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昌明:论钱学森与陈寅恪的区别——兼谈评判历史人物的标尺

钱昌明 2019-06-19 浏览:
把一个为在历经百年苦难“站立起来”的新中国服务、并作出巨大贡献的“人民科学家”钱学森,贬斥为“丧家之犬”;反把一个对留恋旧剥削制度,不愿跟随时代前进的陈寅恪奉为今天的“文化偶像”、“民族魂”,如此评价历史人物公正吗?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钱昌明:论钱学森与陈寅恪的区别——兼谈评判历史人物的标尺

钱学森、陈寅恪,同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两位名人。一位是科学家,一位是人文学家,都是负有盛名的“大知识分子”。

钱学森虽小陈寅恪21岁,两人经历颇多相似之处:同是民国知识分子;同有出洋留学的背景;同是学成回国的爱国者;同都最终工作、生活在社会主义新中国。两者的最大共同点就是:都是爱国者。

前者,1950年因要求返回祖国,遭受美国政府的政治迫害,历经长达五年的软禁、折磨而不屈,1955年终于在毛主席、周总理的关怀下,用12名被俘美军飞行员换回;后者,1942年在日本军国主义占领香港时期,毅然拒绝日本当局高薪聘请、不接受要他办东方文学院的委任,顶住要他当汉奸的压力,后进入内地,再成为清华大学教授、中央研究院院士。一句话,在外敌面前,两位都表现了作为大写“中国人”的崇高民族气节。

1948年12月,蒋介石集团决定逃往台湾,搞了一个“抢救学人”的活动,派专机把陈寅恪等人接到了南京,后再转广州;最后,陈终于拒绝国民党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傅斯年要他去台湾或香港的安排,留在了大陆,任教广州岭南大学。后岭南大学合并于中山大学,终身为中山大学教授。1969年10月病逝于心力衰竭,享年79岁。

党和政府尊重陈寅恪这位爱国学者,一直把他作为统战对象加以善待。陈先后被聘为中国科学院社会科学部委员、中国文史馆副馆长、第三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等职。中央有关领导人陈毅、陶铸、周扬、胡乔木等,都先后去看望过他。1957年省委书记陶铸还亲自关心他的眼疾治疗,为他配了助手。他的右腿骨折,又给他派专职护士轮班照顾。胡乔木还关心过他著作的出版。

终陈寅恪一生,一直从事高校文史教学与研究,先后发表著述十余种。主要的有《隋唐制度渊源论稿》、《唐代政治史述论稿》、《元白诗笺证稿》,以及《塞柳堂集》、《金明馆丛稿》,总计二百余万字。估计由于健康原因,他在1949年以后的著述,仅只《论再生缘》与《柳如是别传》两本。

钱学森回国后,一直从事国防科研工作。他领导研制我国的“两弹一星”工程,为发展国防工业和科学技术,为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作出了卓越贡献,成为享誉海内外的杰出科学家和中国航天事业的奠基人。

评论人物,无疑应以业绩、贡献论英雄,而不是靠“胡吹”的虚名。

平心而论,钱、陈二人,陈寅恪的著名度远不能与钱学森相比。钱学森是我国火箭、导弹之父,他的成就尽人皆知,自不必赘述。而陈寅恪,即使是在史学界,不过是一位“老教授”而已,尤其不为年轻一代学人所熟悉。为什么?因为史学界多以学术著述论高下。随便举几个历史学家,哪一个的成就不在陈寅恪之上?仅举与其同时代的几个:

郭沫若研究中国古代史有甲骨文方面的专长,有《青铜时代》,有《十批判书》,有《中国史稿》等大量著述;范文澜有《中国近代史》、《中国通史简编》等专著;翦伯赞也有《中国史纲要》《中国古代史教学参考资料》《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戊戌变法》等著述┄┄。

反观作为历史学家的陈寅恪,没有写过通史,也没有写过断代史,其《隋唐制度渊源论稿》与《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不过是其长年授课讲稿,充其量不过是个“专题史”,基本上是史料堆积。特别是在1949年以后,他仅写了一部书评《论再生缘》(系文学评论著作,同史学根本挨不上边);另外,为妓女立了一个传《柳如是别传》,仅此而已。(且是在助手们的帮助下完成的!)即使是他的三本最主要的历史学术著作——“唐史三书”(《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唐代政治史述论稿》、《元白诗笺证稿》),亦非什么史学界公认高质量的“权威”著作。仅被同校另一位隋唐史专家岑仲勉(岑长陈四岁,1948年起同为中山大学历史系教授,1961年病逝。岑氏留下《隋唐史》等专著达19种,论文200篇,共计近1000多万字,堪称“著作等身”!)提出的质疑、商榷之处就达七、八十处之多!

笔者在此丝毫没有贬陈之意,仅是秉笔直书罢了。事实上,对钱、陈两位爱国者,笔者与所有同胞一样,都是予以高度认同与尊重的。

可是,从上世纪90年代起,精英们突然刮起了一股“风”:大捧历史学家陈寅恪;痛贬人民科学家钱学森。

对陈寅恪,各路精英(大多不是历史学者)可谓好评如潮:“空前绝后的国学大师”、“一代宗师”,“清华四大哲人”之一、“全中国最博学之人”、“一座丰碑”,是“中国现代最负盛名的集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诗人于一身的百年难见的人物”,也有称其为“近三百年来一人”,更有称颂为“五百年才出一个的”学术领域“大人物”(岳南:《陈寅恪与傅斯年》);高度赞扬陈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吹捧他是传承中华文化“真正的知识分子”、中华“民族魂”;“黑暗大陆上自由主义的先行者”,一句话,陈寅恪已成了右派们顶礼膜拜、纯金足赤,最具高尚道德、人品、气节的“完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钱昌明
钱昌明
上海退休历史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