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秦晖:斗争的“五四”,不如等待“国际公道”?——中国的权益是斗争得来的不是列强馈赠的

长河红阳 2019-04-29 浏览:
屏蔽“五四”运动在收回山东权益上的伟大作用,实际上就是在虚无化“五四”运动,但是,回看历史就能知道史实真相!中国任何时候都等不来什么“国际公道”,但是,中国人却能用一个“斗”字争回自己的部分权益!再进一步,中国人民更能用一个“打”字把各路强盗打出国门!从“斗”到“打”,源头就在1919年5月4日!把“五四”运动虚无化,秦晖先生,你真办不到!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问秦晖:斗争的“五四”,不如等待“国际公道”?——中国的权益是斗争得来的不是列强馈赠的

斗争的“五四”好理解,指1919年“五四”爱国运动;等待“国际公道”,按照现在港中大的教书先生秦晖的说辞,公道自在国际,巴黎和会上的不公,等下去,自有“国际会议”还中国一个公道。秦先生的这个观点在他的文章《秦晖:重论“大五四”的主调,及其何以被“压倒”——新文化运动百年祭(一)》中就这样说(http://www.aisixiang.com/data/92394.html)。原话:

【如今,国际上通常把由巴黎和会到华盛顿会议形成的一战后远东格局称为“凡尔赛-华盛顿体系”。显然,如果仅看“凡尔赛”,中国作为战胜国几乎一无所获,国人的被欺负感是明显的。但从这个体系的整体上看,由于“凡尔赛”的不公在“华盛顿”得到很大程度的纠正,中国作为战胜国的所得不仅是“大体可接受的”,而且就中国当时的实际实力地位而言甚至可以说是很大的成功。】

秦晖先生说了:“凡尔赛”的和会,与“华盛顿”会议本是一个整体,前头无福,后面有报,中国的国家权益在这个体系里总能得到很不错的解决,无非是个时间问题,等一等何妨?而且,等到的还是个很不错的好结果。

在这一段话里,有一个重大事件——“五四”运动被屏蔽了。这也是秦晖先生在这篇文章论里论说的一个“重头”。他还引用某个“数据库”的数据证明,“五四”运动的导火索巴黎和会,在当时并不是一个多要紧的话题,它的重要性是后来随着意识形态的原因,逐渐放大的。原话如下:

【上述“数据库”还显示:巴黎和会在1919年的“小五四”时期虽为社会热点,但以思想文化评论而非新闻报导定位的《新青年》其实没怎么提及此事{7};直到1921年后,即陈独秀等《新青年》主持人转向马克思主义后,才大量提及巴黎和会。金观涛、刘青峰据此分析曰:巴黎和会虽是五四当天游行的直接原因,但从观念史上看“它还不能被视为推动知识份子放弃自由主义的最重要事件。巴黎和会的意义,是在中国人接受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过程中不断被加强、深化的”{8}。】

假设,这些数据是真的,也不能得出秦晖先生上文的结论。固然,被先锋性的传媒(《新青年》)所关注的话题是当时热点,但是,反过来讲,只因为当时被《新青年》的文章关注度不够,就要否认被巴黎和会的屈辱激发出的“五四”爱国运动的意义,这就成问题了。怎么说,示威游行、火烧赵家楼、痛打章宗祥等等行动,早已超出笔杆子们在纸面上的交锋对垒,全民对国家权益丧失的忧虑与愤怒实实在在地爆发了,这绝不是笔杆子们不去多写就能屏蔽了的。仅凭一两份先锋杂志的不够关注就否认一个重大事件的意义、影响?民众走上街头的起而行,居然不如知识精英们在报纸上的坐而议?难道“观念史”是被少数知识精英把持着的?民众的认识、觉悟不能登堂入室?民众爱国心激发的爱国行动是无意识的“布朗运动”?由此看得出,不少贬低“五四”运动的酸文,抹黑、诋毁“五四”运动的黑料文的写手们,就是本着这样一种精英心态,用精英话术说黑话!“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等等匪话不止在威虎山上有,在当下的不少自命“精英”的知识分子的嘴里、文章里也有!

本文不打算就如上话题多做纠缠,只想就秦晖先生对巴黎和会-华盛顿会议的不实记述提一些质疑。

如我引用的秦先生的第一段文字看,巴黎和会之时,华盛顿会议之前,“五四”爱国运动显得可有可无了。而且,他还有进一步的说明,就是不公道的巴黎和会上,中国也是有争回山东权益的概率的:

【我们知道,在巴黎和会上美国的立场是比较接近于中国的。由于美日国家利益的竞争、尤其是“海约翰主义”(在太平洋地区坚持门户开放、列强均势而反对日本独霸中国)与日本侵华意图的冲突,不可否认也由于此时美国外交思想中“威尔逊主义”(以“公理战胜强权”、支持“民族自决”等为内容的美国式理想主义)而非“汉密尔顿主义”(不讲道义的国家利益至上){9}正居主流,美国在巴黎和会中本倾向于抵制日本对华企图,虽然因为英法等盟国迁就日本而没有实现,但美国人对此也很不满,美国国会因此拒绝批准《凡尔赛和约》。中国的拒签和美国的拒批,使得亚太的战后国际秩序在巴黎和会后仍然悬而未决。在“小五四”中体现的中国人民的愤怒、“海约翰主义”和“威尔逊主义”下美国的不满,加上战后英日同盟的解体、英国更愿意附和美国,都使纠正巴黎和会的不公有了可能。】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