,陈寅恪写诗哀悼。

说了陈寅恪,不得不说他的弟弟陈方恪。就是前面说的陈老七,公开投日,做了大汉奸。陈寅恪说他老父亲是绝食而死的,我看死不瞑目啊!这俩儿子,一个是抵抗亡国和则偏安一战永亡的亡国论坚定支持者,一个后来公开叛国投靠汪伪。气的吧?!

李爷,空口无凭,上证据!

如你所愿,求捶得捶。

无为李爷:你所不知道的陈寅恪——大师远去再无大师?

《吴宓日记》1937年7月14日

我们看看啊!这就是有风骨有气节的民国大师陈寅恪!

1937年7月14日是什么节奏啊?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史称“七七事变”。日本鬼子全面侵华!第二十九军官兵“违法抗日”奋起抵抗,打响全民族抗战第一枪。抗日战争全面爆发。

1937年7月14,三百年来第一人、有风骨、有气节的民国大师陈寅恪说:“中国之人,下愚而上诈”。这是“丑陋的中国人”祖师爷吧?的确是这样,老百姓确实没文化,很愚蠢。他们不懂什么抗战必亡和则偏安的大道理,他们只知道国破家亡之时前赴后继抛头颅撒热血。

陈寅恪又说:“抵抗必亡国,屈服乃上策”,“保全华南,至少中国尚可偏安苟存。一战则全局覆没,而中国永亡亦。”嗯,所以有些人给秦桧翻案了?苟合偏安嘛!

李爷,继续!继续就继续。

无为李爷:你所不知道的陈寅恪——大师远去再无大师?

《吴宓日记》1937年7月21日

1937年7月21日,什么节奏???

1937年7月17日,千古完人  凯申公在庐山发表《对卢沟桥事件之严正声明》。

蒋公:“再没有妥协的机会,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蒋公:“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我们只有牺牲到底,抗战到底,惟有牺牲的决心,才能博得最后的胜利”。

咱不管   蒋公消极抗日的事,咱就看看,最起码蒋公铁骨铮铮,说的好听。

1937年7月21日,有风骨、有气节的民国大师陈寅恪说:“战则亡国,和则偏安”。当前要“安静读书”。李爷我文化低,看到这里,实在想不到怎么赞颂陈大师有风骨、有气节。

看了这些历史资料,你们就明白汪精卫死后,陈寅恪的惋惜之情。且看陈大师悼汪精卫诗:“阜昌天子颇能诗,集选中州未肯遗。阮瑀多才原不忝,褚渊迟死更堪悲。千秋读史心难问,一局收枰胜属谁。世变无穷东海涸,冤禽公案总传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