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司徒雷登其人其事

张文木 2019-05-09 浏览:
李宗仁先生曾见证了中国人民站了起来并为自己当年的行为而悔罪。司徒先生活着的时候已经见证了中国人民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现在他躺在西子湖畔可以再见证一下中国人民还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毛泽东1949年3月5日在中共七届二次全体会议上说:中国人民不但可以不要向帝国主义者讨乞也能活下去,而且还将活得比帝国主义国家要好些。毛泽东说的这一切已经变为事实。笔者想,如果司徒雷登先生还真有那么一点良知的话,就应为自己在任大使期间曾对中国人民的所作所为写些至少像李宗仁先生那样的忏悔文字。李宗仁先生的忏悔获得了中国人民的宽容和原谅,他去世后葬于八宝山;可司徒雷登先生至死对中国人民没有只字悔罪,即使如此,中国人民还是将1946年任驻华大使前后的司徒雷登区别对待,满足他的部分愿望,接纳他回到其出生地杭州。若司徒雷登先生还有那么一点良知,他在九泉下有知,应该感谢中国人民。

张文木:司徒雷登其人其事

【目 录
一、别了的司徒雷登,魂兮归来
二、司徒雷登及其在华使命
三、司徒雷登忠实地执行了美国分裂中国的政策
四、1946~1949:司徒先生的人格经过了“帝国主义”的格式化
五、司徒雷登应当忏悔】

张文木:司徒雷登其人其事

一、别了的司徒雷登,魂兮归来

1949年8月2日,司徒雷登(John Leighton Stuart 1876~1962年)离开了中国,8月18日,毛泽东发表文章《别了,司徒雷登》,说:

【“他是美国侵略政策彻底失败的象征。”】

至于司徒雷登本人,毛泽东更是揭穿了他“平素装着爱美国也爱中国,颇能迷惑一部分中国人”[1]的虚伪性。事隔半个世纪后的今天,考虑到司徒先雷登生生前的遗望,2008年11月17日杭州市人民政府接纳并将司徒雷登骨灰安葬在杭州半山安贤陵园文星苑。

那么,司徒雷登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要想对此做出正确的评价,我们不能不从司徒雷登来到中国,尤其是他任美国驻华大使期间中华民族面临的历史性问题以及司徒雷登在这些问题上的所作所为来判断。

二、司徒雷登及其在华使命

1876年,司徒雷登出生于中国杭州一个美国传教士家庭。1904年他毕业于纽约协和神学院,不久就重返中国,此后就在中国待了近半个世纪。司徒雷登在中国期间,中国人民正在遭受着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的压迫,而就在中国人民反帝反封建革命进入最关键时候的1946至1949年,司徒雷登被来华担任美国总统特使的马歇尔看中并被任命为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就这样从一介书生转身成为美国对华政策的代言人。中国人所说的“司徒雷登”主要就是这一时期的司徒雷登,因为中国人是从他任驻华大使期间——这也是中华民族处于最危险的时刻——的所作所为认识司徒的。

说司徒雷登,就不能不说马歇尔。因为司徒雷登就任大使期间肩负的是马歇尔赋予的使命。

罗斯福在世时,马歇尔任三军参谋长,是罗斯福规划和实现美国取代欧洲战后世界体系的得力助手。1945年美国与苏联联袂在雅尔塔会议上确定了以美苏为主导的欧洲体系之后,又联合苏联确定了远东的战后安排。毛泽东就当时美国远东政策分析说:

【“美国侵略政策的对象有好几个部分。欧洲部分,亚洲部分,美洲部分,这三个是主要的部分。中国是亚洲的重心,是一个具有四亿七千五百万人口的大国,夺取了中国,整个亚洲都是它的了。”[2]】

这个分析对当时的美国和苏联的远东政策也是适用的。

这时的远东问题,对美苏来说,基本就是中国问题。美国人明白,仅靠美国一家,是拿不下中国的。1945年2月,美国在雅尔塔会议上与苏联达成分割远东的《雅尔塔协定》。在这个协定中,美国牺牲中国利益同意将外蒙古从中国分离出去;同意中国大连港国际化,同意“苏联在该港的优越权益须予保证,苏联之租用旅顺港为海军基地须予恢复”;同意通往大连的中东铁路和南满铁路由苏中共同经营。美国还答应保证协助苏联让中国方面接受这个协定。雅尔塔协定的本质在于在太平洋战争结束后,美苏以中国长城为界南北划分势力范围。就这样,美国背着中国,通过一纸协定既得到了苏联出兵中国东北的保证,又达到了瓜分中国的目的。

中国人民就这样在抗战胜利前夕,无端遭遇了前门驱虎,后门进狼的形势。

1945年4月,罗斯福逝世。这样落实《雅尔塔协定》的任务便转到曾协助罗斯福规划战后布局的马歇尔身上。8月14日,在美苏的软硬胁迫下,中国国民党政府被迫接受这个协定。1945年10月重庆谈判后,美苏本指望通过“调停”国共两方使美苏事实上两分中国,但事与愿违,重庆谈判后中国内战骤起,这迫使美国派马歇尔于12月20日以总统特使身份来华“调停”。马歇尔的“出山”让斯大林欢欣鼓舞。因为斯大林知道在美国当时的政治人物中,能理解且有能力落实《雅尔塔协定》的只有马歇尔。12月23日,斯大林在会见美国国务卿贝尔纳斯时说:

【“如果有什么人能解决(中国)这个形势的话,那就是马歇尔将军,马歇尔是仅有的几个既是政治家又是军人中的一个。”[3]】

《雅尔塔协定》为即将获得抗日战争胜利的中国预埋了将被进一步南北撕裂的可能性;更可怕的是这种可能性又被蒋介石国民党政府所承认并转化为现实性:1945年8月,蒋介石政府与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事实上承认了损害中国利益的《雅尔塔协定》。此后,苏联和美国给予蒋介石政府以外交支持并主张中国共产党派代表赴重庆与蒋介石谈判。在这样的背景下,马歇尔以总统特使的身份来华执行所谓“调停”任务。马歇尔来华后第七天,英美苏三国外长发表莫斯科会议公报,事实上承认了中国的合法政府还是国民党政府。这是对蒋介石的卖国行为的政治回报。

来源 : 察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张文木
张文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