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李鹏总理鲜为人知的经济思想

鹿野 2019-07-25 浏览:
1999年4月10日,时任全国人大委员长的李鹏在巴基斯坦国民议会举行的报告会上的演讲中指出;“西方发达国家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占据主导地位。他们推行的“金融自由化”政策,为西方短期投机资本到处进行金融掠夺大开方便之门,成为引发危机的导火线。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在不等价交换的国际贸易体制中困难愈来愈大,致使世界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目前某些发展中国家的人民还非常贫困,他们的生存权和发展权还得不到保障。总的来看,在激烈的经济竞争中,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实力和科技水平还难以承受各种冲击和压力。改变这一状况是一个长期复杂的斗争过程。”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李鹏总理鲜为人知的经济思想

惊闻李鹏总理逝世,深感悲痛。众所周知,李鹏总理是在苏东剧变时顶住了西方颠覆活动的重要领导人之一。不过很少人知道的是,李鹏总理还是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坚定捍卫者。笔者在这里想简单的介绍一下其鲜为人知的经济思想,以作纪念,聊表哀思。

首先,李鹏总理认为,绝不能把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鼓吹的所谓“完全市场经济模式”作为中国的改革目标。上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以弗里德曼为代表的新自由主义学家,向中国提供了全面私有化、自由化的经济金融改革方案(包括激进的休克疗法及所谓的渐进式改革),被某些重要干部和学者接受,并部分实施。如果不是邓小平、陈云、李先念以及李鹏等人的坚决抵制,中国的下场肯定比前苏联还要悲惨。例如,西方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提出,中国应该建立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完全市场经济模式”(可参见朱佳木主编,当代中国与它的发展道路  第二届当代中国史国际高级论坛论文集,当代中国出版社,2010.06,第310页)。

李鹏则针锋相对提出,改革首先需要明确改革成败的判断标准,像西方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那样把私有化和全盘市场化视作“改革前进”的标志是错误的,只有让计划和市场更好地结合,更好地促进经济的发展,才能算是成功的标志。事实上,西方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完全市场经济”也根本不是像他们鼓吹的那样有“契约精神”,“法治精神”,而是白纸签订的合同说不算数就不算数。那时候,李鹏总理在各个场合都大力宣扬这种观点,甚至在开和经济工作关系不大的教育会议上也呼吁广大教育工作者认清楚这个问题:

【中国不能完全实行市场经济,因为完全是市场经济,在中国必然造成经济上的混乱。但是也不能像过去一样,完全实行计划经济。我们是实行计划经济和市场调节相结合。有的外国朋友认为要做到这一点很困难,认为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是不可调和的。但是我们认为,在中国这条路可以走下去。现在世界上一些西方国家对中国实行经济制裁,原来签订了合同的、已经达成的协议,就不算数了。这会给中国的经济带来一些困难。我们准备过几年紧日子,迎接这些困难。
主编 何东昌,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要教育文献(共三册),海南出版社,1998年09月第1版,第2904页】

世纪之交,刚刚发生亚洲金融危机其恶劣影响还未平息,主张“中国应取消外汇管制”等推行金融自由化的呼声甚嚣尘上,面对这些问题,1998年11月23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接受了德国《商报》驻京记者思立志的采访时,时任全国人大委员长的李鹏指出:

从亚洲金融危机当中,很多问题值得我们深思。现在,世界经济全球化,谁也离不开谁,中国也要适应这个潮流。但是,由于各个国家的实力不一样,发展水平不一样,所以发展中国家要在金融方面学会保护自己,否则经济会被富有国家占有,甚至丧失主权。
就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民主与法制建设等问题李鹏接受德国商报记者采访
http://www.people.com.cn/item/ldhd/lipeng/1998/qita/qt0025.html】

接着,在回答记者有关中国国内“资本市场、金融市场、证券市场的立法工作”等问题的提问时,李鹏总理很注重保护普通股民和散户的利益,防止其在资本市场上被国际内外资本和庄家掠夺。他说:

按照国际惯例,应该搞证券期货。但是有的意见认为,中国的证券市场不太发育,不适合搞期货,因为期货的投机性太大。在认真研究了这次亚洲金融危机和全球金融动荡的教训之后,人大常委会意见比较一致,认为中国不具备搞证券期货的条件。中国现在有两个交易所,一个是深圳交易所,一个是上海交易所,共有股票总市值两万亿元左右人民币,3800万户,每天的交易量100亿元左右人民币。建立证券市场是改革开放的产物。它的好处是可以吸收老百姓的钱进行建设。它的弊端就是一旦发生过度投机,就会给一些股民带来较大损失。最近我到深圳搞立法调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研究银行业是否可以参与股票的炒作。我们认为,银行拥有大量的资金,而股民的资金是有限的,如果银行参与证券市场的炒作,将是一种不公平的竞争。这次亚洲金融危机就有这种现象,由于动用大量的银行资金,在很短的时间就对某个市场进行了冲击。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在法律草案中将明确规定银行业和证券业分开,银行业不能参与证券交易。
就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民主与法制建设等问题李鹏接受德国商报记者采访
http://www.people.com.cn/item/ldhd/lipeng/1998/qita/qt0025.html】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