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为什么会有外籍法官?

贺探长 2019-08-25 浏览:
随着香港的回归,香港与内地的交流也日趋紧密,华人的地位更是与港英时期不可同日而语。受到了良好教育的香港人,显然也有了执掌高级审判权的资格。所以近年来,有不少香港人都在呼吁尽快排除外籍法官的影响,在司法层面实现港人治港。在这个方面,澳门又是一个先进的例子。去年年初,有消息传出,澳门拟修订新规,在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审理中请外籍法官(澳门也有外籍法官,主要是葡萄牙人)回避,整个过程中的司法人员将全都是澳门籍中国公民。而澳门之所以要修订新规,正是因为香港这几年接连不断的司法争议。

涉嫌殴打《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的暴徒赖云龙被抓了。此人现在已经经历了在东区裁判法庭的提堂,并将在10月底接受下一次裁审。

这么快就让犯案时包得严丝合缝的赖云龙归案,香港警方的效率令人肃然起敬。但同时,无论是香港爱国市民还是内地舆论,都担心这名暴徒仍然会毫发无损地走出法院。“警察抓人,法官放人”的说法自从2014年非法“占中”期间就已经出现了,人们都在质疑香港司法权的权威性。

而在这场怀疑风暴中心的,则是香港为数众多的外籍法官。

这些外国人凭什么能在中国的领土上执掌司法大权呢?

英国的那一套

英国人在1841年正式进驻香港。此前他们虽然已经暗中借用香港作为远东中转港口多年,却始终没有摸透这片属于古老东方帝国的土地的脾气。香港先民均是凶悍的岭南遗民,远离中央帝国的管制,所谓的法制管理根本无从谈起。要规范人们的行事,都要借宗族长老之口实现。

香港为什么会有外籍法官?

1845年的维多利亚港

英国测量师绘制

(图片来自wikipedia@ThomasBernardCollinson)

初来乍到的英国殖民者显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仍允许香港按照原有的社会秩序运转。但为了体现宗主国的治理权,英国在当地建设了裁判署,从本土调来了法律人士作为裁判官。如果村落判决无法服人,或者出现了危害殖民统治的案件,则由这些英国裁判官负责裁决。

这就是香港最早的现代司法机构,但它更像是一个防御性的机构,对香港社会的影响力不大。

3年后,英国从大清国手中全面接管了香港的政治、经济权力,对司法权的控制就成了下一个重要议题。英国人采用的方式也很粗暴:在香港颁布《最高法院条例》,将英国法律全面移植到这个华人社会,也开启了外籍法官全面执掌香港司法权的历史。

英国的那一套与我们熟悉的法律不一样,被称为“普通法”或者是更出名的别称“海洋法系”。

香港为什么会有外籍法官?

现在最主流的是英美法系和大陆法系

不过历史上也曾存在过多种法系

因欧洲列强尤其英帝国的全球殖民

英美和大陆法系得以传遍全球

简单来说,这一套法律的特点,就是让法官根据自己的良心和道德观念来进行裁决。前辈法官的判决,将会作为判例被记录下来,后辈法官要依据前代的判例和社会道德的变化,再做出自己的判决,即所谓“法官立法”。

与之对应的是流行于法国、德国的“大陆法系”。这种法律就高度依赖于成文法,法官的判决依据就是由立法机关(国会、议院、立法会等)发布的各种《XX法》,前代法官的判例只能作为参考,没有实际价值。

香港为什么会有外籍法官?

最广为人知的恐怕就是拿破仑法典了

(图片来自wikipedia@DerHexer,Wikimedia Commons)

此外还有我们中国的,社会主义法系,在此不提。

总而言之,作为“海洋法系”的奠基国家,英国已经习惯于这种法律数百年了。在英帝国向外殖民扩张的过程中,他们也不遗余力地把这一套带到自己的殖民地。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南非、马来西亚,甚至印度的当代法律,都属于“海洋法系”。

在英殖民统治下的香港,自然也应用了这套体系,而且一直保留至今,这便是香港的普通法。

殖民者自己审自己?

在英美体制的鼓吹者口中,“海洋法系”是西方“三权分立”能够实现的基础。国家通过允许法官进行自由裁量,让司法权和立法权对抗,避免恶法的出现。

然而,至少在港英统治的前期,英国人并不在意执法的外籍法官是否做到了这一点。他们为香港指派的首任首席裁判官坚伟上尉(Captain William Caine),同时也是香港警察首长。最高法院首任首席大法官晓吾(John Walter Hulme),则是立法会的成员。

同时,第二任港督璞鼎查爵士(Sir Henry Pottinger)也是刑事法庭的法官。这相当于省长同时也是省高院的法官,身兼数职,还要自己审自己,司法水平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

香港为什么会有外籍法官?

刚抢到的殖民地,维护统治肯定是第一位

所以派军人来身兼多职也是正常

(图片来自wikipedia@Foreign & Commonwealth Office, Whitehall)

这些兼职法官很快就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水平,案件被他们搞得七零八落,真相无法还原,民事纠纷也层出不穷。至于民告官,更是想都不用想。如此执法遭到了香港华人的抵制,认为法院没有权威性,对港英统治也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

但任用英国远道而来的法官,在当时的香港仍是不得不选择的方法。

刚才我们介绍了“海洋法系”和“大陆法系”的区别。你一定会意识到,培养一个合格的“海洋法系”法律人才是很困难的。

他们需要学习大量散碎的案例,理解前辈对法律和正义的定义,然后做出自己的判断。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但司法却代表着至高无上的公权力。要让这两者调和,就必须让法官们的思维跨越时空地联系起来,理论脉络的传承必不可少,当中可能还有些玄学成分。

来源 : 地球知识局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