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伊文 | 查韦斯如何动了石油利益集团和美国的奶酪?

尹伊文 2019-03-20 浏览:
查韦斯胜选之后,更多地以委任立法的形式直接颁布法律,2001年末,他一下子颁布了49个法令。这些法令许多带有激进“平民主义”的民粹色彩,譬如要进行土地改革和石油工业改革,都是亲平民、反富人的。委内瑞拉的土地大量集中在极少数的地主手里,他们囤积土地作投机,不把土地有效投入农业生产,委内拉需要进口大约70%的食品,这在人少地多的南美洲是极罕见的。这个新的土地法要对地主的土地拥有量设置上限,要对低效使用的土地征税,还要把闲置不用的土地分给农民或农业合作企业。这个新的石油工业法是要重新调整石油收入的分配,把石油收入更多地投入资助平民的社会福利项目,同时大大减少石油工业精英们的收入。这些“平民主义”的法令使“非平民”们非常不满,反查韦斯的力量渐渐壮大起来。

尹伊文 | 查韦斯如何动了石油利益集团和美国的奶酪?

查韦斯的“制宪”信念是在监狱里形成的。在那些被监禁的日子里,他和他的战友们苦读各种书籍,探索出路,寻找解决委内瑞拉问题的方法。法国大革命给了查韦斯深刻的启示,他感悟到要用宪法的力量来进行革命,摧毁旧的腐败制度,制定一部与第四共和国全然不同的宪法。在后来查韦斯领导制定的第五共和国宪法中,可以看到许多法国大革命的影子,那是深受卢梭的影响。

卢梭的思想和英美式的制宪思路有所不同。英美式的宪政核心是“权力制衡”“限制政府”,而卢梭则更强调“人民主权”的理念。“人民主权”是要让大众直接参与国家政治,而不是通过议员代表来“代议”国家政治。卢梭认为,议会中的民选代表,并不是人民的真正代表,只是他们的代理人,这些人不能代表人民做最终的决定。他说:

【“英国人认为他们是自由的,这实在是个严重的错误。他们只是在选举国会议员的时候是自由的。一旦议员当选了,人民就被奴役了,成了微不足道的草芥。”(卢梭:《社会契约论》)】

卢梭主张,“任何法律,如果没有人民亲自的批准,是无效的”。只有当大众直接参与了立法,当法律由人民亲自批准,此时形成的社会契约オ有效,才能代表“共同体意志”。而当人们通过有效的社会契约形成了“共同体意志”,社会成员就应该让渡任何违背“共同体意志”的个人自由意志,政府则有权力按照“共同体意志”来压制“共同体意志”的反对者。第五共和国宪法特别强调大众的直接参与,查韦斯后来常以“共同体意志”的名义来要求更大的总统权力,都反映了卢梭的思想理念。

委内瑞拉的第四共和国是基本按照英美式的民主宪政模式构建的,有“三权分立”,有“代议制”的国会,它曾经被西方国家誉为“拉丁美洲的民主模范”。但是,老两党在这个民主宪政模式下形成了“盟约民主”,无论是“三权分立”还是“代议制”都不能制止老两党成员的贪污腐败行为,许多所谓的民主机构成了繁衍贪腐的毒瘤。查韦斯认为,玻利瓦尔革命必须要铲除这些毒瘤,不能让已经腐败了的老国会来制定新宪法。所以,在查韦斯竞选总统的活动中,召开制宪大会制定新宪法是他的核心纲领。

查韦斯就职总统之后,立刻紧锣密鼓地推动制宪大会。为了使“召开制宪大会”有“民主”及“合法”的名分,也为了让制宪大会更体现大众直接参与的“人民主权”理念,他先让全国就“是否要召开制宪大会”进行了公民投票。查韦斯2月就职,4月就举行了公投,结果令他欢欣鼓舞,90%左右的票数是支持召开制宪大会的。不过反对党对此很有异议,因为有60%左右的人弃权没有参加公投。查韦斯自有他的辩解,他说,美国总统大选中的弃权票也常常高达50%,所以不必对这60%的弃权大惊小怪。紧接着全国展开了制宪大会代表的选举,大众又轰轰烈烈地投入参与。从贩夫走卒到律师医生,从体育明星到占星术士,从土著印第安人到现代化的警察,成千上万的人亢奋地投入了竞选,争夺那131个代表席位。潜在的候选人拿着各种各样的宪法条款提案,走街串巷拉选票。这是一次有极广泛的民众参与的制宪,尤其是底层的民众,以前制定宪法从未咨询过他们的意见,他们从未如此直接、如此热忱地参与过。一个竞选制宪大会代表的街头小贩激情地说:

【“这是五百年来的第一次,人民被咨询他们需要什么。”】

经过几个月热火朝天的竞选鏖战,支持查韦斯的候选人大获全胜,

他们夺得131个席位中的125个,查韦斯派绝对控制了制宪大会。制宪工作马不停蹄,进展迅速,8月召开大会,火速起草新宪法,12月再次举行批准新宪法的公民投票。1999年12月15日,第五共和国的新宪法正式通过,此时距查韦斯就职总统还不到一年。

我在委内瑞拉的时候,曾听山村里的人说,宪法中的某条是他们提议的,脸上透出很自豪的神色。这种现象在委内瑞拉相当普遍,常有人会说,宪法中的某条某条是他们社区、他们小组提议的。在制宪的热潮中,很多人结成小组,提出自己的“宪法提案”。这些提案中有许多内容是相似的,譬如公民有获得免费医疗服务、免费教育的权利,当宪法中包含了这些条款,很多人就会兴高采烈地相信,是自己的提议使宪法写上了这一条。

这个新宪法的一大特点是,强调“人民主权”,而不强调“权力制衡”。“人民主权”突出地表现在频繁使用“公民投票”“大众罢免”方面。譬如,根据这部宪法,国会不能弹劾总统,但是大众可以罢免总统,只要有人征集了足够的签名要求罢免总统,就可以举行罢免公投来决定总统的去留。总统的权力不是由国会来“制衡”,而是由大众来赋予和剥夺。在英美式的宪政框架中,“权力制衡”是防止腐败的重要工具;但在这部新宪法中,反腐更侧重于依赖公民直接参与的“人民主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尹伊文
尹伊文
英国牛津大学社会文化人类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