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虬:门合的批评与军装、军魂

紫虬 2019-08-01 浏览:
人民军队抽去政治军魂的战斗力,如同社会主义脱离公有制而发展生产力,即使再亮剑,也容易丧失方向,再强调发展是硬道理,也会扩大两级分化,距离社会主义所维护的人民利益越离越远。这就是四十年来走过的曲折带来的教训。另一个警示则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门合的感悟,恰好维护了人民利益。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紫虬:门合的批评与军装、军魂

门合是与黄继光、董存瑞齐名的英烈,作为我军的干部,有焦裕禄联系群众的作风,又有杨根思舍生取义的大义凛然。

门合之所以不很出名,有时代的原因。

门合,生于1928年,河北省涞源县南上屯村人。1948年参军,曾任青海军区某部二营副教导员。1967年9月5日,门合在巴仓农场执行支左任务中,和工人们一起装置驱云防雹土火箭时,炸药意外爆炸,门合为了保护在场的二十七名阶级兄弟的生命,猛扑到炸药上,英勇地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令人欣慰的是,十八大后,2014年5月8日,青海省贵南县在英雄门合同志生前工作和牺牲的地方--塔秀乡巴塘新村开展了学习门合英雄事迹主题活动,学习英雄先进事迹,缅怀革命先烈,重温历史岁月,通过切身感受历史与现实的对比……(以上根据百度百科“门合”词条)

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命名是:“无限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好干部”,这个命名被认为在党的历史上是唯一的。百科资料对门合的生平事迹反映有限,如“让雨衣”这样的无足轻重,这和当初对英雄生平的宣传很不一样。给人印象深刻的是如今看不到的,门合称赞六五式军装时说的一句话:戴上过去的肩章,扛不能扛,挑不能挑,脱离人民群众。

军衔肩章,这是世界军队通用的标志。中国革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农民为主力军的革命,我军在发展壮大中,就是一支农民的军队。打军阀,抗日寇,灭蒋家王朝,建立了人民政权以后,也希望正规化,合乎人民军队自我完善的情理。抗美援朝胜利后,我军实行了军衔制。

我军自古田会议反对军阀作风,反对绝对平均主义等各种左和右的错误思想,初创了政治建军,从而形成官兵一致、军民团结,生成了人民军队坚强的凝聚力、战斗力和无坚不摧的优良作风,它表现在毛主席总结的:“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论联合政府》。从此从胜利走向胜利。

从1955年到1965年军衔制实施的十年中,我军的官兵一致,军民团结的优良传统某种程度上受到伴随军衔制而来的封建等级制和特权思想的侵蚀。指战员之间的距离拉大了,军队的一些干部、家属子女中出现比军衔比待遇的风气,同时借鉴苏联红军内部的修正主义现象,结合这些矛盾,毛主席考虑到恩格斯的论断:

【“工人阶级一旦取得统治权,就不能继续运用旧的国家机器来进行管理;工人阶级为了不致失去刚刚争得的统治,一方面应当铲除全部旧的、一直被利用来反对工人阶级的压迫机器,另一方面还应当保证本身能够防范自己的代表和官吏,即宣布他们毫无例外地可以随时撤换。以往国家的特征是什么呢?社会为了维护共同的利益,最初通过简单的分工建立了一些特殊的机关。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机关——为首的是国家政权——为了追求自己的特殊利益,从社会的公仆变成了社会的主人。这样的例子不但在世袭君主国内可以看到,而且在民主共和国内也同样可以看到。正是在美国,同在任何其他国家中相比,“政治家们”都构成国民中一个更为特殊的更加富有权势的部分。”(恩格斯《马克思〈法兰西内战〉1891年单行本导言》1891年3月18日)】

鉴于以上,毛主席、党中央在众元帅、将军的支持下,1965年取消了军衔制,“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恢复井冈山时期的革命传统,用革命化加现代化建设人民军队。并酝酿了进一步的社会革命。取消军衔制,是我党我军在当时完善社会主义国家机器方面,重大的改革开放创新,它改革开放的方向,是人民的利益和马克思主义。军队干部门合对军衔肩章的批评,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做出的。

军队是执行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天下军队,概莫能外。我军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是解放被压迫人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为宗旨的武装集团,这是我军的根本性质和我军的军魂所在。这个军魂,在习近平同志带领我军干部重返古田会议旧址之前被淡化了,军队讲政治任务,被认为是极左,取而代之的,是军队形式上的去政治化,实则以所谓国家化推行西方的资产阶级政治。

军队经商年代,居然出现了国民党军阀、日伪时期的武力走私现象;而郭、徐、谷等败类明码实价的卖官买官风,生活奢华淫乐风,其特权腐败现象即使在两千年的封建剥削阶级统治史上也属少见。军队高层贪官窝案,架空中央军委主席,必然是政治上的背叛。军队腐败分子带来的危机,让人不得不担忧中国重蹈苏联东欧崩溃的覆辙。这就是我军广大指战员和基层人民群众在十八大后厉行反贪时,欢呼以习近平同志为首的党中央,挽救了我党我军的直接原因。

风起于青苹之末。欲抽去我军军魂,必先淡化马克思主义,麻痹之,再偷换入资产阶级所谓“民主”政治,为资本攫取剩余价值的自由铺平道路,甚至一些封建文化渣滓也趁机泛起。例如近日,军队有位“资深理论工作者”,居然公开嘲讽人民军队为“土棒子精神”,鼓吹“乡贤”,甚至放胆言曰中国革命“掌握政权后维系社会运行又不能不借助封建社会的伦理道德”,大有以抽象的“政治文明”为旗号,为昔日或新的地主文化张目之势。而在激情正剧《亮剑》中,军魂被作者解释为古今中外贵族皆有的武士亮剑精神,形成“狗尾续貂”的瑕疵。这部人们喜爱的战争片,既形象生动地歌颂了浴血奋战的革命前辈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创造了极高的收视率,给青年一代带来深深的感动,又满足了一些人淡化阶级,放弃革命的政治需求,其对军魂的解释让军队国家化的资产阶级演变有了可乘之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紫虬
紫虬
独立时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