邋遢道人:谁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修订版)

邋遢道人 2019-07-09 浏览:
中共是一批有信仰的人组成的,而且都年轻。以贫道看,抗战中那些人功劳最大呢?应该是在前线以自己的勇敢和牺牲来宣传群众,教育群众,动员群众的共产党员们。这群年轻人无论男女视死如归前赴后继,他们无论是扛枪的还是唱歌的,一起成为支撑中国抗战的顶梁柱。这个本钱只有八路军有,国军没有。

邋遢道人:谁能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修订版)

这些年来,关于国共两党在抗日战争中的地位和作用这个题目又热起来,不仅网上争论,还有一些专著论述。由于这个题目起着提纲挈领作用,致使评价抗战期间的一些具体事件时更是越说越说不到一起,围观者往往会觉得双方观点都太绝对了。

贫道就这个问题也谈一些看法。

八十年代开始正面介绍国民党抗战情况,很多人说:

【“以前只知道共产党抗战,国民党不抗战。现在才知道国民党不仅抗战,而且打得比八路军还勇猛”;“国军抗日是‘正面战场’,是主力军领导力量,八路军只会在敌后骚扰日军”。】

以至于有“八路军抗战总计打死几百个日本人”的说法,当然这是烫当年国民党那套“八路军游而不击”,“三分作战七分发展”剩饭。

持这种看法的人要么年轻,要么忘性比较大。其实共产党从来没有“国民党不抗战”的提法。标准说法是国民党“消极抗战,积极反共”。当然,解放后大陆没有一部反映“正面战场”的作品,从小看的除了《沙家浜》就是《地道战》,国民党的形象就是刁德一胡传魁。但大陆毕竟八十年代就放映了《血战台儿庄》,台湾至今没有一部反映八路军抗战的作品。

国共在抗战中究竟谁优谁劣谁主谁次,争论起来似乎没有个标准。用谁牺牲的军人多肯定不行,用谁消灭的日伪军多来衡量也不合适,这大概是大家说不到一起的根本原因。

贫道这里尝试提出一个标准,就是“谁能把日本赶出中国”。

虽然大家都知道,日本最终主要是被苏美两国军队打败的,国共两军没起到关键作用,这似乎让贫道的这个指标无从说起。但是贫道以为,实际战争结局并不影响对“谁能够”这个问题进行探讨。我们可以假定日军没有袭击珍珠岛,美军始终没参战;或者苏美两军也没直接对日作战,而是用“代理人战争”方式物资支援了国军,在基本依靠中国国内力量情况下,探讨谁的资源和方法有可能把日本赶出去。由于国共双方在八年抗战中的各自拥有的战争资源和选择的战略战术都展现得很清楚,因此进行这样的分析是有意义的。

贫道认为:中共拥有的战争资源和选择的战略战术能够把日本人赶出中国,国民党拥有的战争资源尤其是战略战术是没有可能把日本人赶回老家的。贫道从下面几个角度做些分析。

(一)哪里是正面战场

前面说到,共产党说国军在抗战中是“正面战场”,八路军是“敌后战场”。从实际情况看,确实是国军打了大大小小全部会战,牺牲的军人最多,也许打死的日军也更多(包括缅甸战场),应该国军是抗战的主力,或者是国军主导了抗战。

这个分析是以一次战役中,从部队在“战线”的位置划分任务的。双方军队正面对峙,在战线一边与敌军直接对峙的部队叫“正面”,绕到敌后进行袭扰的叫“敌后”。分析一场战役这样说没错,但对一场战争尤其是两国之间战争来讲来说就不周延。

两国之间的战争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不以征服对方为目的,如边境冲突、军事干预别国内政;用武力迫使别国赔款、割让主权等;另外一种是征服性质的战争,包括直接吞并或占领后间接实现统治是一种。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以征服统治为目的和不包含这一目的的战争从战争双方的作战目的到作战样式都有非常大的差别。抗日战争是中日两国之间一次生死较量,因此先要搞清楚属于哪一种。

两国间战争一方(或双方)不以征服对方为目的,而是打赢对方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利益,作战基本样式是“会战”(双方主力决战)。但是,试图武力吞并或通过傀儡统治另一国(全部或部分国土)的战争就要分两个阶段和作战样式。第一阶段是“会战”(消灭对方主力),第二部分是“治安战”(镇压占领地的反抗)。因为只有实现对占领地的完全统治才算达成战争目的。

抗日战争属于什么战争呢?当然属于后面一种。虽然现在资料显示日本并不是按照一套事先预定的战略步骤实施了侵华战争,但日本通过战争吞并中国国土(应该不是全部)的目标始终是清晰的。我们现在说是日本的侵华战争,那是日本没打赢。其实这本是一场灭国之战。如果日本能成功的将华北和华东达到“满洲国”治理水平,除了蒋介石投降,结局肯定是吞并整个中国。

从这个角度看,八年抗战,第一年是会战阶段,后面七年都是治安战(“治安战”是单方,可以叫“治安攻防战”或者“治安-反治安战”)。

南京会战结束,日军已经占领华北华东最发达地区,继续用会战方式吃掉国军全部主力风险很大。因此,1938年2月16日(七七事变后7个月)日本大本营就制订“不再扩大战争范围”的方针。此后的武汉会战是为了深入中部腹地,威逼蒋介石投降以结束对华战争。1939年4月《汪平(沼)协定》达成,汪伪政府建都南京。此后日军对鄂西和湘中的进攻,以及威逼英法切断滇越、滇缅交通,都是为了迫降。这样,起码武汉会战是两种作战样式的分水岭。

来源 : 邋遢道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邋遢道人
邋遢道人
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