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禾|帝国的道义:“不平等条约”背后的真相

刘禾 2019-07-30 浏览:
中英两次鸦片战争谈判期间,英国人名为要求“平等”,实质上是要求大英帝国对于大清国乃至整个世界的统治。在这个意义上,饱受争议的“夷”字,恰如其分地点出了殖民话语逻辑的要害。对于“文明人”来说,谁是真正的“野蛮人”?如何恰当地回答这个问题,这里充满了各种焦虑和不确定因素。当衍指符号“夷=barbarian”成为现实的那一刻,当殖民者言说中的barbarian开始渗透汉语的那一刻,就必然造成伤害和逆转,甚至出现认知对象被颠覆的危险。从这种意义上说,“平等”话语的殖民性在中英《天津条约》对“夷”字的禁用上,得到了充分的表达,它也是英国人发动战争的法律依据之一。
【原编者按:一百七十多年前,清政府与英帝国签订了《南京条约》,开始了中国被动卷入现代世界体系的进程。讽刺的是,这个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不平等条约”,却是英国人打着“平等”的旗号强迫中国政府签订的。在这个巨大的张力背后,隐藏的不仅仅是西方近代殖民扩张的秘密,也是西方固有话语逻辑的秘密。时至今日,这套话语早已成了世界范围的“政治正确”,而人们却不再容易记起它与近代殖民扩张及反殖民扩张的斗争间的联系:这正是我们为什么要追溯它的谱系。保马今日推出刘禾老师所写的《帝国的道义:“不平等条约”背后的真相》,文中刘禾老师对这段西方殖民者在被殖民国家中要求“平等”的可笑历史做了细致的观察,并指出,在他们言之凿凿捍卫“平等”的话语背后,包藏的是建立新的不平等关系的祸心。今明两天,中美将于上海举行新一轮贸易谈判。重温那一段历史,或许将有助于我们更清晰地认识现代世界的话语逻辑。
本文选引自刘禾著《帝国的话语政治》第二章,文中小标题为编者所加,感谢刘禾老师授权。】

刘禾|帝国的道义:“不平等条约”背后的真相

第一次鸦片战争

一、要求“平等”的不平等条约

第一次中英鸦片战争之后,大英帝国和晚清政府于1840年8月29日开始中英《南京条约》的谈判。英国政府除要求战败国割让领土和赔款之外,还特意把“平等”(equality)列为谈判议程的第二重要的议题,因此才有了钦差大臣琦善被迫签署的《南京条约》中的一款内容,其中明文规定大清国应如何“平行”(平等)对待大英帝国,这就是第11款。文中写到:

【议定英国住中国之总管大员,与大清大臣无论京内、京外者,有文书来往,用照会字样;英国属员,用申陈字样;大臣批覆用劄行字样;两国属员往来,必当平行照会(on a footing of perfect equality)。若两国商贾上达官宪,不在议内,仍用禀明字样为著。】

英国官方认为,文书是否得体,称谓是否恭敬,它与国际贸易的收支平衡同等重要,关乎到英国贵族和白人种族的体面和名誉。我们知道,《南京条约》是近代不平等条约的开端,它不仅使中国丧失了对香港的主权和其他口岸的主权,而且在政治、经济、外交等多方面向英国和其他西方列强做出了大量的让步。但在“平等”议题上,大英外务大臣巴麦尊(Palmerston)仍不满足,他认为驻华全权公使义律(Charles Elliot)谈判不够强硬,于是将其革职,指认璞鼎查(Henry Pottinger)接替义律,就任维多利亚女王的新任英国驻华全权公使。

刘禾|帝国的道义:“不平等条约”背后的真相

中英签订《南京条约》

璞鼎查1841年5月一上任就开始新一轮的中英条约谈判,他在所谓“平等”议题上,态度尤为强硬,明确提出把对汉字“夷”的禁令写入《南京条约》。中方代表团谈判成员张喜在其《抚夷日记》中对此有详细的记载,有关谈判发生在1842年8月26日。璞鼎查指出“夷”字不善,应停止使用。清政府方面的主要谈判代表之一咸松圃,引用孟子之言“舜,东夷之人也;文王,西夷之人也”,反驳英方提议。由于中英双方无法在“夷”字的定义上达成共识,谈判陷于僵局,最后“夷”字的禁令没有被写入《南京条约》的法律条文。尽管如此,璞鼎查对清政府施加压力,不许“夷”字在《南京条约》的中文版本中出现。直到第二次鸦片战争,“夷”字的禁令才在中英《天津条约》的谈判中,正式写入法律条约。

签署“不平等条约”的理由,据说是为了捍卫“平等”的道义,这个理由有些荒唐,甚至自相矛盾,其实不然。我们姑且看看19世纪的英国人期待世界上别的国家如何对待他们。赫尔曼·梅里韦尔(Herman Merivale)曾在1839年出版《关于殖民化和殖民地的讲座》(Lectures on Colonization and Colonies),此书大为畅销,于1861年再版(两次出版的年份都恰好是两次鸦片战争发生的时候)。在书中,梅里韦尔是这样来描述英国在殖民帝国中的地位的:

【民族的荣誉感、血统的自豪感、强大的自卫精神、对于同宗社会的认同、优越种族的本能、还有一种要把自己的文明和宗教传遍全世界的模糊而又慷慨的意愿:像这一类的冲动,也许那些躲在屋子里的大学生会忽视,但政治家却不会,因为他们有把握战胜一切,就像从前一样战无不胜。当危机出现,需要他们挺身而出的时候,他们就会让功利主义的说法无地自容。】

梅里韦尔不到40岁就晋升为牛津大学德鲁蒙德政治经济学的讲座教授,这些讲座最初就是讲给牛津大学的学生听的。从1848年开始,他在英国殖民总署(the Colonial Office)里担任高级职务长达12年,在英国殖民政策方面具有相当的权威。梅里韦尔的讲座在19世纪对英国公众的影响巨大,到了20世纪还有人评价他说:“认真研究大英帝国的人,必须研究他的这本书,它里面蕴藏着优秀无比的思想,蕴藏着成熟和丰富的经验,充分展示了殖民统治史上的一个重要和特点鲜明的阶段。”

来源 : 帝国的话语政治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刘禾
刘禾
著名学者、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