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战役大复盘:“无尽民力,为匪所用”?

双石 2019-06-10 浏览:
战役期间,作战部队时常处于无预示或预示时间很短的高度机动之中,汽车就那么两百多辆,战役打响时火车还只能通到兖州,以人力畜力为主的供应队伍要保证时时处处跟得上,供得足,其组织难度之大,今天的在沙龙里坐而论战的人们是很难想像的!战役中,部队不停的机动,运输队伍就得不停的重新布局,当然也不停的机动。一大批“粮草官”们,也没有如诸多战将们那样,多年之后仍被置于聚光灯下,以致于他们在这场南线大决战中无论如何也不能无视或忽视的功劳苦劳,迄今也难得被人称道。但是,要是没有他们,这次决战的胜利是完全不能想象的!他们没在第一线指挥血肉相搏的战斗,但却时时得把神经蹦得紧紧的!运送补给强调和要求的是主动性、预见性,同时还得时时督促着招呼各方诸侯组织运力把弹药、粮草运送到位,直至零公里。“部队打向前,小车推向前”,那可是说说容易做来难。像千军万马奔徐西去撵杜聿明那样的突发情况,部队撵上去了,粮食却很难及时跟上去。那么“粮草官”们就得一边重新调整部署组织运力,一边还得想办法协助部队先就地筹粮渡过难关。

淮海战役大复盘:“无尽民力,为匪所用”?

支前民工——颠覆战场力量天平的大秤砣

笔者在写作本书时,曾经想就陈毅所言的“小车推出的胜利”写几句话。

——讨论淮海战役,这是不能不提及的一大奇观。

然而,当笔者找来相关史料作功课时,却发现自己对自己还是过于自信了:这个格局,这个内容,实在是太宏大太浩瀚太复杂太丰富,远比战场上的运筹帷幄血肉相搏更为精彩更有张力,其深厚凝重的内涵和魅力,绝非笔者一支浅陋之笔所能承载所能传递,非得花大功夫整出一本厚重的大部头,才能勉为其难地说道清楚明白!

不过笔者还是勉强找了个自我安慰的理由:这个不能全怪笔者这个后生,因为就连当年的中央军委,也没有预估到会整出这么大一个格局来——在淮海战役决战方针确立后,中央军委在成立淮海前线总前委的同一份电报中,对这次南线决战的规模、时间曾作出过一个预估,并要求总前委会同有关战略区域领导机关“统筹解决”:

【中原华东两军必须准备在现地区作战三个月至五个月(包括休整时间在内),吃饭的人数连同俘虏在内,将达八十万人左右,必须由你们会同华东局,苏北工委,中原局,豫皖苏分局,冀鲁豫区党委统筹解决。】

就当时来看,这个规模已属空前!

然而跟这场大决战的实际进程来看,还是显得过于保守,或曰不足。

从时间来看,这次决战的时间区间是65天——两个多月。

从“吃饭的人数连同俘虏在内”来看,远不止“80万”,而是翻了倍——还没加零头。

华东野战军歼灭黄百韬兵团后,战役进入第二阶段,战场重心南移及西移,情况即已超出中央军委战前预计——据时任华东野战军副参谋长兼后勤司令员的刘瑞龙日记记载:

【战役第二阶段,中野及华野全军进入豫皖苏二分区,战场吃粮人数约计百二十万人,中野主力及地方部队二十万人,随军民工五万人,后方临时转运民工十五万人。华野本身、新兵及俘虏共五十万,随军民工二十万,后方转运民工二十万,马匹四万抵十万人消耗,再加十万人预借粮共一百四十万人。】

到了在战役第三阶段围歼杜聿明集团时,这个数字就已经“翻倍”:

【淮海战役第三阶段围歼杜、邱、李兵团时,仅萧(县)、永(城)地区前方参战人员一百五十余万,每日需粮三百九十五万斤。】

1951年2月11日,时任华东军区司令员的陈毅与时任军事学院院长的刘伯承一起,在南京军事学院第二会议上会见了专程来访的苏联驻华大使尤金,当时任第三野战军参谋处长的王德向尤金介绍了淮海战役的情况后,陈毅概括向尤金说明了淮海战役胜利的原因:

【一是敌人战略判断错误,认为我们没有力量,不会集中兵力同他决战。二是我们战役战术分批分割歼敌,主要靠夜战近战,发挥我们的长处。三是庞大深厚的民力支援,实际上形成了300万对80万,充分发挥了人民战争的威力。四是战役进程很艰苦,好比钝刀切脖颈,不能一下子把敌人歼灭。战斗中靠战士们勇敢、献身精神和天才来完成战略战役的正确决定。五是发挥了政治攻势的作用,战役中敌军内部有5个师起义,1个师投诚。在俘虏政策方面,实行原则性与灵活性(策略性)相结合,对敌人实行分化。总之,这是毛主席军事思想成功的范例。毛主席把中国旧军事思想、西欧的资产阶级军事思想和苏联的军事思想加以综合研究,根据中国革命特点、中国情况来正确实施。这也是经过长期的“左”右两条路线斗争的经验总结。】

陈毅当时所言的“300万对80万”,指的是加入了人民支前力量后的参战人员估量数字。因为当时涉及几大战略区的支前力量还没有完整完备的汇总统计,所以这个估计仍然失之“保守”。

直到数十年后,才有了经过分类的且相对完备和准确的统计数字汇总:

【民工约543万人,其中:
随军常备民工22万人(随军服务两三个月以上)
二线转运民工130万人(一般服务30天以上)
后方临时民工391万人(一般服务10天左右)
担架30.5万副
大小车88.1万辆
挑子5.5万副
牲畜76.7万头(未含冀鲁豫行政区)
船8539只
汽车257辆(含征用的商用汽车)
粮食一共筹运96000万斤
其中:前方实用43476万斤】

这个“支前力量”是个很巨大很令人咋舌的存在,而且这些推着小车、扛着挑子、抬着担架的“伕子”们,是不需要部队看着押着的——这与国民党军迥然不同,这些“支前力量”甚至还承担了部分的战场勤务,如构筑工事、看守仓库、押送俘虏及打扫战场等等。这些“支前力量”中还有一批“带枪的民工”——民兵,当时称作“子弟兵团”。史载:在战役期间,仅山东地区即动员了民兵二万二千一百五十八人,并组成十七个子弟兵团,支援部队作战。

来源 : 双石茶社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双石
双石
著名军战史研究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