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息汪精卫纵虎养奸,蒋介石的弥天大罪岂容杨天石美化成“功劳”?

长河红阳 2019-03-29 浏览:
媚日的汪氏出走的最终目的地是日本。蒋氏对一心媚日的汪氏及早下手,那是要被日本记恨的。而蒋氏惧日如虎,而且时刻不忘对日求和,所以也就不敢把身边这个公然唱抗战反调的、与日寇一条心的汪精卫拿下。拿下了汪精卫,日后和日本还好和谈吗?所谓投鼠忌器就这个光景。汪氏的出走,与蒋氏的不加阻止,各自心照不宣,蒋氏又哪能对汪氏下手?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姑息汪精卫纵虎养奸,蒋介石的弥天大罪岂容杨天石美化成“功劳”?

汪精卫卖国集团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个汉奸群体。这个汉奸群体的形成,和蒋介石的“无为”/姑息纵容是分不开的。如果这个汉奸群体的“母亲”是汪精卫,那么他们的“亲爹”就是蒋介石!

先从汪精卫的叛国起始说起。汪精卫成立日寇卵翼下的卖国政权的萌芽,开始于他叛逃出境至越南发表“艳电”,公开发表卖国言论。而他能跑到越南,又始于他叛离重庆。对于汪精卫叛离重庆,如果当时蒋介石出手阻止汪氏离开重庆,所有后来的恶劣后果是可以被“胎死”的。但是,这样的举手之劳,蒋介石却“无为”了!

据冯玉祥《我所认识的蒋介石》:

【那时重庆交通完全由军统局戴笠管制,人民出境买飞机票都要先登记,经过审查、核准、,高级官吏更要先经蒋介石个人批准,汪精卫带着曾仲鸣、林柏生以及许多人乘坐专机飞昆明,事先既没有政府与党部给他什么任务,戴笠岂有不报告蒋的道理?说汪精卫是潜逃出重庆,断不可能。汪到了昆明,龙云还有电报来报告蒋,如蒋要阻止他,是绝对做得到的。】[1]

汪精卫是个权力欲极强的人。在全民一致抗日的历史大潮中逆流而动主张对日屈膝,显然一定要坐冷板凳的。但是,板凳虽冷,却不拂袖而去,如果不是贪恋权位没有别的解释。甘坐冷板凳绝不是他的目的,总是要图谋再进一步的。不过,他手中无兵,只能寄望于别的强大势力。谁能给他期望的权势,他就会投靠谁。他从重庆出走还带着一帮随从,离开给他“副总裁”地位的“根据地”重庆,就是有另组权势中心的准备的。他那套屈膝主张除了在日寇那里有市场,没有第二个地方。这个人实在是该重点监控的对象。固然,他是国民党的“二号”,似乎为了“团结”不好对他采取强措施,然而纵然不对他实行强制措施,他的跟班随从拿下几个要紧的,总还可以吧?可是,蒋氏“无为”了!回看历史,1931年,蒋氏曾拿下胡汉民这个老资格的政敌/民国元老,拿下汪精卫这个政敌当不在话下,可是蒋氏就是要“无为”。这样的“无为”一来悖逆抗战时期应当对屈膝人物“零容忍”的大势;二来绝不是蒋氏对政敌六亲不认的办事风格。这样的“无为”,诡异!

就算是蒋氏出于“河蟹”考虑,不好在重庆拿下汪精卫,也可以用惯用的“借刀杀人”手段,在云南由龙云处置汪氏。办到办不到一回事——对龙云的驾驭能力够不够,但是做不做就又是另一回事了——是否对屈膝者零容忍!但是在这一关头,蒋氏又一次“无为”了!这样的“无为”,诡异!而云南龙云却有意截留汪氏,提防汪氏从他这儿跑掉将来担责任:

【重庆,委员长钧鉴:僭密。汪副总裁于昨日到滇,本日身敢不适,午后二时半离滇飞航河内。昨夜及临行时两次电祥呈。职龙云。效秘印。《龙云以汪兆铭经滇飞往河内呈蒋委员长之效电》】[2]

这通电报的发电日期是1938年12月19日,讲了两天的事情:19日汪精卫叛逃越南了;龙云曾在汪精卫抵滇的当天-18日向蒋氏发电问询如何处置,又在汪精卫叛逃出境前向蒋氏发电闻讯如何处置汪精卫。如果蒋介石当时有一道截留的命令,汪精卫不可能叛逃出境与日寇勾结!可是,蒋介石还是“无为”了,任由汪氏出逃河内,并在12月29日发表“艳电”公开叛国。蒋氏对这样的公开叛国,也只是在1939年1月1日开会宣布永远开除党籍,所有政府职务一撸到底。但是,这些反应对这个有职无权的汪精卫来讲,毫无损失。至于有人提出通缉汪氏这个分内应做的事情,却没有表态。这样的轻描淡写,也很诡异!

对于这样的诡异,能做的解释只有一个:媚日的汪氏出走的最终目的地是日本。蒋氏对一心媚日的汪氏及早下手,那是要被日本记恨的。而蒋氏惧日如虎,而且时刻不忘对日求和,所以也就不敢把身边这个公然唱抗战反调的、与日寇一条心的汪精卫拿下。拿下了汪精卫,日后和日本还好和谈吗?所谓投鼠忌器就这个光景。汪氏的出走,与蒋氏的不加阻止,各自心照不宣,蒋氏又哪能对汪氏下手?

不过,在汪精卫出境两月之后,也是汪氏公开叛国发表“艳电”之后两月,蒋氏动手拿下汪氏的把握不大的时候倒“奋发有为”了,1939年2月底3月初,戴笠亲往河内布置刺杀汪氏。[3]这样的锄奸、惩奸行动也太迟缓,也太不正常了!3月20日军统袭击汪精卫车队未果;3月21日,军统冲入汪宅刺杀汪精卫未果,只杀了个替死鬼曾仲鸣。刺杀刺激了汪精卫,汪在3月27日发文《举一个例》把抗战初期蒋氏通过德国驻华大使牵线对日媾和的劣迹披露,而后在日本特务的严密护送下秘密前往上海。在汪精卫发表《举一个例》半月之后,4月11日,蒋氏指定的,吴稚晖文章《对汪精卫〈举一个例〉的进一解》才姗姗乎见报回批汪氏。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