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贡·克伦茨:民主德国沦亡的历史教训

埃贡·克伦茨 2019-09-04 浏览:
1990年以后的德国,也没有变得更加和平、更加公平。她虽然在国家法律上统一了,但在社会上、经济上、精神上仍然是分裂的。这个国家内部的种种矛盾,充斥于上层与底层之间,存在于富人与穷人之间。民主德国的人民财产被清算,其中只有5%留在当地并转为私有财产,其他85%流向西德,10%成为外国人的财产。在东部德国,至今失业率仍然比西部德国高,工资和退休金仍然比西部德国低。同工同酬和同等贡献同等退休金的原则,并没有实现。民主德国超过10万名科学家一夜之间沦为退休者、提前退休者或失业者。民主德国的各级领导,被送上法庭的数以万计,被判刑的超过1000人,有的人在监狱中被关押了很多年。

埃贡·克伦茨:民主德国沦亡的历史教训

1990年,民主德国和联邦德国统一,社会主义制度在德国消失。民主德国为什么会沦亡?民主德国沦亡事件有哪些历史教训?两德统一之际担任民主德国统一社会党总书记的埃贡•克伦茨在2016年第七届世界社会主义论坛的演讲中对这一历史事件进行了回顾与反思,克伦茨的新著《我看中国新时代》中文版收入了这一演讲。

埃贡·克伦茨:民主德国沦亡的历史教训

2019年8月22日,埃贡•克伦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谈《我看中国新时代》

民主德国的沦亡,有着一系列复杂原因:客观的和主观的,国内的和国际的,经济的和政治的,可以避免的和不可避免的。其中很多原因远远早于1989年,大大超出民主德国的边界。

如果我不得不用一句话来概括这一纷繁复杂的乱象,那我就要借用列宁的那句话:

【“劳动生产率,归根到底是使新社会制度取得胜利的最重要最主要的东西。”】

或许我们所有欧洲社会主义国家当时都没有真正理解,这句话在逆向推理时包含着一种警告,那就是:

【一个新的社会秩序,如果其劳动生产率不能超过资本主义,就将会失败。】

20世纪60年代初瓦尔特•乌布利希提出的战略思考的出发点,正是为了实现历史的公正。建立新经济体系,就是为了主要采取经济手段来达到提高社会主义经济成就的过渡。然而,遗憾的是这个尝试在1970年中断了,因为它与苏共中央的政策不相兼容。

很多人试图对民主德国的消亡寻找原因。但是他们的视线太短,只是聚焦国内事件。即使德国左翼党也在散布其片面的观点,他们认为民主德国“是因内部原因而垮台的”。

至少还有其他两个要素与民主德国的沦亡有着关联:

第一,美国及其盟国的统治者从社会主义存在的第一天开始就想把她肃清。当然,他们在20 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抓住了机会,一哄而上。

戈尔巴乔夫声称的什么“新思维”,其实只是一个抓手而已。西方国家实际上根本就不关心什么新思维。在北约发展军备的同时,苏联却放弃了军事战略的平衡。而恰恰就是这种战略平衡,在许多年内得以保证冷战没有成为热战。

在回顾1989年的历史时,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曾经宣称:“我们有一个计划,戈尔巴乔夫却没有。”

我认为这是事情的核心。关于这一点,我可以根据自己在政治职业中所了解的情况做一点补充:1988—1989年,埃里希•昂纳克给我看了一份绝密级情报,这是他从白宫一个可靠的情报来源那里获得的。情报中写道:

【“美国新任总统并不想迎合戈尔巴乔夫的努力,在美国和苏联之间建立战略伙伴关系。并非美国要向苏联靠拢,而是苏联正在主动向美国靠拢。”】

1989年5月,在布鲁塞尔召开的北约首脑会晤上讨论了美国的计划。美国人看到因苏联局势的变化而出现了一个机会,可以借此达到通过任何一场热战都无法达到的目标:逼迫苏联投降。

在这个破坏社会主义共同体稳定的计划中,民主德国首当其冲扮演着支柱角色。其考量是,只要颠覆了民主德国,苏联就会失去一个战略伙伴,失去其防范北约的最前沿盾牌。

如今已经清楚了,美国当时根本就不仅仅是为了德国的统一。这并不是他们的主要目标,而是一个手段,以便逼迫苏军从欧洲中央撤出其武装力量。华沙条约组织单方面地解散了,北约却依然存在。俄罗斯武装力量从中欧撤走了,但美国在这里坐定了。他们在德国仍然部署着核武器。美国后来的国务卿赖斯直言不讳地承认:统一后德国加入北约,“就确保了美国在欧洲的影响”。

第二,民主德国是一个整体的一部分。首先沦亡的是从太平洋到易北河和维拉河的苏联特色的社会主义模式。民主德国如果不与苏联结盟,是没有生存能力的。这一联盟是苏联领导人宣布的,不仅仅是口头上的宣示,而且苏联事实上确实是民主德国领导人的后台支撑力量。

不久前,戈尔巴乔夫公开发表了苏联领导人在最后几年间有关政治方案的1400页秘密备忘录。令人瞩目的是,其中也包含有关于“德国问题”的各种讲话。如果其内容是真实的,那么戈尔巴乔夫最晚自1987年就已经开始把民主德国当作抵押品,为博取美国和西德的信任而加以利用。

于是,我于1989年11月1日在莫斯科与他的那次谈话内容也被曝光了。我问他:

【“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在全欧大厦中,苏联到底把两个德国放在什么位置上?西方有人传言说,民主德国在欧洲大厦中没有位置了。”】

戈尔巴乔夫摆出一副没有明白我所提问题的样子。于是我补充道:

【“民主德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冷战的产物。也就是说,她是苏联的一个孩子。对我来说十分重要的是想知道,苏联还是不是她的父亲?”】

“你想到哪里去啦?”他反问我,并称,他的几个助手不久前刚与布热津斯基谈过话。助手们问他:“美国是否能够设想两德重新统一的可能性?”

来源 : 世界知识出版社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