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毅 | 普京上台前的俄国是炼狱

李毅 2019-07-20 浏览:
我亲眼看了2000年的俄国。军事崩溃,曾经攻克柏林的红军,在车臣首都格罗兹尼,被叛军围歼,死伤近万人,因战争失败,承认车臣实际上独立。金融崩溃,卢布成为废纸,卢布兑美元突然贬值了几十倍,很多俄国老人,一生的积蓄,只值一、二十美元。经济崩溃,恶性通货膨胀,失业率暴涨,还发不出工资,人民生活绝望。苏联七十年积累的财富,几年时间,就被新生资产阶级经济寡头瓜分殆尽。政治崩溃,无政府主义,黑帮盛行。思想崩溃,年轻人突然都信了宗教。道德崩溃,无耻盛行,贿赂公行,腐败盛行。教育崩溃,学校乱了,老师没心思教,学生没心思学。法制崩溃,公检法崩溃,犯罪猖獗,犯罪公行,突然出现大量犯罪分子、犯罪团伙。上级政府不能指挥下级政府。中央不能指挥地方。市政破败。莫斯科的一些街区,像打过仗的战场,一片破败。十年时间,俄国男子平均寿命,下降了十几岁,这十年俄国的人口损失,超过了俄国二次大战的人口损失。等等等等,不一而足。还有些事情,伤感情,我不想说。俄国,十年时间,从世界两霸之一,掉到世界第十八。俄国人民深陷地狱,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无比绝望。

李毅 | 普京上台前的俄国是炼狱

1991年苏联解体。2000年3月普京上台。苏联解体,到普京上台,十年时间,俄国变成一个炼狱。我2000年刚好在俄国开会,有机会在莫斯科住了几天,亲眼看到了俄国分崩离析的悲惨景象。因此,十几年来,我在著作、文章、演讲中,在李毅选集第一卷、第二卷中,总是不断提醒中国人民,绝不能走上前苏联崩溃这条绝路。十几年来,不断有人说我造谣,说前苏联解体后,俄国很好。几年来,我也看到一些国内右派朋友写文章,说苏联解体后,俄国变得多么好。两、三天前,英国社会学博士常向群女士,也指名批判我,运用几十个统计数据,说俄国2000年好得很,说李毅的说法完全没有根据。本文从三个方面,继续讨论这个问题,兼答常向群博士。从普京自己的描述,从电影《炼狱》,从李毅自己在俄国的亲历。

首先,我要引用普京自己对他上台时俄国状况的一个全面描述。2008年2月8日,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普京在俄罗斯国务委员会扩大会议上讲话。这个讲话,是俄国历史的一个重要文献,普京全面讨论了俄国的过去、现在、未来,从1991到2020,这三十年。这个讲话的全文,见《普京选集2002-2008》,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8年出版,第670—689页。在这个讲话的开端,普京首先客观描述了2000年普京上台前俄国的悲惨景象。我们都知道,普京是叶利钦挑选的接班人。出于政治伦理,普京一直尊重叶利钦。因此,普京在描述叶利钦的俄国时,用语尽量克制,尽量不刺激。下面是普京有关讲话的原文。

【你们都很清楚,八年前国家的形势是极其严重的。国家凋零,公民的货币储蓄变得一文不值。恐怖分子在我们的眼皮下发动大规模额内战,粗暴地入侵达吉斯坦,在一些俄罗斯城市中爆炸楼房。
我想较详细地讲一下我们国家在1999年下半年和2000年上半年的状况。
我要提到,恐怖分子当时对达吉斯坦的侵犯是车臣共和国在事实上从俄罗斯分离出去的直接后果。此外,我们在这里还遇到了企图消弱,也许还想搞垮俄罗斯的境外势力对分离主义分子毫不掩饰的煽动。
在车臣本身,分离主义分子放手发动了对自己车臣人民的恐怖:杀害和平居民和神职人员,把和平居民当作奴隶出卖并拘为人质。在“基地”的密使们的领导下开办了许多恐怖分子的训练营。自称的伊奇克里亚和达吉斯坦人民代表大会宣告其目的就是要建立一个横跨从黑海到里海这一地域的在实质上是极端主义的所谓哈里发国家。
对侵犯俄罗斯和夺取从来就属于俄罗斯的领土的准备工作是完全公开地进行的。
我们能拿什么来对抗呢?
军队已经丧失了士气,缺乏战斗准备。谁都知道士兵的军饷是微乎其微的,而且还不能及时发放。军工综合体企业都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失去了干部和生产基地。
俄罗斯本身曾显得像是一块“破布片般的”领土。多数联邦主体实施的是违背俄罗斯宪法的法律。有些例子简直是触目惊心的。例如:个别主体是把自己作为“加入俄罗斯联邦的主权国家”来定位的。有些联邦主体对别的主体埋下了提出领土要求的基础。尊敬的同事们,我想提请大家注意,这样的领土纠纷在我们这里可有两千多处。如果我们将来在什么时候让自己陷入这场土地分割中去的话,这场分割将是没有尽头的,它一定会毁灭我们的国家。只需请大家想一想:一个不是俄罗斯的公民却能是俄罗斯一个地区的公民!
那时国家政权效能极低。最好的证据就是所有国家机构的权利都被消弱了,法律得不到尊重。国家的新闻媒体常常是为个别公司集团的利益服务,按他们的经济上和政治上的要求行动。
相当大一部分经济领域被控制在寡头或公开的犯罪集团手中。农业的状况更是处于深刻的危机之中。
国家财政空虚,实际上完全依靠向外借债。最终,这导致了1998年的金融崩盘,致使很多企业破产,使贫困增长,失业率提高。
通货膨胀吞噬了俄罗斯公民本来就不高的收入。1999年的通货膨胀率为36.5%。1999年初,出现了拖欠工资、拖欠养老金和补助金(有一些补助金完全没有兑现)的高峰。在企业里,工资的拖欠长达两年之久。
相比于1991年,居民的实际收入仅为那一年的40%,养老金则更少。结果三分之一居民的收入降到贫困线以下。
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我国三分之一公民陷入了贫困。彻底贫困。
艰难的经济形势和严重的社会状况,当然,还有很多价值取向的丧失,给社会心理带来了严重的打击。社会疾病增加了,腐败盛行,犯罪猖獗。人口形势的危机加剧。出生率下降,死亡率增加。
富裕的俄罗斯变成了一个穷人国。】

这就是普京本人对2000年俄国的一个基本描述。这本书,现在中国很多图书馆都有。这本书,现在中国很多售书网站正在出售。常向群博士用几十个数据,论证说俄国在2000年时挺好。我们相信普京呢,还是相信常博士呢?我一向认为,对一些社会学家的数据,不可不信,不可全信。对常博士的数据,我全都不信。为什么?因为我更相信普京。

第二,请看俄国经典大片《炼狱》。普京的描述,干巴巴的。不知道是本来就没有文采,还是没有翻译好。但是不要紧,我们有一部经典俄国大片,名为《炼狱》,精彩描述了普京上台前的俄国。在百度或谷歌,键入:炼狱 电影,就可以看到很多该片的链接。故事片,个把小时,很好看。看完这部电影,再看普京的上述描述,字字句句,都会刻骨铭心。

来源 : 察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毅
李毅
旅美社会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