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青山:毛主席为何坚决把菊香书屋的鲜花搬走?——于细微处越显共和国开国领袖的崇高风范

岳青山 2019-08-27 浏览:
建国伊始,在毛主席的战略大棋盘里,“共产党治理的新中国不受、或少受历史的周期率的支配”,竟是如此突出,如此重要!沿着这样的思路,他不图自己享受,坚决要把菊香书屋的鲜花搬走,也就是自然而然了!毛主席深知,共产党人要不忘初心,永保青春,继续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不重蹈李自成的覆辙,关键的关键,就在各级领导。因之,他严于律已,从自己做起,以身垂范,给全党干部、全国人民“带个好头”。今年是建国70周年,全党正在进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主题教育,从毛主席坚决把菊香书屋的鲜花搬走,缅怀和学习毛主席不忘初心,全心全意“为劳苦大众”的革命精神,坚决要打破“历史周期率”怪圈的坚强意志,以及严于律已、以身垂范、给全党“带个好头”的优良作风,加强“自我革命”,锤炼忠诚干净担当的政治品格,更好地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是很有益的。

【本文为作者岳青山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岳青山:毛主席为何坚决把菊香书屋的鲜花搬走?——于细微处越显共和国开国领袖的崇高风范

党中央进京后,毛主席住在北京香山双清别墅。中央要他搬进中南海,曾坚决拒绝,说那是皇帝住的地方。后因筹备建国事宜太忙,在周恩来和叶剑英的反复劝说下,才很不情愿地搬进中南海的菊香书屋。当时,菊香书屋挂了很多书画,摆满了鲜花,毛主席本也喜欢得了不得,但为何他后来又坚决把鲜花全都搬走?

王朝柱在《开国领袖毛泽东》中有过这样的记载:

【一天,毛主席约见湖南师弟程星龄。当程星龄再次驱车来到中南海的丰泽园,在秘书的引导下到了菊香书屋。他望着门额上挂的那块写有“菊香书屋”四个大字的横匾出神,似乎引起了无限的联想。
这时,毛主席迎出门来,笑着说:“师弟,对菊香书屋有何置评呵!“
程星龄或许已进入另一种感觉,不是奉命前来面见一国主席,而是前来探望乡亲和好友。所以他听了毛主席的话之后,坦诚地说道:“我上次走进菊香书屋就有一种感觉,连幅字画,连盆鲜花都没有,就有些和这菊香书屋名不副实了!”
毛泽东听后笑了,指着菊香书屋院落介绍道:“我刚搬到这里时,花盆多得很,简直是一个百花争艳的小花园,我也喜欢得不得了。”
“那些花呢?”程星龄愕然相问。
“搬走了。”毛泽东淡然答道。
“为什么?”
“你说这样行吗?我们共产党打天下,是为劳苦大众翻身,不是图自己享受,与李自成、与国民党不同的地方也就在于此。”
程星龄有所感悟地点了点头。
“过去,这里摆花,我管不着;今天,我住在这里,就不准摆这样多的鲜花。今后,到我这里的人很多,不仅有各地官员,还有工人、农民的代表,他们一看这里摆这么多漂亮的鲜花,一定会上行下效的,养成这种无事种花的风气可就不好了。”
毛主席说罢看了看频频点头的程星龄,又接着说道:“我是一国主席,要给全国人民带个好头,不然,我们新中国还会应了那句老话:上梁不正下梁歪!”(第333-334页)】

这就是开国领袖毛主席的崇高风范!永远值得全党领导干部缅怀和学习。

首先,要缅怀和学习开国领袖毛主席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革命精神。

本来,在毛主席住处菊香书屋挂几幅书画,摆几盆鲜花,一般认为乃区区小事,也在情理之中,他原本也“喜欢得不得了”,但在认真思考后,却坚决不准摆在那里,责令将书画、鲜花全部搬走。他说:

【“我们共产党打天下,是为劳苦大众翻身,不是图自己享受。与李自成、与国民党不同的地方也就在于此。”】

这里说的“共产党打天下,是为劳苦大众翻身,不是图自己享受”,就是共产党立党的“初心”之所在;不忘初心,就得全心全意“为劳苦大众”着想、办事,而决“不是图自己享受”。

这种“初心”是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集中体现。

1951年7月的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毛主席会见周世钊和蒋竹如,了解他们就读华北人民革命大学的教学情况后,详细谈到自己的革命“初心”,就是“将以一生的力量为痛苦的人民服务,将革命事业奋斗到底。”(《毛泽东年谱》1949-1976年第1卷,第382—383页)

1921年李大钊、陈独秀和毛主席等缔造了中国共产党。这是中国历史上开天辟地的大事。党一大制定的党的纲领,头一条就是:

【“革命军队必须与无产阶级一起推翻资本家阶级的政权,必须援助工人阶级,直到社会阶级区分消除的时候”。】

这就宣告了共产党的立党“初心”。

毛主席一生不忘初心,只为“劳苦大众”,始终“不图自己享受”。“打天下”是这样;“坐天下”也是这样。他坚决地把菊香书屋的鲜花搬走,也就逻辑使然了。

让人难以望其项背的是,毛主席决非偶一为之;“不图自己享受”,艰苦朴素,成了他的生活的铁律;贯穿于方方面面,几十年一以贯之,直至生命止息。

毛主席安于清贫,“不图自己享受”,简直到了常人不可理喻、不可思议的地步!但他却有自己的“道理”、“原则”和“理论”。

例如“穿”的,韶山“毛泽东同志纪念馆”里,有一件最引人注目的白色泛黄的睡衣,是50年代北京东交民巷雷蒙服装店王子清师傅为他做的。他很喜欢,越穿越穿出了感情。但到60年代初,睡衣的肘部、领口、袖口都有了破洞,开始工作人员还能缝补一下,到后来实在无法再补,还是不肯换件新的。只好再请人再补。破了又补,补了又穿破,以至连冼时都不能用手搓了。直到1971年,睡衣已经到了稍不留意就会撕破一个大口子的地步,实无法穿了,毛主席才同意换件新的。此时,这件睡衣已经“面目全非”,补丁连补丁,看不出本布,仔细数数,整件睡衣竟有大大小小73个补丁,可真谓“百衲衣”。这是寻常百姓家也找不出这样一件“稀世珍品”吧!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岳青山
岳青山
湖南省委党校哲学教研室副主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