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名将?张灵甫算老几……

牛戈 2019-04-19 浏览:
时光流转到与正史唱反调成为时髦的今天,长得又高又帅又反共的张大帅哥,自然成为一些人关注的对象,于是包装,于是爆炒,欺人自欺的臆想中,张灵甫成了他们心目中的抗战十大名将,成了王牌悍将。但稍稍读一点历史就知道,在众多国军抗日将领中,张灵甫真的算不上老几。

抗日名将?张灵甫算老几……

谁也没想到,历史人物竟然也可以象歌星影星那样,靠包装和炒作而火起来。张灵甫就是最突出的一个。因为人长的高且帅,先是引来一些腐女少男的狂热追捧,被尊为偶像,进而又被一些在政治上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进一步炒作,使得这位在抗日战争中籍籍无名的末将一下子被吹成了“王牌悍将”、“抗战十大名将”。

张灵甫打过日本鬼子,这是应该给予肯定的,不能因为他死于反共内战就抹杀其抗日的贡献。但是不是只要打过鬼子的,就都有资格冠以“王牌”呢?当然不行。一把牌中,如果都是王牌了,那这牌还怎么打呀?所谓“王牌”,必须得数一数二才行。那么,在抗战中,在众多的国军将领中,张灵甫能算个老几呢?

咱先不说九一八之后江桥抗战的马占山,不说一二八抗战的蒋光鼐、蔡廷锴,不说长城抗战的赵登禹、佟泽光、关麟征,不说卢沟桥畔的冯治安,秦德纯、吉星文,咱就单说这所谓张灵甫首战扬名的淞沪战场,张发奎、廖磊、罗卓英、韦云淞、彭善、夏楚中、王修身、林伟俦、谢晋元等,是张灵甫能比的吗?如果再罗列到以后的徐州、武汉、长沙、桂南、上高、中条山、常德、腾冲、豫湘桂、雪峰山、远征军、驻印军等战役战斗,论指挥作战的规模,论杀敌的战果,论产生的影响,就是再列二百个大将小将,也列不到张灵甫的头上。

是不是够得上“王牌”或“十大”,也不能光看职务的高低,不能光看组织指挥战役的大小,吉星文、罗芳珪、谢晋元等杀敌立功时,也不过区区团长,如果张灵甫也能有谢晋元等那样震撼的效果,也可以讨论。那么,抗战时的张灵甫有没有那样的卓越战功和巨大影响呢?借小沈阳那句话:真没有。

既然要说张灵甫是王牌悍将,总得要有与众不同的惊天战绩做支撑才行,在这方面,张粉们的确是下了一番功夫的。有人就撰文说在淞沪的罗店、嘉定战场,张灵甫和由他任团长的305团是如何如何的英勇无比,“面对武器装备远远优于国军的日寇蜂拥冲锋,杀红眼的张灵甫甩掉上身军服,抱着机枪跳出战壕,身先士卒带领100多名敢死队员迎头痛击,杀得日寇丢盔卸甲,抱头鼠窜。后他率领该团又连续打退敌人七次冲锋,打死打伤日寇800多人。”

好精彩的故事!在淞沪那样的战场,一个团一次战斗就歼敌800多,就是在整个八年乃至十四年的任何一个战场、任何一个团,也找不出第二个能与之相媲美的,那可真够悍将了。要知道,罗店、嘉定作战时,日军在整个淞沪战区的全部地面作战部队才仅有11个陆战大队和第3、第11师团各先遣一部,总兵力仅万余人,而国军在同一地区此时已经增兵至十多个师十余万众,要是都象张灵甫团这样,何必再陆续增兵到七十多个师呢,我看有几个团就能把鬼子杀光了。

可惜的是,这故事精彩是精彩,感人是感人,但一封电报的出现,却对这故事十分的不利了,请看电报中涉及305团部分:

京。委员长官邸主任钱……职等恪遵委座与钧座训示,罗店抗战两月,于兹幸免陨越,迭挫顽敌……职师调整及武力全未掉换增加,故员兵武器极感不敷应用。今新成立305团,遂至有兵无枪,甚为焦虑……现该团已参加前线构筑工事及在枪炮声下练习胆量中,谨闻。职王耀武叩,有申印。

这是王耀武打给钱大钧的电报,结合电报末尾的韵目代日“有申”和电文中“罗店抗战两月”,可知发报的时间是1937年10月25日下午4点前后,可您看故事中杀敌八百的305团在电报中是个啥情况呢?

