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靠再多GDP,也攻不下上甘岭

李克勤 2019-10-15 浏览:
毛主席说抗美援朝我们花的钱,不到一年的工商税。这说明我们花的钱是极少的。而美国花的钱是多少呢?美国输掉的可不光是钱,还有他自建国以来的傲慢。美国的GDP该大了,到底有多大作用呢?而毛主席领导的人民战争,是能用GDP计算的吗?用GDP衡量一个历史阶段的价值,能够让人想得通吗?说得通吗?问问美国人,那行得通吗?
【李克勤(jixuie)题记】抗美援朝后期发生的上甘岭战役,历时43天(1952年10月14日——11月25日),这是促使朝鲜战争最终停战的战役,美国人最终不得不承认打不赢中国人民志愿军。这也是后来“美军不怕中国军队现代化,就怕中国军队毛泽东化”这一说法的由来。这里面隐含着这样的意思,美国纵然有再多的GDP,也攻不下志愿军守卫的上甘岭。那么,GDP再多,又有什么用呢?离开了道,单纯的GDP,能说明什么呢?

1952年朝鲜战争进入到了第三个年头,这场战争的艰苦和残酷程度超出了所有参战国的预想。中朝部队和联合国军在经过数轮交手之后双方都有些疲惫。双方几乎都放弃了原有大规模作战的策略,在三八线上构筑阵地进入到了防御对峙的态势。彼此双方还就朝鲜半岛的停战展开了并不顺利的谈判。此时此刻,朝鲜战场进入到一种打不动、谈不拢的微妙局势,双方都希望可以另辟蹊径打破这已经长达一年的沉默僵局,寻找到战事和谈判中更为有利的砝码。上甘岭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5军的防区,上甘岭的背后是海拔1061.7米的五圣山。上甘岭由两个海拔只有500多米的高地组成,而总体的阵地面积不足4平方公里。

可是就是在这点地方,我中国人民志愿军,再次打出了军威国威。

台湾一学者谈上甘岭的视频,这只是一个参考

上甘岭战役中,美军调集兵力6万余人,大炮300余门,坦克170多辆,出动飞机3000多架次,对志愿军两个连约3.7平方公里的阵地上,倾泻炮弹190余万发,炸弹5000余枚。

战斗激烈程度为前所罕见,特别是炮兵火力密度,已超过二次大战最高水平。我方阵地山头被削低两米,高地的土石被炸松1-2米,成了一片焦土,许多坑道被打短了五六米,举世闻名的上甘岭战役,持续鏖战43天,敌我反复争夺阵地达59次,我军击退敌人900多次冲锋。

战役的第二阶段就是最艰难的坑道斗争阶段,597.9高地共有三条大坑道,八条小坑道和三十多个简易防炮洞。当时三条大坑道和五条小坑道都在守备部队控制下,其中八连进入的一号坑道是主坑道,位于1号阵地下,是最大的坑道,呈"F"形,全长近80米,高1.5米,宽1.2米,左右还各有一个叉洞,顶部是厚达35米的石灰岩,坑道的两个洞口都向北朝着五圣山方向。

美军虽然占领了表面阵地,但坑道仍在志愿军手中,坑道里的部队随时可以与反击的部队里应外合,对于美军而言是极大的威胁,坑道一日不除,美军一日不得安生,因此20日以后的战斗就是以坑道为争夺焦点。

十五军得知坑道情况后,就于21日晚派一三四团二营教导员李安德率领军警卫连的79人和一三四团七连的17人借着夜色的掩护潜入597.9高地一号坑道,传达了军师关于坚持坑道的作战决心,并成立坑道党支部,进行统一领导。所有一号坑道里的部队都编入八连,由八连连长李宝成指挥。接着在坑道党支部的领导下,对坑道进行了管理整顿,使得坑道部队形成了一个坚强的战斗团体,为战役的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经过多日血战,双方都已筋疲力尽,不约而同稍做休整,战场上出现了少有的短暂寂静。

上甘岭战役主力部队指挥员,15军军长秦基伟见四十五师伤亡较大,呈请第三兵团为四十五师补充4000新兵。同时预见到战役继续发展下去,单凭四十五师是不够的,开始考虑动用兵团的预备队二十九师。

22日战斗再度打响,争夺的焦点就是一号坑道。美军对坑道口用无后坐力炮抵近射击;用炸药包爆破;向坑道里投掷手榴弹;甚至使用P-51飞机低空俯冲扫射……美军火力又猛,坑道口又窄,眼看情况危急,李宝成立即呼叫纵深炮火支援,用炮火制止美军对坑道口的破坏。天色一黑,坑道部队就组织小分队出击,四下炸地堡、摸哨兵,搞得美军草木皆兵,夜不得宁。尤其是二号坑道的部队在四连指导员赵毛臣的指挥下,在坚持坑道斗争的十四天里,组织了十一次夜袭,严重威胁着美军。

尽管如此,坑道里的部队情况还是日渐恶化。为了改善坑道部队的处境,四十五师决定于23日晚组织一三五团五连协同坑道里的八连实施反击,力争夺取1号、3号阵地。

23日天刚黑,火箭炮团以一个营8门火箭炮对597.9高地进行了两次齐射。可惜由于高地面积太小,大多数炮弹都落在山下,只有十余发命中预定目标,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随后步兵发起了攻击,八连在副连长侯有昌指挥下,冲出坑道由主峰向东北山梁进攻,五连则从东北山梁顶端的2号阵地向主峰攻击,实施两面对进合击。五连自一年多前五次战役中的朴达峰阻击战中因麻痹大意,对美军夜袭毫无防范,致使广德山阵地连同配属的3门60毫米迫击炮一同被美军夺去后一直备受批评,正一心想在战斗中洗雪耻辱。但五连受领任务时间急迫,还来不及仔细观察地形就投入了反击,加上连长求战心切,没有组织战场侦察,指挥部队直扑2号阵地,结果陷入美军的预设伏击圈,在美军密如暴雨般的枪弹下,全连伤亡过半,只剩下十多人生还,当然无力攻取2号阵地了。而正是因为五连的失利,八连失去了策应,孤军奋战,经过九次反复争夺才攻下1号阵地,然后再继续向3号主峰阵地推进,美军则因解除了五连的侧翼威胁,没有后顾之忧乘机向1号阵地反扑,李宝成只得于24日凌晨三时下令放弃反击退守坑道,此次反击八连出击的部队仅剩下5人,在五天中第二次损失殆尽!秦基伟接到战况报告,心情异常沉重,他意识到这次反击不同以往顺利恢复大部甚至全部阵地,失利的原因主要是因为美军占领了阵地已经好几天,不仅熟悉了地形,构筑了工事,而且利用四十五师的一些工事、坑道,大大增加了反击的困难所致。经过这次反击,四十五师的伤亡已经超过了4000人。

来源 : 济学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克勤
李克勤
专栏学者,湖北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师,毛泽东文化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