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伊文 | 查韦斯如何动了石油利益集团和美国的奶酪?

尹伊文 2019-03-20 浏览:
查韦斯胜选之后,更多地以委任立法的形式直接颁布法律,2001年末,他一下子颁布了49个法令。这些法令许多带有激进“平民主义”的民粹色彩,譬如要进行土地改革和石油工业改革,都是亲平民、反富人的。委内瑞拉的土地大量集中在极少数的地主手里,他们囤积土地作投机,不把土地有效投入农业生产,委内拉需要进口大约70%的食品,这在人少地多的南美洲是极罕见的。这个新的土地法要对地主的土地拥有量设置上限,要对低效使用的土地征税,还要把闲置不用的土地分给农民或农业合作企业。这个新的石油工业法是要重新调整石油收入的分配,把石油收入更多地投入资助平民的社会福利项目,同时大大减少石油工业精英们的收入。这些“平民主义”的法令使“非平民”们非常不满,反查韦斯的力量渐渐壮大起来。

第五共和国要制定的新宪法和第四共和国留下来的旧立法司法机构之间,隐含着不和谐的因素。在查韦斯好斗张扬的紧逼之下,这不和谐因素迅速升级为剧烈冲突。查韦斯让制宪大会先关闭旧的国会和法院,等新宪法通过了,再设立新的立法司法机构。于是,8月制宪大会一成立就投票自我授权,赋予制宪大会废除政府机构、开除政府官员等等的权力。它先拿法院开刀,把全国几乎一半的法官及助手开除或停职,指控他们涉嫌贪污、不称职、行为不当。紧接着又宣布要限制国会的立法权力,国会将不再能立法了、只能监督财政预算之类的小事情。这立刻引起制宪大会和国会、法院的冲突,国会议员在国会大厦外面抗议,无数支持者和反对者蜂拥而至,拳打脚踢,棍棒挥舞,大打出手。国民卫队和警察都来了,催泪弹、橡皮弹、水龙炮……打得不亦乐乎。反对派说查韦斯是在继续搞政变;查韦斯则辩称,委内瑞拉的贪污腐败太根深蒂固,若在别的国家,大概会引起古巴式的流血革命,他现在的改革,已经是很和平的了。好斗、张扬、激烈冲突,这是查市斯执政的一大特征。

查韦斯执政的另一大特征是,利用“人民主权”增强总统的权力。他认为自己代表了“人民主权”,他可以使用委任立法权直接立法,而不必走通过国会立法的繁复道路。他不断地对国会施压,让国会给他委任立法权,使他能够直接颁布法律。这种急剧增加总统权力的做法遭到了强烈的批评,如果说,“好斗、好冲突”还只是个执政风格的问题,那么“总统直接立法”则是个执政本质的“独裁”问题。因此,不仅仅是老两党和其他反对派抨击他,甚至连他昔日的政变战友也开始批评他。阿里亚斯公开批评他背离了玻利瓦尔革命的理想,正在滑向卡迪尤强人政治的泥潭,如此下去会产生新的腐败。查韦斯听不进这些批评,当时围绕在他身边的是几个文人政客,他们支持查韦斯的做法。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阿里亚斯决定竞选总统。新出炉的宪法规定,新宪法通过之后,所有民选的官员都要重新再选一次,总统也要重新选举。在这次重新选举总统的大选中,阿里亚斯和查韦斯成了竞选对手。以前,他们两人也有过许多分歧、也曾争论得面红耳赤。但那些争论和这次竞选完全不同,那些争论是为了辩明问题,这次是为了抢选票、抓眼球。双方都花很大精力来做人身攻击,譬如,阿里亚斯打电视广告攻击查韦斯是懦夫,说在政变的紧急关头看着别人流血奋战,自己却缩起来不敢去攻打总统府;査韦斯攻击阿里亚斯“娘娘腔”,说他给孕妇供应牛奶,那是女人的工作,完全不像个男子汉。

这是在民主竞选中极为常见的现象,双方不就实质问题展开辩论,而是进行低俗愚蠢的互相攻击。实践证明,这样的攻击更能够赢得选票,大众的眼球容易被低俗简单的东西抓住,不愿意停留在复杂费解的问题上,于是,高雅复杂的政治家也不得不使自己低俗化、简单化来获取选票。阿里亚斯和査韦斯这两个昔日的血肉战友变成了今日的竞选对手,以前无论是在监狱里还是在狱外搞活动的时候,他们都可以进行复杂深刻的辩论,现在他们只能互相攻击、互相抹黑,不顾往日的血肉情谊,尽力把对方抹得越黑越好。查韦斯在政变时没有当机立断去攻打总统府是一个复杂费解的问题,当时他带领一支部队占领了一个军事博物馆,这个博物馆离总统府不远,只有一公里半左右的距离,在一个小山坡的顶上,可以俯视总统府。政变前的计划是,他们要利用博物馆里的设施建立通讯指挥中心,但由于泄密使军方有所防范,通信系统建立不起来了。此时继续待在博物馆是没有意义的,如果查韦斯能够带着部队离开博物馆去攻打总统府、去增援正在围攻总统府的政变军人,他们极有可能占领总统府,政变很可能成功。连国防部长事后都说,即使总统已经逃离总统府,占领总统府仍然有极大的象征意义,可以引发加拉加斯附近几个军营里的官兵响应政变。但是,査韦斯一直待在博物馆里,坐失了良机。查韦斯自己的说法是,因为没有通信系统,他不知道总统府和其他地方的情况,不能轻举妄动。当这个复杂的问题落入竞选的战场,双方就竭力把它简单化、绝对化、两极化。查韦斯的支持者坚称,不轻举妄动是最佳决定;反对者则攻击查韦斯是贪生怕死的儒夫。

阿里亚斯搞竞选的能力显然不如查韦斯,查韦斯有演说天才,讲话特别有感召力,特别能抓住大众的眼球和耳根,他常常能口若悬河地讲几个小时不停顿。虽然事实显示,阿里亚斯历来表现得更为理性,办事也更为“有效率”,他指挥第一次政变比查韦斯更成功,他判断第二次政变比査韦斯更准确,他和平参政的许多观点比查韦斯更有远见,但是他“抓眼球”的能力不如查韦斯。竞选结果,阿里亚斯失败,查韦斯当选总统。

查韦斯胜选之后,更多地以委任立法的形式直接颁布法律,2001年末,他一下子颁布了49个法令。这些法令许多带有激进“平民主义”的民粹色彩,譬如要进行土地改革和石油工业改革,都是亲平民、反富人的。委内瑞拉的土地大量集中在极少数的地主手里,他们囤积土地作投机,不把土地有效投入农业生产,委内拉需要进口大约70%的食品,这在人少地多的南美洲是极罕见的。这个新的土地法要对地主的土地拥有量设置上限,要对低效使用的土地征税,还要把闲置不用的土地分给农民或农业合作企业。这个新的石油工业法是要重新调整石油收入的分配,把石油收入更多地投入资助平民的社会福利项目,同时大大减少石油工业精英们的收入。这些“平民主义”的法令使“非平民”们非常不满,反查韦斯的力量渐渐壮大起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尹伊文
尹伊文
英国牛津大学社会文化人类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