嘉定、罗店作战,51师确实打的比较出色,师长王耀武曾因此登上《申报》报端,但当时该师参与此战的,有301团,有302团,有306团,可偏偏没有这个305团,及至到了罗店作战两个月后,张灵甫的305团才刚刚组建,还是有兵无枪,只能边修工事边听枪炮声练胆量适应战场呢。不错,张灵甫和他的305团的确到了战场,可那已经到了淞沪作战的尾声,此时的国军已呈全面崩溃之势,再没能组织起象样的战斗,到了11月12日,悲壮的淞沪战役便以失败而结束了。你看看你看看,这事儿闹的!以后再杜撰这样的故事时,应该搞清楚情况再下笔才好。

对张灵甫的歌颂,嘉定杀敌800之后,又有固守南京雨花台“不肯过江东”的美好故事。有一本粉张的书中是这样说的:“冲杀中,张灵甫的左臂中弹负伤,他匆匆包扎后继续投入战斗,部下力劝团长随伤兵撤过长江到后方就医,张灵甫勃然作色道:‘昔日项羽兵败,犹不愿渡乌江,我岂能因伤渡长江?当与敌决一生死以践誓言!’……对王耀武要他离队就医的传话,张灵甫充耳不闻,他拒绝在激战的危急时刻扔下手下的官兵自己脱离部队,便自顾带领第305团向雨花台的新阵地转移……,第305团成为南京中华门前的一道坚强屏障。”

只要大致符合史实,用一些说书的语言来描述历史人物也未尝不可。但问题是张与张团根本就没有那么回事。南京卫戍司令长官部于1937年12月8日下午4时下达了“卫参作字第28号”命令,命令明确:“第74军固守牛首山一带据点至河定桥之线;第88师固守雨花台;第71军之87师固守河定桥至孩子里(江南(宁芜)铁路北)之线……”看到没有,长官部的命令中,是以第88师固守雨花台,而以张团长所在的74军固守牛首山至河定桥一线。对比51师写于1938年1月的战斗经过,也充分证实了这一点。如果有兴趣的看看当年的地图就知道,雨花台远在牛首山--河定桥一线后方十多里呢,如果真象书中所说,张灵甫“自顾带领第305团向雨花台的新阵地转移”,岂不是临阵脱逃吗,这在当年可是要掉脑袋的啊!最终张团长的脑袋并没有掉,这说明什么呢?说明这雨花台与张灵甫没有关系,半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至于“中华门的坚强屏障”也同样谈不上。12月11日,51师任务有所改变,奉命在赛公桥经沈家圩迄关帝庙以东一线防御作战,师“当以一五一旅之程团【302团】全部及三O五团之残余,扼守赛公桥至关帝庙以东之线,一五三旅邱团【306团】全部及三O一团之残余,据守水西门以南八百公尺处起至西南城角之城垣……”你看看,张灵甫与中华门挨得上边吗?51师在中华门附近的确有战斗,而且十分激烈,但那是306团邱维达打的,跟张灵甫仍然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雨花台、中华门的故事是假的,那么张灵甫自诩项羽不肯渡过乌江的故事又是不是真的呢?出处何在呢?甭问了,没有出处,又是虚构,而且就是虚构也没构好,因为就如上海并不是海、漯河并不是河一样,乌江也并不是江,是渡不得的。

张灵甫的305团因组建晚,多系新兵,在第51师所属的4个团中,并非以主力使用的。该师于11月28日开抵南京后,是“以三O一团占领右由宋墅(含),经淳化镇迄上庄(不含)之线,左与66A切取联络。以三O二团占领右由方山(含)左迄宋墅(不含)之线,右与58D切取联络……以三O六团为师预备队,位置于宋墅附近策应第一线部队之战斗,重点保持于左翼。以三O五团位置于高桥门至河定桥(不含)之线,构筑预备阵地。”(以上载51师保卫南京作战经过)。从51师当年的兵力配置上,305团是什么角色不用我说了吧?

在南京保卫战中,张灵甫光荣负伤,这当然是值得称道的,但在这场残酷的首都保卫战中,张灵甫是受伤最重的吗?不说别的,就单说这51师下辖的4个团,先是12月8日,在淳化附近作战中,301团团长纪鸿儒重伤昏迷,该团连长伤亡9员,排长以下伤亡1400余。12日,赛公桥之战中,302团团长程智阵亡,营长曹恕初受伤,连长以下伤亡1700余。同一天,中华门附近激战中,306团团长邱维达腿被打断,营长万琼、胡豪阵亡,连长以下伤亡1300余。可以这么说,51师总共四个团中,张灵甫以外的三个团长以及他们的团,其贡献与牺牲都在张灵甫之上。换句话说,即使在该师这仅有的四个团中排名,张灵甫和他的305团也进不了前三。可在张粉的笔下,整个给颠倒过来了,张灵甫成了该师头号主力,头号战功,其他反到都成打酱油的了。这也难怪,谁让他们长的没张灵甫那么帅呢。

