淞沪会战再思考:常凯申从未放弃与日本媾和的想法

胡新民 2019-06-23 浏览:
蒋介石的一段意味深长的话:“同意日本的要求,中国政府会被舆论的浪潮冲倒,中国会发生革命。”“假如同意日本采取的政策,中国政府倒了,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中国共产党将会在中国占优势,但是,这就意味着日本不可能与中国议和,因为共产党是从来不投降的。”由此可见,“中国人民之情绪已达沸点,不能抗日之政府,决不能继续当政。”作为掌握全国政权的国民政府,最好的选择只能是坚持抗战。不过,此后蒋介石并没有放弃过与日本媾和的想法,甚至在英、美、苏先后卷入二战,并逐步掌握了战场主动权以后。“在1943年10月的同一周里,重庆政府并非只在‘靠不住的盟友’一边下赌注,也与南京汪伪政权保持联系”。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淞沪会战再思考:常凯申从未放弃与日本媾和的想法

淞沪会战,又称作“‘八一三’淞沪战役”,是中国抗日战争历史上一场震撼中外的重大战役。会战历时三个月,从1937年8月13日至11月12日。其间国民党军队先后投入70万左右的兵力,日本军队亦陆续增兵至30万左右。尽管淞沪会战以上海失陷而告结束,但国民党军队在民族大义鼓舞下的顽强战斗,给了日本军国主义以一定的打击,挫败了日本军国主义者骄横的侵略气焰。

虹桥机场事件有一定的偶然性

1937年8月14日,南京国民政府发表了自卫抗战声明书。该声明称:

【“中国为日本无止境之侵略所逼迫,兹已不得不施行自卫,抵抗暴力。”
“当此华北战祸蔓延猖獗之际,中国政府以上海为东方重要都会,中外商业及其他各种利益,深当顾及,屡命上海市当局及保安队加意维持,以避免任何不祥事件之发生。乃八月九日傍晚,日军官兵竟企图侵入我虹桥军用飞机场,不服警戒法令之制止,乃至发生事故,死中国保安队守卫机场之卫兵一名,日本官兵二名。上海市当局于事件发生后,立即提议以外交途径公平解决;而日本者竟派遣大批战舰、陆军以及其他武装队伍来沪,并提出种种要求,以图解除或减少中国自卫力量。日本空军并在上海、杭州、宁波以及其他苏浙沿海口岸,任意飞行威胁,其为军事发动,已无疑义。迨至昨日(十三)日以来,日军竟向我上海市中心区发动猛烈进攻,此等行动,与卢沟桥事件发生以后向河北运输大批军队,均为日本实施其传统的侵略政策整个之计划,实显而易见者也。”】

在后来的大部分史书中,提到“‘八一三’淞沪战役”(下称“淞沪战役”),一般都会提到虹桥机场事件;而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描述,一般都会以该声明的中的内容为基础。

但据当事人之一,时任上海市公安局浦淞警察所所长的董昆吾回忆,其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日方两军人于1937年8月9日下午驾车闯向虹桥机场的大门。哨兵向空中鸣枪示警后,日军驾车沿机场东面的铁丝网向北行驶。后都被身着上海保安队服装的国民党部队独二旅(一称该部番号为独二十旅)士兵击毙在警戒线内。由于此事件发生在董昆吾辖区内,董昆吾带领警员在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据董昆吾回忆,事件发生后,淞沪警备司令杨虎即提出将警备司令部中的一名待决死囚调出,将他换上保安队的服装,打上绑腿,拉到机场东面的铁丝网内击毙,以为对这一事件的交涉有站脚地步。

董昆吾在和日方人员交涉时说:

【“起初是这辆汽车意图冲进飞机场大门,不听守兵拦阻,并先向场内守兵开枪,击毙我方守兵一名,场内守兵为自卫计才向汽车开枪”等。

当晚10时,上海市长俞鸿钧为此事亲赴日本驻沪总领馆交涉。俞鸿钧表示,对虹桥不幸事件殊深遗憾,盼日方力持镇静,尽力勿使扩大,循外交途径以谋圆满解决。日方同意将该案交由外交途径解决。第二天,中日双方就该事件展开调查。俞鸿钧除派人调查、搜集证据外,还详电中央报告与日方商谈经过。外交部训令以外交方式解决,避免扩大。日方也派员调查,海军武官并将肇始经过电海军省报告,请求善后办法。同日,日本海军省与军令部开联席会议,协商对策。

事件的激化出现在应日方要求的验尸环节上。据董昆吾回忆,事发当晚日军军医曾在现场验尸并质疑。1947年5月在国统区出版的《中国抗战画史》,收集了抗战期间的新闻图片和报道资料。其中有两副图片分别显示了中日双方人员在夜晚和白天到出事地点调查的情形。其说明文字为:

【“民国二十六年八月九日傍晚,上海日海军陆战队大山勇夫中尉与水兵斋藤要藏驾汽车经徐家汇至虹桥,欲冲入虹桥机场,击毙卫兵;布防该处之保安队乃开枪射击,将日官兵击毙,形成所谓虹桥事件。图为双方至出事地点调查的情形。”】

当年的《大公报》记者杨纪采访过虹桥机场事件,他有这样的回忆:

【“我赶到真如(沪西地名)的法医研究所时,已经有两个日本海军陆战队的军官和两个穿西装的日本人站在解剖室里。手术台上躺着一具尸体,背部有两个小洞,显然是手枪一类的兵器打的。法医们每当工作告一段落时,四个日本人不约而同地总是摇摇头,表示很不相信的样子。一是死尸手臂上有被绳索捆绑的痕迹;二是此人是被驳壳枪打死的,而两名日本军人使用的都是小口径勃朗宁手枪;三是此人蓬头垢面,指甲过长,不像是军人……。”】

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中方人员替身问题,时任国民党参战部队之一的第九集团军的作战科长史说,在其回忆中也有类似董昆吾回忆的内容。还有值得一提的是,事件发生后,张治中立刻在其苏州的住所召见独二旅副旅长杨文瑔,要杨文瑔亲自到上海调查事件真相。经杨文瑔10日上午实地调查核实,发现了淞沪警备司令部制造替身,其结果弄巧成拙,反被日本人和其他国家参与调查的人员看出了破绽的事实。杨文瑔认为:此事件的发生有偶然性,属于突发事件,并非中日两国蓄意而为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新民
胡新民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