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遭遇超级通胀和党争,为什么英国走向工业革命,而大明亡了?

北山浮生 2019-07-11 浏览:
可以看出,越是大陆文明属性强的经济体,土地资源越多,资产阶级越难在与土地贵族的斗争中取胜。这是因为,保守派的势力随着耕地的面积成正比。反过来,英国海洋商业文明属性强,本来就易于发展工商业和对外贸易,土地贵族势力较弱,又排除了外来势力干涉,于是在迈向资本主义的竞赛中取得先机。
【引言:
五百年前的国际形势,与今天的世界有很大的相似性。当年的英国和大明,很类似今天的中国和美国——如同十六世纪的英国,当今中国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政治方针下,保持国内稳定,大力发展经济,积蓄实力。美国正如当年的大明,围绕着对外贸易,今日美国同样形成了沿海与内陆地区的二元对立,撕裂成针锋相对的两大阵营,两党分别代表沿海和内地两大阵营的利益,内斗不断、寸步不让。
尘封的历史,似乎正以另一种形势,回归人间。】

正文:

英国能够挺过十六世纪的超级通胀,走向工业革命的道路,并不是公知们鼓吹的民主制度立下大功,反而当时英国王权的中央集权起到了关键作用

都铎王朝可以说是自1215年无地王约翰签署“大宪章”之后,英国中央集权的高峰,而亨利八世及其女儿伊丽莎白统治时期,又是高峰中的顶点。

宗教改革由亨利八世迎娶安妮·博林而起,因此他不能自扇耳光彻底否定新教;但是由于经济形势逆转,他也不能支持新教彻底打击天主教;出于稳定统治的需要,国王选择了一条中间路线——新教与天主教相互妥协糅合的英国国教。

这条路线之所以能走通,是因为英国自爱德华三世后期开启的长达一百年的超级乱世,使得保持政治稳定成为英国上下的一致共识。

用今天的话说,“稳定压倒一切”成为英国头号政治正确,既要“防止极右,也警惕极左”。谁敢做出有损国家稳定的事,谁就是与英国为敌,就犯了叛国罪,拖出去砍了其他人也不能说出什么。

国王以维稳为大义,对于两党的激进分子都严惩不贷,因此两党斗争只能保持在有限烈度内,谁也不能越雷池一步。

亨利八世之后的爱德华六世和玛丽一世时期,两党都曾短暂得势,并造成社会剧烈动荡。

在随后的伊丽莎白一世的时代,通货膨胀仍然没有好转,相当于不断地向英国这口天主教和新教斗争的大锅里添柴。伊丽莎白一世在其统治的44年间,延续其父亨利八世的高压政策压制两党的斗争,甚至变本加厉,君主权威达到英国历史的顶峰。在女王统治的后期,甚至出现议员一句话没说对而下狱的情形。

同样遭遇超级通胀和党争,为什么英国走向工业革命,而大明亡了?

伊丽莎白一世

(伊丽莎白的姐姐玛丽是著名的“血腥玛丽”,

其实,被称为“黄金时代”的伊丽莎白统治时期,血腥程度更胜其姐)

下面简单列举一下从亨利八世到伊丽莎白一世时期颁布(在伊丽莎白一世时期仍然有效)的部分叛国罪的规定:

1534年规定,诽谤国王与安妮·博林婚姻及其后代继位权,企图伤害国王及王后圣体、损害国王尊严、污蔑国王是异教徒、暴君、篡位者、蓄意剥夺国王的军队控制权,均为叛国罪;

1536年规定,凡拒绝放弃教皇至上原则,拒绝宣誓承认国王至尊地位者,不论是教会人士还是世俗官员,均以叛国罪论处;未经国王同意私自与国王的姐妹、姑姨、侄女结婚者,都属叛国罪;

1543年规定,所有神职人员和国家官员都必须按规定的誓言进行宣誓,凡拒绝宣誓或批评该法案者均以叛国罪论处;(以上为亨利八世时期)

1552年规定,口头或文字形式攻击国王(女王)及其配偶者,祈求上帝缩短国王(女王)寿命者,均为叛国罪,1555年又把上述内容重申了一次;(这两次分别为爱德华六世和玛丽一世时期)

1559年规定,发表旨在推翻或废黜女王的言论,或对女王发动战争、或否认女王有合法继位权者,均为叛国罪;

1570年规定,怂恿外国人入侵英国,对确定女王继位权之法规提出异议,私自接受教皇敕令者,均为叛国罪;

1572年规定,企图夺取女王武装力量,或包庇营救叛国罪犯者,均为叛国罪;

1581年规定,企图促使女王之臣民与罗马和解者,均为叛国罪。

对于叛国罪嫌疑犯,在定罪之前即作为“国民公敌”看待。审判中,只需根据一个证人的证词(普通犯罪至少需要两名证人)即可定罪,而且被告不允许了解起诉书内容和证人名字,不允许自我辩护或反诘证人,有时甚至禁止使用陪审团。国王可以在任何法庭上随时审判叛国罪犯。对叛国罪的刑罚也格外残酷,轻者没收财产,剥夺后代继承权,重则绞死、肢解、剖腹、挖出内脏等。

可以看出,生活在伊丽莎白一世年代的英国可得万分小心,说错一句话被别人听到并举报,动辄有犯叛国罪掉脑袋的危险。

清朝文字狱的残酷中国人不会陌生,伊丽莎白时期的文字狱也是不遑多让。伊丽莎白自己所写的一首十四行诗,字里行间透露出森森杀气:

海外的流亡之徒不得停靠我的码头,

我国的山川容不得妖言惑众之辈,让他们另觅高就,

我的锈剑沉睡之后将锋芒初试,

砍下那些妄图有变、谰言明日得幸者的头。

虽然女王的统治极为严酷,但是,伊丽莎白的高压政策保持了英国历史上超长的国家稳定,经济得到了迅速发展,相对于同时期欧洲大陆上因为宗教纷争流血不断,更显得难能可贵。

英国人虽然生活在高压政策下,没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但是仍然觉得自己十分幸福,对伊丽莎白女王的歌功颂德溜须拍马之声不绝于耳,著名英国文豪莎士比亚就是其中一个大马屁精。

来源 : 北山浮生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