另外一个让人感动的故事发生在万家岭战场的张古山战斗中,此时的张灵甫是51师153旅旅长。有文章称,“9日……张灵甫亲率一支突击队效法邓艾轻装出发,他们沿着后山绝壁攀木挂树,在黑暗中披荆斩棘,穿过艰险的深山峡谷,老林恶水,从日军疏于防范的张古山后山绝壁上进攻,飞夺张古山……与日寇鏖战五天五夜,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反复拉锯。亲临死线指挥的他身中7块弹片,鲜血直流也没有退下火线……这差点成为八年抗战中唯一一次全歼日军一个师团的战例。”

身为旅长,能亲率敢死队,比嘉定光膀子冲锋更精彩,也更能说明其英勇无敌。张古山那个地方能死守五昼夜,相信当时的国军任何一个旅、团,都不可能做到,但张灵甫却仅率数百人的敢死队就做到了,张因此而被日军称作“支那第一恐怖军”、被称作“王牌悍将”似乎也就不应该再怀疑。

但,治史与说书不同,说书是可以仅凭道听途说甚至主观臆想就可以制造出精彩的历史故事来赚钱和涨粉的,而治史不行,你的每一个内容都是必须要有出处,而且这出处又必须得经过去伪存真做实才行的。可张灵甫亲率敢死队攻占张古山又坚守五昼夜的出处又在哪呢?

据国军《第三十六军团南浔线战斗详报》之《万家岭附近之战斗(九月三十日至十月十二日)》(二史馆档案8203号案卷)载,张古山得而复失、失而复得者三,分别是:

10月3日,139师占领狮子崖高坑潘、长岭、张古山、杨家山、城门山、洼山线阵地。到了5日,被敌夺回。

7日,51师再次进攻张古山,于8日拂晓前重又将其夺回。但天刚刚亮,因58师守北制高点之将士全数殉职,故虽经派队增援,但由于敌籍飞机之掩护继续进犯,激战数小时张古山重陷敌手。

9日,51师组织奋勇队(即俗称之敢死队)再战张古山,于晚8时开始攻击,9时与敌接触,经激战,至11时,张古山、长岭又为我收复。但几小时后,到次日清晨,又再次失守。

由此而见,由51师先后两次攻占的张古山,每次都不足一天又再度失守。张灵甫率敢死队攻占张古山后又死守五天五夜从何说起呢?

看来张灵甫率敢死队死守张古山五昼夜又被证明是假的了。那么,退一步说,有没有张灵甫亲率敢死队突击张古山的事儿呢?现在文献中,找不到敢死队是由张灵甫亲自率领的说法,反到是根据《战斗详报》的记载,能够得出相反的推断。因为在51师奋勇队第二次攻占张古山后,由于守敌“顽抗不退,且以预备队由村后来袭”,我官兵虽经数度苦战,终因“深入敌阵众寡悬殊反被敌包围”,于次日凌晨全数作壮烈牺牲,无一人生还,张古山再陷敌手。既然这支敢死队全数作壮烈牺牲,那么张灵甫显然不在其列,否则,岂不成了活见鬼。

其实,稍有军事常识的人就清楚,1938年这样的时期,万家岭这样的战场,74军这样的作战单位,一个加强连规模的敢死队,可不可能由旅的主官亲自带领?一百个不可能。这一看就是地摊文学家的笔法。

万家岭之役,张灵甫是身列其中的,但是不是象有些文章所给人的印象,只有张灵甫所在的51师参加了呢?当然不是。国军参战单位达16个师共10余万众,是在付出了惨重牺牲后取得的重创敌第106师团的胜利。

那么,在这次战役中,张灵甫是不是表现最突出,战果最大的呢?看不出来。对于此战,不论36军团当年的战报,还是74军军长俞济时后来的回忆,还是其他国军参战将领的记述,都有详实的记载,提到了众多忠勇将士,比如142师的师长傅立平、60师的师长陈沛、305团的团长唐生海、团附于清祥、营长胡雄、306团的团长常集德、724团的团附张树衡、营长秦润泽、刘义昆、949团的团长张光晨等。但不论当年还是今天,不论大陆还是台湾,却都不曾有人提到过亲率敢死队“与敌鏖战五天五夜”,“身中7块弹片,鲜血直流”的张灵甫。

杜撰的张灵甫的神话故事远不止这些了,比如南京保卫战中张灵甫带着三口棺材与敌死拚的故事,比如张率58师上高奏捷、率74军大战雪峰山的故事,因编的过于离奇低俗,破绽太多(上高战役时,58师师长是廖龄奇不是张灵甫,雪峰山之战时,张根本不在战地),连好多对张灵甫崇拜的五体投地的粉丝都不愿意相信,就不值得去一一拆穿了。

