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绝无仅有:三次出国指挥丛林作战皆获大胜的将军

南伞一兵 2019-04-11 浏览:
我军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完全打破了越军吹嘘的“越南是世界第三军事强国,越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彻底粉碎了越南企图依仗苏联称霸东南亚的美梦,重塑了国际战略格局,为我国改革开放创造了非常有利的国际环境。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我军有这样一位将军:三次出国,并且都是在热带山岳丛林地指挥作战,每战皆获大胜。在我军战史上,这是绝无仅有的。

他,就是原成都军区副司令员闫守庆。

第一次出国:闫守庆被陈庚大将亲点去越南打法国军队

1950年初,毛主席应越南胡志明主席的请求,派陈庚率军事顾问团去越南,帮助指导新组建的越军攻打法国殖民军。

时任13军38师112团副团长的闫守庆,作为军事顾问,正在云南蒙自县训练越军主力308师的102团。

陈庚了解闫守庆。在淮海战役总结大会上,陈庚亲自授予闫守庆营长“战斗英雄”称号。

7月,陈庚指导越军打第一个战役,即越军著名的“边界战役”。当时,在靠近广西的越东北高平地区,陈庚协助胡志明主席、指导武元甲以越军主力进攻法国殖民军。

与此同时,陈庚命令闫守庆率刘振海、丁振光、吉来喜、陈五光等同志组成中国军事顾问团,到靠近云南的越西北老街地区,指导(实为指挥)越军西北军区作战,以西线辅助方向的积极行动策应东线主要方向作战。

受命后,闫守庆率中国军事顾问团从云南麻栗坡秘密进入越南,和越军西北军区司令员平江一起研究敌情、任务、地形、我情等全面情况,定下了作战决心。具体作战部署为:闫守庆带顾问组主要成员指挥越军西北军区唯一的野战部队165团主力,攻打驻守在北卡据点的法军。顾问组部分成员指挥越165团1个营和地方武装部队,准备阻击可能从黄树皮据点前来增援的法军。

战斗打响后,闫守庆以身作则,亲临一线指挥越165团主力,采取“四面包围、重点突破、分割围歼”的战法,一举攻克北卡要点,全歼守敌法军1个连,缴获一批武器装备。旗开得胜。

驻守在黄树皮据点的法军分析东西战线态势后,不但不去增援北卡,反而弃城缩到老街与主力会合。

东线,在陈庚指导下,越军主力连续攻克七溪、东溪,歼灭守敌。法军“萨克东兵团”放弃高平南逃,增援部队“勒巴热兵团”被越军主力包围。

西线老街的法军指挥官得知东线战况后,无心据守老街,率主力向沙巴方向往南撤退。获悉敌情后,闫守庆指挥越165团实施追击,歼灭敌人一个后尾部队,随即转移兵力攻克老街、沙和、谷柳等地,歼敌约2个营。

越军边界战役共歼敌8个多营,毙俘法军8000余人,缴获了一大批武器装备,收复了5个市13个县(镇),控制了长达750余公里的中越边境地区,打通了中越交通线,使越南军民在抗法抗美战争中有了可靠的后方。此役是越南人民军的奠基之战,闫守庆在其中功不可没。

战后,根据越军请求,陈庚司令员命令闫守庆带中国军事顾问团,留在越军西北军区帮助训练越南军官。直到1952年2月回国,闫守庆等军事顾问,为越军培训了一大批军官,教会了他们战役战术,使之成为抗法抗美的中坚骨干力量。

我军绝无仅有:三次出国指挥丛林作战皆获大胜的将军

上校副师长闫守庆1960年照片

第二次出国:闫守庆在“金三角”剿匪大战中拔得头筹

建国以后,我军大规模出国作战共有四次(对印自卫反击作战是在中印边界传统习惯线内,不算出国),其中抗美援朝、援越抗美(主要是高炮、工程等部队)、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已是众所周知、耳熟能详,唯有“中缅勘界警卫作战”鲜为人知。

1960年11月22日至1961年2月9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和缅甸国防军联合实施了“中缅勘界警卫作战”,对盘踞在缅甸“金三角”地区10年之久的国民党残军进行打击,歼敌一部,击溃其主力,解放了缅甸3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和30多万人民群众,保证了中缅两国政府联合勘察国界的安全,取得了重大胜利。

