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青山:毛主席为何坚决把菊香书屋的鲜花搬走?——于细微处越显共和国开国领袖的崇高风范

岳青山 2019-08-27 浏览:
建国伊始,在毛主席的战略大棋盘里,“共产党治理的新中国不受、或少受历史的周期率的支配”,竟是如此突出,如此重要!沿着这样的思路,他不图自己享受,坚决要把菊香书屋的鲜花搬走,也就是自然而然了!毛主席深知,共产党人要不忘初心,永保青春,继续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不重蹈李自成的覆辙,关键的关键,就在各级领导。因之,他严于律已,从自己做起,以身垂范,给全党干部、全国人民“带个好头”。今年是建国70周年,全党正在进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主题教育,从毛主席坚决把菊香书屋的鲜花搬走,缅怀和学习毛主席不忘初心,全心全意“为劳苦大众”的革命精神,坚决要打破“历史周期率”怪圈的坚强意志,以及严于律已、以身垂范、给全党“带个好头”的优良作风,加强“自我革命”,锤炼忠诚干净担当的政治品格,更好地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是很有益的。

他的“道理”是,国家主席不应特殊。在此期间,工作人员多次劝他,换件新的吧。他说:

“我们国家穷,发的布票少,你不也穿补丁衣,我为什么就不能穿?因为我是国家主席?还是应当节约点,不要作新的,破了再补嘛”(《毛泽东生活档案》下册,第712-713页)】

又如“睡”的。毛主席进京后入住香山双清别墅的卧室,原本就有张弹簧床,是以前主人留下的。警卫员在布置房间时感到很稀奇,坐在上面像沙发一样舒适,就觉得主席以前一直睡木板床,现在解放了,应当让主席睡睡弹簧床。真没想到,毛主席走进卧室,一眼看到那张弹簧床,就感到恼火,还对工作人员发了一通脾气:

【“为什么要给我买这样的床?这张床比木板床要多花多少钱?为什么昨天能睡木板床,今天就不能睡?我睡木木板床已经习惯了,觉得睡木板床很好,我不喜欢这个床。”】

毛主席就这样拒绝享受,安于清贫。

管理科无奈,只好请木工师傅赶作一张大木床。

他的“理论”是,

【“没有条件时不讲究,这一条容易做到;有条件讲究时不讲究,这一条难做到。我们共产党人就是要做难做到的事情!”】

这是他一生的生动写照。

再如“盖”的,在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还珍藏一条他用过的毛巾被,也是补上加补,共打了54个补丁,成为国家二级文物。

还如“用”的。毛主席终生不用牙膏,只用牙粉。战争年代是这样,解放后还是这样。在他去世后,这种白色牙粉还剩余不少。

他的“原则”是,“如果每个中国人都用上了牙膏,我就不会再用牙粉了!”这就是李银桥眼看解放后牙粉已经渐渐被牙膏代替了,就曾劝他:

“主席,现在已经很少人用牙粉了,您以后也用牙膏吧!”】

毛主席说:

“我不反对你们用牙膏,用高级牙膏。生产出来就是为了用的嘛,都不用还能发展生产吗?不过,我在延安就是用的牙粉,已经习惯了。”】

李银桥问:

“如果工厂不再生产牙粉了,主席是否会使用牙膏?”】

他说:

“牙粉还是会有的,因为有人用嘛。今后如果每个中国人都用上了牙膏,我就不再用牙粉了。”】

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而这就是我们共和国的开国领袖毛主席呀!

其次,缅怀和学习开国毛主席进京打破“历史的周期率”的坚强意志。

毛主席说,

“我们共产党打天下,是为劳苦大众翻身,不是图自己享受。”】

还特别指明“与李自成”的区别也在这里。他反复讲的,共产党执政后“不做李自成”,要打破“历史周期率”的怪圈。

这在毛主席的心目中,究竟何等重要?请看以下真实故事:

1949年3月3日,党中央从西柏坡进入北平。毛主席真可谓是“日理万机”。而他在入住北京香山双清别墅的第一晚上,当周恩来说各民主党派的负责人先后到了北平,大家都想来拜会主席,希望主席提前作出安排时,不料,毛主席听后却说:

“请通知有关方面,我明天要会见黄任老。”】

周恩来犹豫了一下,告之:黄任老不久前在地下党的帮助下,逃离上海,二十三日经香港乘船到达天津,今天由天津坐火车抵达北平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到西苑机场参加主席和党中央领导人的入城阅兵式,故以商量的口气说道:

“黄任老上了年岁,是不是推迟几天再见为好?”】

毛主席不假思索地回答,

【“不,明天请黄任老好好地休息一个白天,晚上我要和他作竟夜长谈。”】

周恩来怔了一下,困惑不解,怎么也想不出,毛主席在入住北京的第二天就如此急着要和黄任老作竟夜长谈?但他深知毛主席已经决定了的事总是有它的理由,只好关心地说道:

【“主席,你明天也好好地睡它一天。”】

毛主席说:

“不,我要一再次拜读黄任老的《延安归来》一书。”】

原来,早在1945年7月4日,毛主席与黄炎培(时任国民党政府的国民参政员等职)进行了关于“历史周期率”彻夜长谈,史称“延安窑洞对话”。黄炎培坦诚地说:

【“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政党、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够跳出历史周期率的支配力……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个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了的,就是希望找到一条新路,来跳出这个周期率的支配。”】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岳青山
岳青山
湖南省委党校哲学教研室副主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