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伊文 | 查韦斯如何动了石油利益集团和美国的奶酪?

尹伊文 2019-03-20 浏览:
查韦斯胜选之后,更多地以委任立法的形式直接颁布法律,2001年末,他一下子颁布了49个法令。这些法令许多带有激进“平民主义”的民粹色彩,譬如要进行土地改革和石油工业改革,都是亲平民、反富人的。委内瑞拉的土地大量集中在极少数的地主手里,他们囤积土地作投机,不把土地有效投入农业生产,委内拉需要进口大约70%的食品,这在人少地多的南美洲是极罕见的。这个新的土地法要对地主的土地拥有量设置上限,要对低效使用的土地征税,还要把闲置不用的土地分给农民或农业合作企业。这个新的石油工业法是要重新调整石油收入的分配,把石油收入更多地投入资助平民的社会福利项目,同时大大减少石油工业精英们的收入。这些“平民主义”的法令使“非平民”们非常不满,反查韦斯的力量渐渐壮大起来。

“平民主义”( populism)在拉丁美洲有悠久历史,许多国家都有过平民主义的政府,如阿根廷著名的“贝隆主义”政府。这些平民主义政府的上台,多数是因为在前政府时期,贪污腐败猖獗,贫富差距悬殊,富人贪婪骄横,待穷人如草芥,穷人不仅没钱,还没有尊严。这样的社会孕育了强烈的“仇富”“反富”情绪,使主张平民主义的政客能够得到广泛的支持而上台执政。平民主义政府上台后,往往推出一系列激进的“反富”“亲贫”政策:亲工会、国有化、土地改革、医疗教育福利化等等。这些政策有丰富的感情色彩,但多数缺乏理性的周密安排,因此有“不可持续”的隐患。尤其当经济大环境出现变化,譬如石油、粮食、矿产的国际价格发生大幅度波动,使支撑这些政策的经济基础受到打击,常常会发生通胀、失业、赤字等等的问题。激进的“反富”“亲贫”政策加剧了社会情绪的两极化,富人对平民主义政府恨之入骨,当经济出现问题,这些人恰好可以乘机兴风作浪,很多平民主义政府终结于右翼军人政变。

查韦斯的平民主义政府是否也会遇同样的命运呢?比较幸运的是,他上台后第一年,石油价格大涨,后来两年虽有回落,但幅度较小,因此他推行平民主义政策的时候一直有较好的经济基础。但是,他张牙舞爪的张扬作风,加剧了“非平民”的反感情绪。他的一些政策常常遭到很情绪化的反对,他最早推出的一个教育改革法案就遭到家长和私立学校教师的抗议,几千人上街游行。他强硬地以牙还牙,组织几千个支持教改的家长、老师和学生也上街游行。这类游行抗议在他执政期间屡见不鲜,当他颁布了49个平民主义的法令之后,抗议更加升温,游行罢工此起彼伏。

查韦斯张扬的外交政策,也给他的平民主义内政带来了麻烦。委内瑞拉地处美国的“后院”,美国历来喜欢干涉这个地区国家的内政,而这些国家内部的反对党也常常会去寻求美国的支持。查韦斯刚上台的时候,美国对他虽然反感,但还是比较克制,没有进行激烈的干涉。查韦斯的几个张扬的外交行动,使美国逐渐改变了态度。一个行动是他挑头推动欧佩克石油组织抬高石油价格,他亲自访问了美国的几个死敌,伊拉克、利比亚、伊朗,还对萨达姆大表同情;他又在加拉加斯召开了欧佩克石油组织高峰会议,成功地使石油价格大幅度上涨,他上台第一年石油价格的大涨就是这样得来的。另一个使美国憎恨的行动是,查韦斯和古巴的卡斯特罗建立了极亲密的关系,他称古巴人民生活在“幸福的海洋”里,他要让委内瑞拉也驶向这样的幸福海洋。最使美国愤怒的行动发生在2001年美国遭受“9・11”恐怖袭击之后,美国为了打击在阿富汗的恐怖分子,对阿富汗进行了轰炸,有一次美国的轰炸伤到了阿富汗儿童,查韦斯在电视讲话时指责美国杀害无辜,还放出恐怖的死伤儿童的画面。这个行动冲破了美国克制的底线,以前那些行动还不是正面冲撞美国,这次却是正面指着美国的鼻子说三道四,美国把驻加拉加斯的美国大使召回华盛顿商榷,此后美国对查韦斯政府的政策出现了一个转捩点。

当美国政策发生转捩的时候,也是查韦斯49个法令使反对派的反抗活动急剧升温的时候。其中关于改革石油工业的法令触及了一大批人的既得利益,他们的反抗尤为激烈。石油是委内瑞拉的“金库”,石油工业历来是政客们争斗的“兵家常地”。委内瑞拉最初发现石油的时候,军阀总统把开采石油的特许权给了自己的亲信,那些亲信又把特许权卖给外国石油公司,石油开采操纵在外国公司手中,外国公司获得了高额利润,它们支付给委内瑞拉政府的特许权使用费都流入了特权阶层的腰包,广大平民得不到好处,委内瑞拉的贫困问题很严重。70年代的时候,老两党中自由派的民主行动党对石油工业实行了国有化,其初衷是要用石油收入解决贫穷问题,使委内瑞拉能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但是国有化之后,广大平民仍然分不到一杯羹。国有化成立了超大国企“委内拉石油公司”,它的经理高管们享受着天价的工资和退休金,它的普通工人的待遇也很优厚,不过,这些肥缺职位可不是一般平民百姓能够得到的,需要特殊的“关系”。国有化的石油收入被内部人截流,外部的广大民众沾不上光。查韦斯所颁布法令要对委内拉石油公司“再国有化”,他说这个超大国企已经变成“国中之国”,它的董事会只为经理们牟利,罔顾国家利益;它的收入大部分留给公司,小部分交给国家;它已经变成了独立王国。查韦斯要把它的控制权收回来,要改革它的收入分配模式,还撤换了它的高管。

查韦斯的49个法令深深触动了富人们的利益,几个和工商界、尤其是和石油工业关系密切的人物成为反对查韦斯的领军人物,他们和一些右翼军人勾结起来,酝酿出一个颠覆查韦斯的阴谋计划。这个计划以罢工为先导,再狡猾地引入政变。而这些邪恶计划的背后,又有一只来自华盛顿的黑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尹伊文
尹伊文
英国牛津大学社会文化人类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