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飞顿作倾盆雨,为人父母才明白的牺牲与壮烈

党人碑 2019-08-24 浏览:
为了中华民族不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为了神州陆沉亡国灭种的噩梦能早日终结,他们年纪轻轻,奉献了自己的生命。谁不希望自己过上好日子?谁不希望曾经的憧憬变为现实?但既然有各路坏种们,不想让咱中国人过上好日子,那就跟它们死磕到底,用青春和热血,努力改变着中国的命运。让那些内外反动派在我们面前发抖吧?让他们去说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吧?中国人民的不屈不挠的努力必将稳步地达到自己的目的。这是我们的命运,也将是内外反动派的命运。但是要奋斗,就会有牺牲;要努力,就会有付出。牺牲摊到自己身上,就畏首畏尾了;付出到了见真章了,就拈轻怕重了,那这个国家,这个民族就完了。

泪飞顿作倾盆雨,为人父母才明白的牺牲与壮烈

每天晚上,儿子临睡,都求我讲个故事。

几年下来,纵使上下五千载,我也讲得搜肠刮肚,每到这时候都很犹豫,是不是该开始讲讲革命英烈的故事,让孩子明白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按理说,当然应该了,可这背后的惨烈与血腥,是否会对孩子幼小的心灵,留下副作用呢?

每当这时候,就会想起“躲儿”,我在纪念杨靖宇烈士那篇文章里讲过,这是小姑娘刚出生五天,父亲离家时给闺女起的名字。

孩子奶奶听了一愣,“朵儿”?花“朵”的“朵”吗?

换了你我,给孩子起小名,也会用“朵”,不用“躲”。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民族的未来,家庭的希望,谁不希望襁褓中的小可爱,有个美好的前程?

泪飞顿作倾盆雨,为人父母才明白的牺牲与壮烈

但在那年月,你提头闹革命,不单要有随时牺牲自己的觉悟,还得做好被敌人抄家灭门、挫骨扬灰,甚至刨祖坟的准备。

二十八画生同志曾经说过:

【“我们党为革命牺牲最多的是海东同志。”】

徐家到底有多少人牺牲呢?

1936年8月,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在豫旺前线(今属宁夏同心)访问红十五军团长徐海东的时候,问过这个问题:

【——“你家里的人现在哪里?”
——“我家的人全都给杀了,只留下一个哥哥,他现在四方面军。”
——“你是说在打仗的时候打死的?”
——“哦,不是!我的哥哥只有三个是红军。其余的都是汤恩伯和夏斗寅将军枪决的。国民党军官一共杀死了徐家66个人。”
——“66个人?!”
——“是的,被杀的有我27个近亲,39个远亲。老老少少,男男女女,甚至婴孩都给杀了。姓徐的都给杀光了,除了我的妻子和三个在红军的哥哥,还有我自己。后来两个哥哥又在作战时牺牲了。”】

泪飞顿作倾盆雨,为人父母才明白的牺牲与壮烈

1957年,徐海东回到家乡,在徐家烈士墓前留影

【——“你的妻子呢?”
——“我不知道她的下落,1931年白军占领黄陂县(今属湖北)时她被俘,后来我听说她被卖给汉口附近的一个商人做小老婆。这是我逃出来的哥哥告诉我的,还有其他人被杀的事。在第五次围剿中,徐家有13个人逃出黄陂,到了礼山县(今湖北大悟)。但是在那里,都被逮捕了,男的被砍了头,女人、小孩被枪决。”】

听到这里,斯诺后来在《西行漫记》中,形容当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面露吃惊之色,徐海东“惨然一笑”:

【“这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许多红军指挥员家里都发生了这样的事,只是我家损失最大而已。蒋介石下了命令,我的家乡被占领时,姓徐的一个也不能留下。”】

无独有偶,1938年1月,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在武昌参加军事会议,见到了蒋介石,后者上来就无事献殷勤:

【“府上皆安?若有难处,我即嘱张(治中)主席多加照顾。”】

彭总也真给面儿:

【“承蒙垂念,我一家早经何健主席‘照顾’过了,连祖宗三代的坟都己掘光了。家弟两人,至今流落在外。”】

蒋介石那真是好演员,转脸表示,我马上下令保护,可让他们速速回家。

泪飞顿作倾盆雨,为人父母才明白的牺牲与壮烈

可两年后,蒋介石一面特电嘉奖指挥百团大战的彭德怀,彭金华和彭荣华两位烈士,却被国民党反动派残酷杀害。

写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为什么那时我党我军的不少同志,要频繁更换化名,或者一参军就改名。除了工作需要,以明立志外,很大程度上,也有保护家人亲人的需要。

说到杨靖宇(原名“马尚德”)烈士女儿的名字,我又想起了另一个叫“思齐”的女孩儿。

1931年4月5日,牺牲在济南纬八路侯家大院刑场,二十二位烈士中的一位,也在最后离家的时候,给妻子腹中七个月大的孩子,起了个名字:“思齐”。

见贤思齐吗?

我本来以为是这个,如今才知道,烈士是山东平度人啊,今之平度,即古之即墨,也就是田单大摆火牛阵,守住的那个即墨,齐国文化的勃兴之地。

思齐爸爸出来闹革命多年,想家啊,也想未来这个孩子,无论男女,别忘了山东老家,至于是否也有希望这个孩子,回老家,在乡亲父老的照顾下躲个平安,我就不知道了。

换了是我,可能会这样想,毕竟对中国人,特别是那个时代的中国人来说,老家是个很特殊,很柔软,很温馨的地方,哪怕他曾伤害过你,但你依旧爱她得深沉,希望她好,也希望她能庇护你的孩子,就像当年你在这里成长过的足迹。

泪飞顿作倾盆雨,为人父母才明白的牺牲与壮烈

思齐的爸爸,刘谦初烈士

1931年,在侯家大院刑场,我党烈士有两批,很多同志被军阀韩复榘杀害,这就是“四五烈士”和“八一九烈士”,两个群体。后面那批我写过三篇文章,还欠他们第四篇,但为人父,为人子,说实话,看到越来越多的史料,我有锥心之痛,一直在回避。

来源 : 党人碑的熟人茶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