我军参战部队共5个团另1个营,以及侦察、工兵、防化等分队,共7800余人。昆明军区在佛海(今勐海县)设前方指挥所。

此次作战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我军进入缅甸境内20公里范围(即中缅协议的“红线”范围),打击国民党残匪;第二阶段,我军进攻纵深达100公里,直奔缅、老、泰交界的“金三角”核心地域,对国民党残匪实施全纵深打击。

在第一阶段作战中,我军在300公里正面上,兵分13路,由各师、团首长各带一路独立作战,分别攻歼敌22个分散的国民党残匪据点。

时任13军39师副师长的闫守庆带领117团3营、1营3连、便衣队(侦察兵40人编为3个班,配自动枪)、师工兵连和1个75无后座力炮排,任务是歼灭盘踞在缅甸三岛地区的国民党“云南人民反共志愿军”第2师师部和第4团。

匪2师少将师长蒙宝业是西双版纳臭名昭著的兵匪恶霸。蒙匪原是国民党93师的一名连长,偷卖枪支弹药被上司发现,畏罪逃跑。走时带了十几个亲信和全连大部分武器装备,之后收罗散兵游勇、流氓地痞,拉起了一股土匪武装;并以重金和手枪贿赂官员、土司,谋到了孟混乡乡长的官职,从此称霸一方。1950年初,我军解放西双版纳时,蒙匪逃窜到缅甸三岛地区,被台湾来的老长官李弥收编,封为少将师长。

蒙匪为向蒋介石领赏,经常偷越国境,到我边境村寨窜犯骚扰,明称“反攻云南”,实际上干的尽是抢劫粮食、耕牛、马匹等财物的勾当。边疆各族群众一提起蒙宝业,恨得咬牙切齿。

1960年11月21日夜晚,闫守庆带领部队隐蔽渡过中缅界河南拉河,不走从打洛到三岛的大道,而从蒙匪意想不到的翼侧原始森林、山间小道秘密奔袭三岛蒙匪。途中,先头便衣队侦察参谋常向和率侦察兵抓捕到蒙匪在边界附近情报站的特务,不仅打掉了蒙匪的前哨,而且审讯获得了蒙匪情况变化。

闫守庆副师长得悉匪4团刚被调到“红线”以外的王朗地区防备缅军,三岛只有匪2师师部,当即改变原作战计划,决心集中全部兵力围歼敌2师师部,明确了各分队任务和战斗部署。

22日凌晨4时30分,闫守庆率部队奔袭55公里(加上国内从集结地域隐蔽行军至界河,共120公里),行至三岛寨子东侧山坡时,听到狗吠鸡叫。闫守庆副师长担心敌人发觉逃跑,当即指挥各分队经短暂战斗准备后,按计划分头行动。

4时50分,我便衣队奔至蒙匪住所,1班和3班形成四面包围;2班进入蒙匪住所院内,准备捕捉蒙宝业。此时,敌哨兵发现了我军行动,开枪射击。听到枪声,蒙宝业大惊,提枪射击突围,从小门跑出向山沟方向逃窜,被我便衣队战士李绍兴一个点射击毙。

与此同时,匪2师上校副师长刘继禹听到哨兵枪声,也急忙逃出住房,持枪向我便衣队射击,被我便衣队战士王乔有一枪击毙。

敌哨兵开枪后,各连急向目标猛扑。按照战斗部署,7连、9连对驻守在缅寺里的匪2师警卫营和电台形成了四面包围,8连主攻缅寺之敌。

7连9班灵活机动,包围时发现缅寺北侧有个空隙点,主动进入缅寺,迅速有组织地交互掩护冲入匪房,活捉匪2师上校政治部主任冯嘉乐、中校副主任邱林等4人,毙匪3人。与此同时,8连4班、5班、7班、9班先后翻越围墙,冲入匪房,搜索堵击。残匪利用住房、缅寺围墙顽抗,企图突围逃跑,在我军重重包围打击以及喊话瓦解下,不是被击毙击伤,就是投降。

激战至5时20分左右,全部战斗结束。

此战,我军全歼国民党匪2师师部40人,其中击毙少将师长蒙宝业、上校副师长刘继禹、补给组中校组长周炳宣以下17人,俘虏上校政治部主任冯嘉乐、中校参谋长陈健以下23人。我军只有2名战士负轻伤。