还有人说张灵甫是青天白日勋章获得者、是美国自由勋章获得者。国军的勋章虽多,虽滥,但青天白日勋章、美国自由勋章,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既然张灵甫都得到了,当然足可以说明其不凡。可问题是,获得者中,有张灵甫吗?抗战中,青天白日勋章获得者共166人,美国自由勋章分金质、银质两种,中国人获得者分别是23人和57人,都是有名有姓,铁证如山,可你就是用八百倍的放大镜找上八百遍,也甭想找到张灵甫的大名,因为它没有。

有人撰文并被反复转载,说是田汉奉郭沫若之命创作了话剧《德安大捷》,并说在此剧中,张灵甫作为重要角色被表现,以此断定张灵甫抗日名将的说法是早已有之的。可又一个问题出现了,即田汉真的创作过这部话剧吗?田汉全集早已出版,全集收录了其一生所有的作品,小说、诗歌、散文、剧本、歌词等等,林林总总什么都有,光是话剧就达六十余部,其中不乏表现国军将士抗日杀敌题材的剧作,可谓详而又详。该全集网上很容易搜得,图书馆也极容易查阅,可谁能找到这部传说中的《德安大捷》?反正我是找不到。

坊间有关张灵甫抗战的神勇故事很多很多,可问题是,有真的吗?谁能举岀张灵甫不是杜撰的而是真的有据可考的力压群雄的抗战故事,来证明一下他不虚“王牌”和“十大”之名?谁能?

有人说,整74师是王牌师,能当上王牌师师长,还不配称作王牌悍将吗?呵呵!有的也许配,但张灵甫吗,他还真不配。

国民党军有五大主力之说,即第5军、第18军(整11师)、第74军(整74师)、新1军、新6军是也。有网络与地摊作家将这五大主力称作蒋介石的五大王牌。但请注意了,先后出长五大主力者可不是只有五个人,而是有数十人之多,照这些人的说法,若是只要当过这几个师(军)的师(军)长的就都可以称作王牌什么什么将的话,那这王牌岂不是太滥太不值钱了?

不错,五大主力曾经的主官,有不少的确是党国的建军干才和著名战将,如陈诚、罗卓英、杜聿明、王耀武、郑洞国、孙立人、廖耀湘、黄维、彭善、胡琏、邱清泉等。这诸多名将,军声亦或战功都在张灵甫之上,但即便如此,也鲜有王牌之说,因为一支军队的王牌不是那么轻易就叫的出来的,可在一些无知作家的笔下,张灵甫反倒被说成了王牌,蒙谁呐?

张灵甫当然是鼎鼎大名的,但他能有如此大名,其原因不外有三:一是长的帅,二是败的惨,三是炒的火。

要说颜值,在国军将领中,张灵甫的确能排前三甲。无怪呼让好多女人将其当成心中偶像,甚至梦想着时光倒流能嫁给他,哪怕做个小三、小十三也心甘情愿。听说有不少女人把张的戎装照与自己的婚纱照P在一起挂在床头,就足以说明这一穿越时空的热恋是何等的奇异和痴狂了。包括一些男人,因张长的帅而投赞美票打出高分的也大有人在。

要说失败,在国军各部队中,还真没有谁能比得过他。一个曾经在抗战中被王耀武调教的能征惯战、又新配了美械的三万多人的精锐之师,到了张灵甫手里,竟然让小米加步枪的土八路给打的片甲不存。和众多国军的败将相比,其失败之速、之干净彻底、之对两军士气造成的巨大影响,他绝对可以排第一了。孟良崮之败,固然有统帅部的责任,有徐州陆总的责任,有黄百韬、李天霞的责任,但毕竟兵败身死的是你张灵甫哇!对张来说,这本不是好事,但就像有些歌星、影星因吸毒、嫖娼、搞同性恋而走红一样,张灵甫却因惨败被人所记住并大感兴趣。

要说热炒,这个还不能全怪那些腐女少男,不能全怪那些政治上别有用心之徒,而主要因为中共在取得如此大捷后几十年如一日的宣传。你想想,在蒋介石重点进攻的时候,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能全歼一个美械装备的整编师,能不高调造势吗?六十年代拍摄的一部反映孟良崮战役的电影《红日》,使用了张灵甫的真名实姓,几十年长演不衰。这下子,张灵甫火了。那些只从影视与传记文学中了解历史的人,别的历史人物可能不知道,可有谁能不知道张灵甫呢。

时光流转到与正史唱反调成为时髦的今天,长得又高又帅又反共的张大帅哥,自然成为一些人关注的对象,于是包装,于是爆炒,欺人自欺的臆想中,张灵甫成了他们心目中的抗战十大名将,成了王牌悍将。但稍稍读一点历史就知道,在众多国军抗日将领中,张灵甫真的算不上老几。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牛戈文草”,作者授权察网发布】

来源 : 牛戈文草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