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戈里:党的组织原则不容践踏——兼述西路军西进究竟奉谁的命令

高戈里 2019-08-27 浏览:
本来,1937年3月31日《中央中央政治局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议》(辛)条内容与习近平总书记上述讲话精神基本一致,但一些网络大V却曲解为“总指挥亲自为西路军定调正名”,鼓噪其翻案迎来了“春天”,为继续颠覆西路军史传播“阴谋论”,进而妖魔化毛泽东等我党领袖,开辟舆论通道。更值得警惕的是,一些主流媒体借机继续否定中央政治局的历史结论,向受众灌输曲解了的西路军史。反击历史虚无主义任重道远!

高戈里:党的组织原则不容践踏——兼述西路军西进究竟奉谁的命令

【本文为作者高戈里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1937年3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议指出:

【“西路军向甘北前进与西路军的严重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没有克服张国焘路线。”[1]】

半个世纪后,中央政治局这一历史决议被推翻,史学界和舆论界关于西路军为“获取国际援助”“从渡河、成军、命名到进退行止,都经中央军委指示或批准”之结论成为主流,一些冠有“军史专家”名号者甚至借党报公开替“张国焘路线”翻案。[2]

以下,先展示翻案结论如何违背史实,再展示翻案风践踏组织原则的要害。

一、命名西路军并批准其西进,是中央迫于既成事实的追认

1936年9月11日共产国际电示:

【“坚决指出不能允许红军再向新疆方面前进以免红军脱离中国主要区域。在占领宁夏区域以后,将给你们帮助”。[3]】

9月27日又电告:

【“苏联已经决定从外蒙提供援助,(中国)红军应当迅速夺取绥远定远营,并前伸至外蒙边境接取物资。”[4]】

据此,中革军委制定了宁夏战役部署——先“集中三个方面军……相机消灭胡宗南西进先头部队”[5],制止南面敌人对我军的尾追和夹击,再以主力攻占宁夏,站稳脚跟后,派支队依托根据地穿越戈壁,北上定远营(今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巴彦浩特镇),接取共产国际援助的武器装备。

10月下旬,本来中央只批准了红三十军一个军西渡黄河,但张国焘由于“畏敌过右”,在战役第一阶段尚未“击破南敌”之时,对中央“先打南敌,后攻宁夏”的宁夏战役部署[6]釜底抽薪,以“朱张”一五八号电令[7],批准红四方面军总部关于红四方面军主力西渡黄河的提议,迫使中央不得不追认红四方面军总部率主力已经西渡黄河的既成事实

11月2日,红四方面军首长致电中央,提出了与共产国际交货地点背道而驰的西进方向[8],由此表明其西进的核心意图并不是为了“获取国际援助”。对此,徐向前1982年8月14日曾坦然承认:

【“过河后,中央决定打定远营。……我那时是积极主张西进的。”[9]】

11月3日,共产国际来电将交接武器装备的地点从北面的定远营改到了西面的新疆哈密[10],补给了红四方面军主力“西进”的理由,也给几十年后推翻中央政治局历史决议制造西路军战史“阴谋论”者留下了一个可以瞒天过海的“根据”。

11月4日,“徐陈”(徐向前、陈昌浩)致电“朱张”(朱德、张国焘),再次提出西进请求,而对毛泽东、周恩来日前要其保持东返余地的重要指示[11],未作只字应答。

11月5日,“朱张”致电“徐陈”,批准其西进请示,并强调了“独立”、“不受一切牵制”、“行动要迅速、秘密、坚决和机断专行”[12]。

11月6日,“徐陈”按此电示,拟定并上报了《平大古凉战役计划》,还致电中央请求成立“西北前委”和“军委西北分会”之“独立”行动的“名份”。

直到11月8日,中共中央对共产国际来电改变接货地点并未同意——中共中央复电共产国际:

【“从哈密输送物资的办法对于我们主力红军已没有用处了,这个改变已经大迟了。已经过河的红军有大约21 000人,我们可以命令他们向哈密方向前进,但要通过5 000余里路程,战胜这一带敌人与堡垒,需要许多时间,至少也是明年夏天的事情了。而且,除非你们能用汽车将物资送到安西,否则要红军到哈密去接是不可能的。因为哈密、安西之间是1 500里荒无人烟的沙漠。”[13]】

11月11日,鉴于共产国际物资援助接运地点又东移到了甘北安西,鉴于“徐陈”率部西进已既成事实,中央正式为红四方面军渡河西进部队授名“西路军”,并批准其西进请求。

几十年后,一些冠有“军史专家”名号者倒打一耙,指责“最高统帅部一连串错误指挥”“六误西路军”,其中“西路军一误于渡河后奉命滞留不进二十天,贻误迅速西进的良好战机”[14],完全无视这二十天共产国际援助物资的交货地点在哪儿!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高戈里
高戈里
作家、退役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