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健孙:五四运动促使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的结合

沙健孙 2019-05-05 浏览:
新民主主义革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五四运动之所以成为这个革命的开端,不仅仅是因为,中国工人阶级开始作为独立的政治力量登上历史舞台,对于这场斗争的胜利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更重要的是因为,工人阶级对革命的领导是通过它的先锋队共产党来实现的,而这场斗争促进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传播及其与中国工人运动的结合,“在思想上和干部上准备了一九二一年中国共产党的成立”。这是五四运动的最大成果和最大收获。

1919年5月4日,北京3000多名学生举行反帝示威游行,随后发展成为一场全国规模的爱国运动。因为这个运动是从5月4日的游行开始的,所以被称为五四运动。

五四运动是一个划时代的事件,它标志着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开端,是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历史起点。

本来,几千学生游行,这在近现代中外历史上并不是罕见的事。在五四运动发生的前一年,北京各大学2000多人和天津少数学生就曾为反对中、日陆海军《共同防敌协定》而结队到总统府去请过愿。但这次爱国行动并没有在社会上引起这样大的反响。为什么从五四反帝示威游行而开始的运动,会震动全国,并具有特别重大的历史意义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就要弄清楚:五四运动是怎样发生的?五四运动与辛亥革命比较,具有什么新的历史特点?它对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发生了怎样的影响?

引发五四运动的导火线

五四运动发生在辛亥革命失败以后、北洋军阀统治的时期。

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帝制,但是并没有完成反帝反封建的任务。这场革命的领导者孙中山痛心地说过:

【“(北洋军阀统治下的中国,)政治上、社会上种种黑暗腐败比前清更盛,人民困苦日甚一日”。

一位五四运动的亲历者在回忆五四前夕的情况时讲道:“这时辛亥革命的痕迹已经全部抹去了”,清王朝专制政府的反动统治机器和统治人员、统治方法基本上保存了下来;“首都北京城里驻扎着帝国主义者的军队,随时都可以对中国为所欲为”;帝国主义、封建主义两座大山压得全国人民透不过气来,而青年知识分子“比别人更有沉重的责任感”。

五四运动就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和政治氛围中发生的。

引发五四运动的直接导火线,是中国外交在巴黎和会上的失败。1914年8月至1918年10月,以德国、奥匈帝国为首的同盟国集团和由英、法、俄等国组成的协约国集团,以欧洲为主要战场,进行了一场世界大战,史称第一次世界大战。这主要是西方列强为争夺世界霸权而进行的帝国主义战争。这场战争以同盟国失败、协约国胜利而告结束。1919年1月,美、日、英、法、意等国领导人在巴黎召开“和平会议”,讨论如何处理战后的问题。

1917年8月,由北洋军阀控制的北京政府曾宣布加入协约国,对德、奥宣战。(它派了一些华工去欧洲,并没有派军队前往参战。)因此在战后,作为战胜国之一,中国政府也应邀派出专使,参加了巴黎和会。

巴黎和会召开前,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出“十四条”意见,作为会议的主旨。其中表示:“国无大小,一律享同等之利权”;“对于殖民地之处置”应“以绝对的公道为判断”等等。这些冠冕堂皇的词句,使得中国政界和知识界的一些人产生了很大的希望,对这次和会抱有很高的期待。一些人甚至把协约国的胜利看作是“公理”对“强权”的胜利。

在巴黎和会上,中国政府代表团提出了废弃外国在中国的势力范围、撤退驻在中国的外国军队等七项希望条件,提出了取消1915年中日协约(以日本提出的殖民地化中国的“二十一条”为基础)及换文的陈述书。这两项提案是合情合理的,但都遭到了拒绝。

沙健孙:五四运动促使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的结合

和会在讨论德属殖民地问题时,中国政府代表团提出了收回被德国侵占的山东权益的问题。之所以提出这个要求,是因为:1897年,德国寻找借口,派兵强占了胶州湾。次年,德国迫使清政府订立条约,规定将胶州湾租借给德国,租期为99年;又规定山东境内两条铁路的修筑权和铁路沿线30公里以内地区的开矿权也归德国。山东由此成为德国的势力范围。如今德国战败,它所侵占的山东权益,理所当然地必须归还中国。但是,日本趁世界大战之机,竭力扩大其在中国的侵略势力。它在对德宣战后,于1914年11月攻占了德国在山东的据点青岛、胶州湾租借地和胶济铁路全线。它要求和会确认这个既成事实,即由它继承德国原先侵占的在中国山东的特权。

中国人民对巴黎和会讨论山东问题的情况,十分关注。1919年2月,即和会召开的第二个月,北京大学学生就曾召开全体大会,并推出代表联合其他各校学生,致电巴黎专使,要求力争山东主权。4月20日,10.37万余人在济南举行国民大会,表示维护山东主权的决心,并致电巴黎专使,要求他们对山东主权务必“誓死力争,义不反顾”。

出乎中国人意料的是,经过几个月的讨论,4月29日,英、美、法三国会议议定的和约有关条款,竟然规定:将德国原先在中国山东“所获得之一切权利所有权及特权,其中以关于胶州领土铁路矿产及海底电线为尤要,放弃以与日本”等等。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和会给予中国的,只是归还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被德国掠去的天文仪器而已!

事实有力地揭穿了帝国主义列强口头上宣扬的所谓公正、平等之类,不过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协约国的胜利根本不是什么“公理战胜强权”;而这个所谓的“和平会议”,实质上只是强权者的一次分赃会议而已。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沙健孙
沙健孙
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北京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