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伊文:俄罗斯帮助北约摆脱科索沃困境之后

尹伊文 2019-05-10 浏览:
叶利钦为北约送来了最宝贵的“救生圈”, 5月12日叶利钦撤除了反美的普里马科夫的总理职务,又任命了亲西方的前总理切尔诺梅尔金作为解决科索沃问题的特别代表,负责和北约谈判。在5月和6月期间,俄罗斯和西方及日本等8个大国举行了G8会议谈判讨论解决科索沃战争问题。会议谈判的结果产生了所谓的G8方案,要求南斯拉夫从科索沃撤军,战争停止后在科索沃由联合国驻军维持和平稳定,而且必须包括俄罗斯和乌克兰的部队。不过,当俄罗斯说服南斯拉夫接受了G8方案后,却转眼间发生了“偷梁换柱”,联合国驻军被偷换成北约驻军,只是再外加俄罗斯和乌克兰的部队,而且是要在北约的“统帅”之下。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尹伊文:俄罗斯帮助北约摆脱科索沃困境之后

二十年前的5月8日,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在北约的科索沃战争中被炸。那时可以说是北约深陷科索沃战争泥潭谷底的时刻,此后,北约忽然“时来运转”,从谷底一跃而起,很快成为“胜利者”。现在西方主流媒体在叙述科索沃战争的时候,都将其描述为北约的巨大军事胜利:北约凭借空中武器的骄人优势,以零伤亡的代价,只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就迫使受到俄罗斯支持的南联盟停战就范。这种话语叙述,歪曲了历史,掩盖了一些关键性的事实。

1999年4月24日至25日,北约在华盛顿召开庆祝北约成立50周年峰会,气氛是紧张而沮丧的,因为那时北约轰炸南斯拉夫的科索沃战争正处于进退两难的窘困境地,北约看不到胜利即将来临的曙光。50周年峰会按照惯例是“庆祝会”,但是美国国防部发布的新闻通讯则强调:“这次峰会不是庆祝,而是工作会议”,是要想法找到解决科索沃危机的办法。

当时北约在南斯拉夫已经轰炸了两个月,由于科索沃地形多山,空袭难以击中坦克等军事目标。南联盟塞尔维亚的军队把坦克藏在科索沃的山谷洞穴,还发明诡计来欺骗北约的飞机,用纸板木板作成假坦克误导轰炸目标。北约的飞机不能进行低空飞行,因为山地形势太过复杂,而且很怕飞行员伤亡会引起国内的反战情绪。因此南联盟在科索沃的军事力量受到的损失非常有限,根据北约在战争结束后的检测,南军的600辆坦克中只有97辆被击中,其中被击毁的只有26辆,没被击毁的经过修理有些可以使用。如果北约单单依靠空袭,很难击垮南斯拉夫在科索沃的军事力量。

北约也考虑了出动地面部队,但南斯拉夫周边国家的态度却对北约的地面行动非常不利。多数国家不允许北约利用其领土发动入侵,北约可能利用的只有北面的匈牙利和南面的阿尔巴尼亚。若从匈牙利入侵,需要通过南斯拉夫的首都贝尔格莱德,那将是一场和南斯拉夫的全面战争,而不是科索沃的有限战争,北约诸国显然都没有胃口打如此的“大战”。若从阿尔巴尼亚入侵,则又有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阿尔巴尼亚是欧洲的“第三世界”穷困国家,在1990年代的转型中经济又搞得很糟糕,港口和公路都非常落后。它的港口缺乏运输北约大量军事设备物质的能力,它的公路承受不了北约的重型坦克和装甲车,而要改进港口和公路的状况,则需要很长的时间。另外,阿尔巴尼亚和科索沃接壤的地方山势险峻,地形“易守难攻”,北约需要付出相当的伤亡代价才可攻入。1996年我去过阿尔巴尼亚,对那里基础设施的落后深有体会,公路坑坑洼洼,我乘坐的小型汽车都不能快速行驶,更别说重型车辆。当时阿尔巴尼亚的转型处于混乱状态,政府失能,到处可见“无政府主义”现象,譬如,道路当中会出现一座新房子,这是有人任意侵占公地建造起来的;国企的门窗七零八落一片狼藉,这是人们到国企里面去偷抢物资和设备的结果……1999年阿尔巴尼亚的情况稍有好转,但仍然非常糟糕,北约要想快速改进公路和港口几乎是不可能的。

北约面临的“不可能”难题,给了南斯拉夫战略机遇。南斯拉夫可以采取“持久战”的战略,拖住北约,等待转机。在经过一两个月的轰炸之后,北约陷入了越来越窘迫的重重困境,尤其是大量平民被误炸伤亡,使北约受到越来越多的国际舆论批评。科索沃的很多平民为了躲避北约的轰炸,逃到山里居住,如果到了秋冬的时候北约的轰炸仍不停止,山上的严寒将会触发饥寒伤病等一系列“人道主义灾难”,北约将会受到更严厉的国际谴责。

这种进退两难的困境,正是4月底华盛顿50周年峰会时北约面临的。那么,北约后来是如何摆脱了困境呢?是发明了什么新的先进武器吗?不是,帮助北约摆脱困境的不是武器,而是俄罗斯,是叶利钦。

1999年春天,叶利钦也处在困境之中,那是俄罗斯的经济困境给他造成的政治困境。八个月前俄罗斯经历了卢布崩溃的打击,叶利钦在国内声望扫地,他急需资金来挽救颓势。叶利钦很渴望得到西方的经济援助,他想通过帮助北约摆脱科索沃的困境来帮助自己摆脱国内的困境。由于俄罗斯是南斯拉夫的最重要支持者,俄罗斯对南斯拉夫的决策有巨大的影响力。俄罗斯人和塞尔维亚人都是斯拉夫民族,又都信奉东正教,有着历史深远的纽带。科索沃战争爆发时,俄罗斯的总理是普里马科夫,他很支持南斯拉夫,很反感美国的单边主义政策。

5月8日中国大使馆被炸,北约的狂轰滥炸受到了越来越强烈的国际舆论谴责,很多北约国家的城市中爆发了反战的游行示威,北约陷入科索沃泥潭的谷底。正是在此时,叶利钦为北约送来了最宝贵的“救生圈”,5月12日叶利钦撤除了反美的普里马科夫的总理职务,又任命了亲西方的前总理切尔诺梅尔金作为解决科索沃问题的特别代表,负责和北约谈判。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尹伊文
尹伊文
英国牛津大学社会文化人类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