恶贯满盈的蒙宝业被我军击毙的消息传到西双版纳,边寨各族群众奔走相告、欢欣鼓舞,喝米酒、跳橡脚舞,庆祝胜利。战后,各族群众纷纷到117团驻地慰问解放军。

中央军委、昆明军区对三岛战斗极为满意。因为三岛之敌是中央军委指示的四个重点目标之一,也是四个重点中唯一打了歼灭战、消灭了匪首的战斗。在中缅勘界作战中,大大小小有上百次战斗(这是剿分散之匪战斗的特点),其中三岛战斗歼敌人数最多、击毙匪首职务军衔最高,作战指挥和作战行动最完美。

战后,在昆明军区组织的作战总结大会上,三岛战斗在沙盘上复盘推演,归纳总结出7条经验,其中一条:闫守庆副师长和营、连、便衣队指挥员的战斗指挥“是此次战斗获胜的关键”。

在第二阶段作战中,闫守庆副师长参与指挥39师117团及配属力量,和14军40师118团、思茅军分区边防9团、10团、11团等部队,一起并肩挥戈百里,直抵缅、老、泰边界“金三角”腹地,捣毁逃缅国民党残匪大本营,歼敌一部,击溃大部。

我军绝无仅有:三次出国指挥丛林作战皆获大胜的将军

我军指战员穿林过河,直插“金三角”腹地

匪总指挥柳元麟(蒋介石副侍卫长、浙江奉化老乡)带一部兵力渡过湄公河逃到老挝,后又撤往台湾;匪首段希文、李文焕率部逃到泰国,因帮泰军打泰共游击队而得以划地生存,逐渐与台湾当局脱离组织关系,至今后人犹存,即居住在“金三角”泰国境内美斯乐的无国籍居民。

我军绝无仅有:三次出国指挥丛林作战皆获大胜的将军

我军攻打国民党残匪支撑点

长达10年的匪患被消灭了,边疆各族人民过上了安定的和平生活。

中缅勘界警卫作战结束的春天,闫守庆晋升为39师师长。

30多年前,笔者采访多位参战的指挥员,这些在红军时期、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战功卓著的老前辈,异口同声地说:

【“勘界作战,就数闫守庆打得好!”】

笔者禁不住感叹:三岛之战虽小,却不简单,足见闫守庆非凡的军事指挥才能。

第三次出国:闫守庆严惩自己的“学生”

1979年,闫守庆作为13军军长,指挥37师、38师、39师和昆明军区配属给13军的149师、炮兵、装甲兵、工兵、舟桥等兵种部队,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

作战地区,就是29年前闫守庆指挥越军打败法军收复的老街、谷柳等地区。老师打学生,不知闫军长有何感想?罪过全在黎笋集团身上,投苏反华,驱赶华侨,妄图在东南亚称霸,必然落得被打的下场。

在闫军长的指挥下,13军及配属部队打得勇、打得顺、打得好!

2月17日拂晓,13军在夜间偷渡红河成功后,强攻越军前沿坚固阵地,当日突破敌一线防御,攻占谷柳、坝沙要地,并向布亭、谷珊方向发展进攻。

当13军主力37师、38师突破谷珊至布亭防线,形成威逼柑塘态势时,黎笋集团大为惊慌,下令死守柑塘。因为柑塘不仅军事地位重要,而且是越南经济重镇,拥有全国最大磷矿等工业基地。越军345师急忙调整防御部署,阻我南下;越“王牌”部队316A师向东驰援,企图侧击我军,解柑塘之困。

针对敌情变化,闫军长令39师攻占代乃地区,阻敌东援,保障军主力翼侧安全;令37师为左翼,38师为右翼,向柑塘发起钳形攻击。

39师一部激战5小时,攻占代乃及其周围高地。之后连战三天,打退越316A师30次冲锋,敌未能前进一步。史称“代乃阻击战”。

13军主力37师、38师于2月23日向柑塘发起攻击,激战一日扫清柑塘周围要点,打开了门户。战至25日12时,胜利攻克柑塘,缴获甚多。

配属13军的149师从四川赶到云南河口,下了火车就投入交战,连续歼敌,攻克沙巴等要地。

13军与在红河东岸攻打老街、铺楼的14军一起,给越军345师以歼灭性的打击。此外,13军还重创越军316A师5个团、11个营和1个独立连。

13军共歼敌8075人,攻克谷柳、坝洒、柑塘、沙巴等越南重要城镇及200多个要点,缴获了一大批武器装备,胜利地完成了中央军委、昆明军委赋予的作战任务,受到上级表扬。

我军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完全打破了越军吹嘘的“越南是世界第三军事强国,越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彻底粉碎了越南企图依仗苏联称霸东南亚的美梦,重塑了国际战略格局,为我国改革开放创造了非常有利的国际环境。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