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说过:五星红旗上染着朝鲜烈士的鲜血

李克勤 2019-06-23 浏览:
了解了历史,对于中朝两党两军和两国人民的友谊、合作与互助,就自然想得通了。搞历史虚无主义的人前些年通过网络媒体,除了大肆捏造各种莫须有的罪名,污蔑、诋毁、谩骂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之外,也用同样的手法对待毛主席的战友、朝鲜人民的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

李克勤题记: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危害极大,影响极坏。就拿中朝关系来说吧,很多人至今还以为毛主席领导抗美援朝运动,似乎是中国单向的支援朝鲜人民的解放事业,好像中国吃了亏,朝鲜站了便宜。这是极其片面的认识。要知道,解放战争时期,朝鲜同志给了我们许许多多的帮助,再往前说,抗日战争时期,金日成和一大批朝鲜同志也在中国从事打击日本鬼子的斗争,并且卓有成效。因此,毛主席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红旗上染着朝鲜烈士的鲜血。

毛主席说过:五星红旗上染着朝鲜烈士的鲜血

我们对毛主席的了解要多一些,我们还需要多了解朝鲜人民的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

(一)金日成是著名的抗联英雄杨靖宇的亲密战友

毛主席说过:五星红旗上染着朝鲜烈士的鲜血

两位抗日英雄:杨靖宇和金日成

金日成原名金成柱,1912年4月15日在朝鲜平壤附近的万景台出生,在吉林省抚松县第一小学上学,其后进入吉林市毓文中学。

少年时代的金日成就立下了不光复祖国誓不回还的志向,积极进行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和反动军阀的斗争。他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抗日游击队,1934年3月建立朝鲜人民革命军,加入“东北抗日联军”。朝鲜人民革命军被编为第二军,据悉人数最多只有500多人。这支军队执行两项任务:一是为朝鲜独立而战斗;二是在国际主义的旗帜下支援中国人民的民族解放斗争

1937年6月4日,金日成指挥抗联第6师80余名战士攻打朝鲜境内普天堡的日军守备队,先切断了电话线后攻击了驻在所。从远处开始用机枪扫射进攻,被枪声吓倒的警察们都躲了起来。

1938年,金日成任东北抗日联军第1路军(总指挥杨靖宇,政委魏拯民)第二军(兵力相当于一个营)指挥,在此期间他取名为金一星,后改为金日成。

金日成率领的部队是朝鲜人民革命军主力部队,他们根据朝中抗日联合军的性质,在中国东北地区活动就称为东北抗日联军,到朝鲜人多的地方或到朝鲜则根据情况把名称换为朝鲜人民革命军进行活动,从而在所到之处都能在朝中两国人民的爱护中生活和斗争。

金日成游击队以朝鲜族聚居的东满为根据地,多次粉碎日伪军的“讨伐”,又联合中国的救国军部队围攻东宁、罗子沟等城镇,还两次远征北满,与平南洋(李荆璞)游击队、周保中的五军和李延禄的四军协同作战,声名大震。

“金日成将军”这一敬称就这样产生并传播开来。

1938年11月25日,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杨靖宇与二军六师师长金日成在吉林省濛江县实现了历史性的会晤。

毛主席说过:五星红旗上染着朝鲜烈士的鲜血

金日成(前左四)与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第二方面军指挥部指战员摄于1939年

金日成回忆录《与世纪同行》第7卷第19章《力挽狂澜》第6节《与杨靖宇会晤》有这样的记载:

【1938年秋天,在南牌子举行朝鲜人民革命军和东北抗日联军军政干部会议时,我初次和杨靖宇见了面。南牌子是一个具有深远意义的地方。
濛江县有一片原始地带,人们管它叫牌子。
牌子的特点是树木茂盛,泥沼特别多。
牌子树林地带按方向不同分为东牌子、西牌子和南牌子。1937年冬天,我们进行军政学习的地方是东牌子附近。同杨靖宇等东北抗日联军干部一道召开重要会议,讨论清除热河远征后果问题的地方,是南牌子。南牌子这个地方地势险恶,到处都有眨眼间就把人和马吞噬掉的泥沼,部队隐秘地集结起来举行会议,是再好不过的地方。南牌子会议又名濛江会议,是因为南牌子在濛江县境内。
要扭转革命面临的困难局面,就要及时制定对付敌人攻势的新战术,并采取措施清除左倾冒险主义招致的后果。为此,朝鲜人民革命军和抗日联军第一军各部队,决定在南牌子搞一次聚会。
那时,我急切地等待杨靖宇的到来,因为他的部队在热河远征中遭受了最严重的损失,而且他来濛江的路途又非常艰难。杨靖宇也是相逢心切的。
我们先派了一批人去接杨靖宇的部队,还为他们充分准备了食宿条件和供他们换用的衣被。
这是困难时候的相逢,我和杨靖宇都格外激动。
杨靖宇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眼就吸引了我。
人值千金,眼值八百。我一看杨靖宇的眼睛,就知道他是一个忠厚而热情的好汉。
我们烤着篝火交谈。他烤暖了身子,突然谈起第一军里的朝鲜同志。他说,第一军里有许多朝鲜人,都是有名的战将。可是他们没能都来。他一再痛心地说,失去了许多好同志。
他为失去那些朝鲜同志那样难过,使我不得不反过来安慰他了。
谈完了话,我就把杨靖宇一行领到宿营地去。第一军战友们看到井然有序的帐篷,都惊叹不已。他们不敢相信这是为他们搭好的帐篷。
当我把杨靖宇领到为第一军干部准备的指挥部帐篷时,他很激动地说,我早就听说金司令的部队好客,但做梦也没想到在这么个山沟里会受到这样的款待,特别是这个冬天是多么严峻的冬天啊。他这样说着,却不肯跨进去。我劝他快进帐篷,好解解几个月的疲劳,晚上再好好睡一觉。他说,那怎么行,还没有向贵部战友们打招呼,怎么能先想到休息哪。我听了心里想,确是一个不同一般的人。以前,也有许多友邻部队的客人来过,但像杨靖宇这样,还没有卸下行装就先要向我部人员打招呼的人,却是很少见的。
来源 : 济学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克勤
李克勤
专栏学者,湖北工业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教师,毛泽东文化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