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工队的敌工重点不在城市上层——武工队的误读之三

牛戈 2019-04-23 浏览:
如果非要问武工队相当于什么,答案就是:武工队就相当于武工队。古今中外军事斗争史上,找不出任何一个组织形式是可以与它相类比的。西方的特种部队不能与之相比,抗战时的游击队不能与之相比。武工队当然是特种部队,但它是中共特色、反侵略人民战争背景下的特种部队,是以政治进攻为主要作战样式的特种部队,不是西方样式的特种部队,不是手枪队、突击队、侦察队等同属于我军特种部队范畴的特种部队。它的组织形式,它的斗争形式,都是独一无二的,之前没有过,之后也没有过,今后也不可能再有。

十七年老电影表现的鬼子,一般是小队长、中队长,能有个少佐,就是大官了,可现在的电影电视剧里,鬼子动辄少将中将,而且必须要有公馆、宴会、洋车、洋房,必须要有女鬼子、女军官,必须要有姨太太、婊子、戏子。在表现地下斗争的影视中要有,在表现武工队的剧中也要有。不仅有,而且戏份还不能少。

武工队的敌工重点不在城市上层——武工队的误读之三

图1  今天的文化人打造的一身洋装的武工队在装X

实际情况果真如此吗?当然不是。武工队的重头戏是在农村,是在棒子垅里在地道里在农家炕头上,是在满脑袋高梁花子一身臭汗的庄稼汉身上,是在伪军伪警伪组织的下层。

为什么呢?

一方面来说,农村敌工是武工队的首要任务,而且能够有所作为。农村历来是中共武装斗争的主阵地,抗战时同样也是。敌军工作(简称敌工)是武工队摆在第一位的首要任务,自然要特别重视对工作对象的分析研判,以定缓急和取舍。在敌占区的广大农村,有敌人建立的各级政权组织,分驻着遍地的伪军下层单位。这些维持会长、自卫团长、特务系长、伪军小队长、警察分所长们,如果工作做不好,他们就成为恢复与开辟根据地的绊脚石,而工作做的好,又可以为我所用,成为我们的内线,所以自然就成为武工队争取与打击的头号目标。

敌占区农村有千百万正受到敌伪压迫和奴役的群众,倭寇与汉奸的暴虐,在民众中埋下了强烈的仇恨,这仇恨,早已转变成复仇的怒火,这怒火一旦迸发,却正是抗战的人民战争最深厚的源泉。但因为是敌占区,就好比一个巨大的火药筒,还缺少一个发火装置把它点燃、引爆,基于这个,以恢复和开辟根据地为目的而组建的武工队也必须当仁不让地深入进去充当这个火种和雷管。

那些遍布乡村的伪军伪组织下层官差们,除个别铁杆汉奸外,多数并不把日本人当成唯一的靠山,他们往往都是土生土长,上有老下有小又都在当地,也并不愿意得罪整天把脑袋与手榴弹掖在一块的武工队。所以,只要政策运用得当,他们也愿与八路拉上关系踩上两条船留条后路。而这,也正是武工队想要得到的效果。双方都有这样的需求,伪官们七姑八姨三叔四舅什么的又都在当地,针对这些人开展敌工工作就不是什么难事了。到1943年以后,武工队对伪军的工作已经卓有成效,很多敌占区的伪军,都把与武工队交上朋友,当成一件很牛逼的事。那时,在广大农村的伪警备队、伪警察、伪治安军中,经常有这样的台词:别他妈欺人太甚,老实告诉你,八路武工队的XXX,那是我拜把子兄弟。鬼子知道不知道伪军与武工队秘密接触?有没有采取措施进行镇压?也知道,也镇压,但知道也没办法,镇压也制止不了,农村太大了,鬼子在农村的力量太分散了,顾东顾不了西,顾南顾不了北,所以他也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武工队的敌工重点不在城市上层——武工队的误读之三

图2  历史上土里土气的武工队活动在平汉线上

经过艰苦的工作,到抗战胜利前夕,华北敌后的广大农村中,虽然表面看上去伪军的力量还很强大,实际上多数都已经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被我掌握的差不多了。

至于敌占区每个村庄的各种“群众防共组织”,像什么“铲共义勇队”、“防共青年团”、“防共妇女会”之类,本来就是被胁迫拼凑组成的,其成员全与侵略者有着血海深仇,只要武工队的二十响比敌人的刺刀离他们更近更显力量了,他们是极愿参加秘密抗战活动的。只要自卫团长呀警察分所长呀什么的装看不见,武工队就是在他眼前,他照样高喊“平安无事”。到后来“两面政权”出现后,这些农村中的伪政权组织,名称虽然依旧,而更多则已在我完全掌握中了。

另一方面来说,城市敌工不是武工队的主要任务,而且难以作为。敌军工作当然也包括对敌伪上层的工作,但作为文官县级以上武官团级以上的中高级伪官,一来受奴化影响较大,与共产党的阶级仇恨较深,在没有受到严厉打击之前,在敌我力量对比还没有发生大的转变之前,不是简单的说教就能做好工作,二来这些高官多驻在敌人坚固设防的较大城市,也不容易给予武力打击。这个工作主要是军区敌工部派员专门负责,属于秘密工作,文戏比较多,不是武工队的主要工作。

城市斗争也有武戏,但城里的武戏不好唱。城市中敌伪兵力较雄厚,别说像影视胡编的那样由少将中将率领的旅团师团了,就是事实上由大尉中尉率领的中队、小队,对我来说都是难以应对的强敌。城市中的伪军比较集中,受鬼子的监视紧密,不像农村的伪军那样容易与我建立秘密关系。城市中的居民被敌伪控制的远比农村严格,不容易建立堡垒户。城市没有乡村那样一望无际的青纱帐,没有在地下连成一片的地道,缺少回旋的余地。所有这一切,都有利于敌而不利于我,武工队一旦在城市与敌遭遇,危险系数将比农村大很多倍,极可能造成损失,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当然这不是说武工队绝对不做城市敌伪高层的工作,不是说武工队绝对不进入城市活动。也做,也活动。给河北伪省长家中写信,给天津伪市长家中打电话,也造成过敌人很大的恐慌。奔袭保定南关火车站,化袭天津红桥修械所,刺杀天皇替僧,大闹静海城等等,也是十分精彩的战例。但这不是主要的,武工队占九成以上的工作仍然在农村。

来源 : 牛戈文草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