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运动是救亡压倒启蒙了吗?

胡懋仁 2019-05-13 浏览:
中国也想学西方,可是毛主席说,西方人是先生,中国人是学生,但是先生总是欺负学生,根本不允许中国走西方资本主义的道路。而且中国国内还有盘踞着权力中心的封建势力,也不允许中国搞什么维新变法。于是谭嗣同等人被送到菜市口砍了头。这一条启蒙之路还是没有能够走得通。中国不是没有接受过启蒙教育,可是这样的启蒙教育最终却把中国逼上了绝路。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就是被逼上梁山。中国人民没有活路了,不上梁山还能怎么办?只有革命才能给中国带来活路,不革命就只有死路一条。那位认为中国是革命和救亡取代了启蒙,压倒了启蒙,因而认为这给中国带来了很大遗憾的学者,他并不是不了解这一段历史。可是他为什么还是那么向往和憧憬所谓西方的启蒙。这进而到底是什么意思?

五四运动是救亡压倒启蒙了吗?

若干年前,有位著名学者提出这样一种观点,他的观点是说,我们在进行民主革命的时候,本来是应该接受启蒙教育的。但是,因为救亡的任务更紧迫,所以我们没有来得及做接受启蒙这件事。由于缺少接受启蒙这一课,所以我们在价值观方面还存在着缺陷和偏差。这种以救亡压倒启蒙的观点,在当时很是受到一些人的追捧。在他们看来,中国没有接受启蒙而去干了革命,去实现救亡,实在是一件让人遗憾的事。

当然,这位学者也不傻,他没有正面指责革命和救亡,他没有说我们不应该进行革命和救亡,而应该去接受启蒙。他只是要表达,当时的革命和救亡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只是如果我们更为积极主动地接受启蒙,可能今天的中国就会更好一些。

接受启蒙,是接受什么样的启蒙?按照现时一些学者的观点,接受的应该是资产阶级自由、民主、平等、博爱、人权等方面的启蒙。这就是说,我们应该完整而全面地接受西方资产阶级的这一套价值观,那我们才能算是进入了现代化的行列。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在革命和救亡之前,难道真的没有接受过西方资产阶级的启蒙吗?

我们所接触的启蒙是西方帝国主义强加给我们的。特别是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中国被迫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件,割地赔款,遭受极大的损失和侮辱。这时,我们接受的启蒙是我们必须要像西方列强那样,得有洋枪洋炮。没有洋枪洋炮,我们就干不过人家。可能我们那些学者认为,这算什么启蒙?我认为这确实应该算是一种启蒙。这就是中国应该搞工业化的启蒙。而这个启蒙带来的结果就是洋务运动。

可能我们的那些学者认为,这只是最表面最肤浅的启蒙,而不是观念与世界观方面的启蒙。确实如此。我们那时买来的洋枪洋炮没有能让中国进一步富强,甚至我们连日本侵略中国与朝鲜而发动的甲午战争,都没有打得过而遭到了惨重的失败,又是割地赔款。那么在这样的悲剧下,我们接受的启蒙就是我们得学习日本,搞一次类似明治维新的改革与变法。这算不算又一次启蒙?我以为也是算的。因为明治维新搞的是让日本脱亚入欧,把欧洲的那一套全部搬过来,无论是工业化还是教育,都完全学习西方列强。

中国也想学,可是毛主席说,西方人是先生,中国人是学生,但是先生总是欺负学生,根本不允许中国走西方资本主义的道路。而且中国国内还有盘踞着权力中心的封建势力,也不允许中国搞什么维新变法。于是谭嗣同等人被送到菜市口砍了头。这一条启蒙之路还是没有能够走得通。

孙中山要学美国独立战争,学法国大革命,也要在中国革清政府的命。这回还不错,清政府被推翻了,建立了学习西方资产阶级共和国形式的中华民国。这一回接受的启蒙教育可真的不算少,学到了很多东西。中华民国有了国会,有了总统,有了多党制。有民主了吗?表面上看,也是有的。三百多个政党都成立了起来,还不算有民主?总统可以在国会选举产生,还不算有民主?各家报纸纷纷创刊发行,还不算有民主?

有了这些民主的形式,中国就变成为如同西方列强一样的国家了吗?中国就会由此发展起来了吗?中国就真的走上独立自由的道路上了吗?好像没有吧。帝国主义列强仍然是各路军阀背后的靠山,他们在中国仍然有着各种特权。他们仍然在中国横行霸道,颐指气使。一个巴黎和会,就把中国的资产阶级共和国打回了原形。

中国不是没有接受过启蒙教育,可是这样的启蒙教育最终却把中国逼上了绝路。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就是被逼上梁山。中国人民没有活路了,不上梁山还能怎么办?只有革命才能给中国带来活路,不革命就只有死路一条。

那位认为中国是革命和救亡取代了启蒙,压倒了启蒙,因而认为这给中国带来了很大遗憾的学者,他并不是不了解这一段历史。可是他为什么还是那么向往和憧憬所谓西方的启蒙。这进而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是没有能够摸得透。

假设一下。如果当时我们没有进行革命,而像这位学者所说,完全去接受西方的启蒙教育,并且按照西方资产阶级的理论与价值观来构建中国的社会。那么今天的中国会成为什么样的国家?我以为,中国顶多会成为类似于印度、菲律宾、利比里亚这种完全照搬西方模式而建立起来的国家制度与社会体系。在这个制度和体系里,是大资产阶级与大地主阶级在统治和主导着这样的国家与社会。中国或许会有一点资本主义经济的皮毛,但绝对不会有今天强大的工业化体系。中国社会将是一个贫富差距极其张大的社会,贫富差距要相差不止百万倍甚至千万倍。人民接受教育的程度是低下的,社会秩序是混乱的。而且,最大的可能是中国根本不可能成为事实上真正统一的国家。各国列强早就瓜分了在中国的势力范围,即使中国表面上没有完全分裂,但这种没有事实统一的国家也一定是千疮百孔。这就是那种所谓启蒙给中国带来的结果。信然?信否?

【胡懋仁,察网专栏学者,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北航老胡之闲话”,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北航老胡之闲话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懋仁
胡懋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