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遭遇超级通胀和党争,为什么英国走向工业革命,而大明亡了?

北山浮生 2019-07-11 浏览:
可以看出,越是大陆文明属性强的经济体,土地资源越多,资产阶级越难在与土地贵族的斗争中取胜。这是因为,保守派的势力随着耕地的面积成正比。反过来,英国海洋商业文明属性强,本来就易于发展工商业和对外贸易,土地贵族势力较弱,又排除了外来势力干涉,于是在迈向资本主义的竞赛中取得先机。

为了给欧洲支付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围绕着南美玻利维亚的波托西银矿,居然在海拔4000米的地方,建成了西半球最大城市。这样的超级银矿在墨西哥还有一个。此外还有若干规模较小的银矿分布在南美、澳洲和日本。

同样遭遇超级通胀和党争,为什么英国走向工业革命,而大明亡了?

波托西银矿周围形成的城市

国内外学者对明清中国的白银流入量进行了多种估计。

《白银资本》的作者贡德·弗兰克认为,1800年前的250年,中国从欧洲(其白银主要来自美洲)、日本获得近4.8万吨白银,可能还从马尼拉获得1万吨甚至更多,加上其它,总计约6万吨白银合16亿银两流入,占有记录的世界白银产量的一半。北师大经济学教授贺力平(2007)根据这一数据,剔除非货币用银、运输损失和磨耗等,得出1800年时中国货币用银的存量约10.7亿银两。因此中国又被称为白银的“终极秘窖”。

输入中国的白银,到底起到了什么作用呢?

贸易中流入的白银,凭空产生了大量的购买力,使得外贸行业畸形繁荣,建立起畸形而脆弱的面向外贸的经济结构。

江南等地借助国外输入的白银购买力,形成了发达的手工业集群,拥有庞大的工商业人口和精细分工,同时造就了一批工商富商及其政治利益代言人。与此同时,摧毁了明朝原有的主要面向内需的经济结构,让明朝的社会稳定器——自耕农中产阶级大量沦为赤贫。

随着贸易畸形繁荣,江南人口大量集中并膨胀,农业用地变成了桑树、茶叶种植园。富庶的江南,粮食居然不能自给,需要从外地调运。粮食供应的紧张,成为一个致命的定时炸弹。

同样遭遇超级通胀和党争,为什么英国走向工业革命,而大明亡了?

反映江南繁荣状况的仇英版《清明上河图》

白银作为硬通货,挤垮了明朝本身的信用货币——大明宝钞,摧毁了原有的财政体系,明朝不得不全面改用白银作为货币(张居正改革——一条鞭法)。

由于中央失去了发钞权,而江南工商外贸集团除了成为明朝最富有的阶层之外,还相当于拥有了发行货币的权力,实际上取代了中央政府,变成了实质上的中央银行。

东西方的历史在这里终于产生了交叉:中国经历了信用货币崩溃,退回到硬通货时代,金融系统变得脆弱而刚性;而欧洲却从硬通货时代走出,开始以硬通货为准备金发行货币,过渡到信用阶段,金融系统变得富有弹性而坚韧。

对于明朝来说,收了大量不能吃不能喝的白银虽然吃了很大的暗亏,但也不是什么太大问题,毕竟家大业大底子厚。但更要命的是,随之而来的南北政治内斗。

凭借发达的外贸经济,江南地区变成了明朝绝对的经济中心,但是权力中心却因为抵御北方游牧民族的缘故,设置在北京。

这种南北二元政治经济的不平衡,成为明朝国内矛盾的总源头。

北京(京津冀)和江南(长三角)的二元对立,实际上并不是明朝才出现的,而是自安史之乱之后,关中地区的经济和陆上丝绸之路一同衰落后就已经出现,随着宋辽长期对峙不断强化,成为此后困扰中国内部稳定的千年痼疾。直到今天,依然能感受到一定的影响。

元朝虽然实现了政治统一,但二元对立仍然存在,支持元末起义军的钱粮物资大都来自江南。明朝建立后,朱元璋历史性地将大统一政权定都南京,实际上就是看到了江南地区的经济势大难制,然而由于明朝还受到北方游牧民族的威胁,两难权衡之下,最后仍然定都北京。

有明一朝,北京一方面需要江南的财政支持,另一方面又防备江南势力的过分增长,甚至采用了相当冷血残酷的手段,比如编织罪名杀掉首富沈万三,限制江南考生的高考(科举)录取名额,甚至借助明初各种大案株连江南富商,都是服务于这一目的。

然而这一切措施都是然并卵。随着白银贸易的繁荣,江南的经济实力迅速膨胀,占据了明朝经济版图的绝对主导地位,南北矛盾暗流涌动,通过各种形式表现出来。

从下面两张人口分布图中可以看出,从北宋到明朝,经济重心向江南汇聚的趋势。

同样遭遇超级通胀和党争,为什么英国走向工业革命,而大明亡了?

北宋人口分布

同样遭遇超级通胀和党争,为什么英国走向工业革命,而大明亡了?

明朝人口分布

从下面这张明朝人才分布图可以看出,无论怎么封杀,江南人必然会成为最为强大的政治势力,从而左右中央政策的制定和执行。

同样遭遇超级通胀和党争,为什么英国走向工业革命,而大明亡了?

如果工商外贸集团像英国资产阶级一样干脆夺了政权,再抵挡住满清的进攻,中国可能会像英国一样,演变成一个金融集团控制的资本主义国家。

然而,这两件事情他们都没干成,这帮家伙借助代言人东林党斗倒了阉党,逃避自身纳税义务,只想安安静静地躺着挣钱。

天底下哪有光享福不费劲的美事?于是这帮不思进取的富商装逼过度遭雷劈了……

17世纪前半期,拉美、中欧、日本等地的白银生产衰退,导致世界性白银短缺,输入中国的白银跳崖状下跌,翻译成现代语言就是外需跳水。根据Reid(1993)的估计,1620年代中国白银输入平均每年178吨,1630年代平均162吨,1640年代突然下降到89吨。

此时的明朝货币体系已经成为刚性而脆弱的贵金属货币体系,新增货币完全依赖于外贸收入,不再像当年使用信用货币的时候,能够自行发行主权信用货币进行调节,一肚子儒家经典的官吏完全不知道财政和货币政策为何物(这并不是苛求,春秋以及汉唐的官吏就知道如何采用货币和财政政策刺激经济)。明朝也没有如现代一样的银行,富豪们窖藏的大量白银退出流通领域,于是流动性突然枯竭,明朝陷入了严重的货币紧缩。

来源 : 北山浮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