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戈里:重论国共抗战英雄之比较

高戈里 2019-09-18 浏览:
这些年来对抗战的史学研究、媒体报道、影视宣传中的历史观问题越来越严重,突出表现为:无度美化国民党军队及国民党将领,无故掩盖广大国民党士兵所遭受的残酷虐待,无端淡化代表广大敌后抗战军民的草根英雄。这种历史虚无主义甚至已经泛滥成灾为了反击在抗战史上的历史虚无主义,笔者将8年前的三篇博文合并重新撰写如下。

高戈里:重论国共抗战英雄之比较

前言:本文为什么要重写

抗战期间,国民党军队最高荣誉是获得“国光勋章”和“青天白日勋章”,共产党抗日武装最高荣誉是获得英模称号。

在抗战期间,国民党军队获得最高荣誉的有172人,其中职衔基本明确的将校以上文武官员占96.51%,将军及省部级以上官员又占83.72%;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民获得最高荣誉的有183人,除4名营团职干部外,占97.81%的是基层指战员、民兵和普通老百姓。

中国广大民众受封建等级观念的愚弄,受等封建级秩序的压迫,有几千年的历史和文化传统,中国共产党宣传平民抗战英雄,即便基于西方学者“人性论”的角度,也无可否认其解构旧中国等级秩序和等级观念方面的启蒙意义。

然而,这些年来对抗战的史学研究、媒体报道、影视宣传中的历史观问题越来越严重,突出表现为:无度美化国民党军队及国民党将领,无故掩盖广大国民党士兵所遭受的残酷虐待,无端淡化代表广大敌后抗战军民的草根英雄。

这种历史虚无主义甚至已经泛滥成灾:在共产党执政之下,揭露国民党军队残酷压迫士兵的作品要被主流媒体屡屡封杀,贬损“狼牙山五壮士”等抗战草根英雄的作品及其谬论却能经“名人”“名刊”广为传播,甚至爱国学者郭松民、梅新育痛斥“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不动这帮狗娘养的就是笑话”,竟要被“人民法院”传唤去接受起诉……

为了反击在抗战史上的历史虚无主义,笔者将8年前的三篇博文合并重新撰写如下:

几年前,我的一位朋友赴台湾参加“中华黄埔四海同心会”纪念抗战60周年活动,其间,有幸获得第六任会长(第三任会长蒋纬国)谢元熙中将亲笔签名赠送的一本“中华黄埔四海同心会”编印的《庆祝抗战胜利六十周年纪念特刊》。

《庆祝抗战胜利六十周年纪念特刊》我借阅拜读后,感触良多,其中之一,就是国共两党抗战英雄之比较。

一、国民党抗战最高荣誉获得者多为文武高官

据《庆祝抗战胜利六十周年纪念特刊》所刊载的荣鉴光教授《国民革命军抗日将士之功勋——国光勋章 青天白日勋章 人物志》,“国光勋章”为“国家至高荣誉”,于民国二十六年十一月八日《国民政府公报第2505号》修正公布《陆海空军勋奖条例》时制定,“颁授捍御外辱、保卫国家,著有特殊战功之军人”。“国光勋章”在抗战期间国民政府仅授予2人,即特级上将蒋中正委员长和傅作义上将。“青天白日勋章”,系于民国十八年五月十五日由国民政府公布《陆海空军勋章条例》颁行。该条例第四条规定:“青天白日章不分等级,凡陆海空军官佐士兵,于攘御外辱,保卫国家时,立有特殊战功者,得给予之。”

高戈里:重论国共抗战英雄之比较

国光勋章

高戈里:重论国共抗战英雄之比较

青天白日勋章

高戈里:重论国共抗战英雄之比较

获国民党政府授予国光勋章的蒋介石

然而,《陆海空军勋奖条例》关于“青天白日章不分等级”的规定,并未落实。

在荣鉴光教授《国民革命军抗日将士之功勋——国光勋章 青天白日勋章人物志》中,抗战期间国民政府共授予170人“青天白日勋章”,其中将官以上136人(含美军受勋者4 人:陆军元帅马歇尔、陆军上将史迪威、陆军中将魏德迈、空军少将陈纳德),占80%,校官20人,占11.7%,尉官3人,占1.7%,军士2人,占1.1%,士兵为0,其他9人,占5.2%。

在其他9人中,已知属于非军队系统高级官员的有5人,即航空委员会秘书长蒋宋美龄,国民政府的部长和次长共3人,省主席1人;属于军队系统但军衔不详,在本文中暂按将级军官统计有粤汉铁路车站司令张定世(粤汉铁路车站司令直属铁道运输司令部);在《国民革命军抗日将士之功勋——国光勋章 青天白日勋章人物志》上职务不详,却能查到其职务和军衔为营、团职校官的有2人,即松山战役期间,远征军第8军103师309团3营营长黄人伟,第8军荣誉第1师3团团长赵发笔;职务和军衔不详的只有1人,即序号为“063”的东北军黄心培。(见附表)

综上所述可见,在抗战期间国民政府授予 “国光勋章”和“青天白日勋章”的172人中:

将官及地方省部级以上长官144人,占比83.72%

校官22人,占比12.79%

尉官3人,占比1.74%

军士2人,占比1.16%

士兵0人

职级不详1人,占比0.58%

虽然,国民党政府明文规定“青天白日章不分等级”,虽然,国民党军队抗战阵亡者以士兵居多,虽然,国民政府军令部长徐永昌日记明确记载“人人言,我国兵好官不好”,但代表“国家至高荣誉”的“国光勋章”及其次的“青天白日勋章”却96.51%都授予将校以上的文武官员了,其中将军及省部级以上地方官员又占了83.72%。“国家至高荣誉”获得者在各阶层分布的数量与阵亡者在各阶层分布的数量,呈反向金字塔状。面对这样一个战争背谬,人们不能不探究其深层的社会原因,特别是在中国根深蒂固几千年的等级秩序和等级观念。

来源 : 察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高戈里
高戈里
作家、退役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