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明:“我是三峡工程的大喊大叫的促进派” ——王震推动长江三峡工程上马纪事

李慎明 2019-03-18 浏览:
看到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提供的如此详实的上述事实与数据,凡是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难理解习近平总书记在视察三峡工程时所说的“三峡工程是国之重器,是靠劳动者的辛勤劳动自力更生创造出来的,看了以后非常振奋”这样令人感动和振奋的话语,都会为我们的三峡工程乃至我们中华民族和社会主义的中国感到由衷的兴奋、自豪和骄傲。实现“两个一百年”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更为宏大深远、更为全面深刻、更加引人瞩目的瑰丽工程。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正确领导下,经过全党和全国人民的艰辛奋斗,必将如期实现!

李慎明:“我是三峡工程的大喊大叫的促进派” ——王震推动长江三峡工程上马纪事

【原编者按:习近平总书记说:“三峡工程是国之重器”,“真正的大国重器,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化缘是化不来的,要靠自己拼搏”。我们向为参与决策和建设三峡工程作出贡献的所有领导人与建设者致敬。该文主要部分已刊发在2018年第12期《百年潮》上。现刊载全文,敬请各位读者关注。】

2018年4月24日下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来到长江三峡坝区,察看三峡工程和坝区周边生态环境。他举目远眺,气势磅礴的坝体、水波荡漾的江面、郁郁葱葱的江岸尽收眼底。在听取了三峡工程发展历程、综合效益、科技创新的图片和数据介绍后,习近平深情地对大家说:

【“三峡工程是国之重器,是靠劳动者的辛勤劳动自力更生创造出来的,看了以后非常振奋。三峡工程的成功建成和运转,使多少代中国人开发和利用三峡资源的梦想变为现实,成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发展的重要标志。这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优越性的典范,是中国人民富于智慧和创造性的典范,是中华民族日益走向繁荣强盛的典范。真正的大国重器,一定要掌握在自己手里。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化缘是化不来的,要靠自己拼搏。13亿多中国人民要齐心合力、砥砺奋斗,共圆中国梦!”】

王震曾说:“我是三峡工程的大喊大叫的促进派!”笔者曾在王震老身边工作十多年,看到如上电视画面,王震老生前关心、支持并大力推动三峡工程上马的众多情景油然而生,又重现在眼前。一个情不自禁的念头在笔者脑海升腾:

【“王老若能看、听到习近平总书记代表党和人民充分肯定三峡工程这一消息,该有多好呀!”】

王震始终坚定地支持三峡工程上马,绝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来自他多年对实际情况的全面、深刻的了解和正确的判断基础之上。

王震曾两次实地考察长江三峡。一次是1973年。那次,他作为国务院业务组的列席成员到湖北天门考察棉花生产。出发前,协助周恩来总理主持经济工作的李先念对他说:

【“既然到了湖北,就到葛洲坝走走。葛洲坝已开工,它是为将来的三峡工程作准备的。”】

第二次是1982年11月。第二次考察中,王震又详细听取了长江水利委员会负责人及有关专家的汇报,实地察看了三斗坪三峡坝址,葛洲坝工地、荆江大堤,观看了三峡工程的模型,并听取了湖北省及荆州、宜昌地市负责同志对三峡工程的意见。听取汇报中,他边听边问,并不时把有关数据亲笔记录在自己随身携带的大地图册上。他详细了解了长江流域历史上多次特别是几次特大洪灾的情况:自汉代至清末2000多年中,曾发生较大洪灾214次,平均约10年一次。1860、1870年接连发生两次特大洪水,两湖地区一片汪洋,损失惨重。1931年大洪水,中下游淹地5090万亩,死亡14.55万人,汉口被淹3个月。1935年洪水,淹死14.2万人、一夜之间,汉江下游淹死8万。1954年,一场百年罕见的洪水,考验着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实力,刚刚建成的荆江分洪工程,在防汛斗争中,对保证荆江大堤和中原重镇武汉市的安全,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在全国人民通力支援和沿江广大军民奋力抢险下,虽保住了重点防护对象,但仍有4755万亩农田被淹,直接死亡3万多人,使得南北大动脉京广铁路100天不能正常行车。听到这里,王震问道:

【“如果万一再出现1870年型特大洪水将出现什么后果?”】

长办(长江上游水土保持委员会办公室,编者注,下同。)办公室副主任季昌化回答:

【“江汉、洞庭湖平原的1500万人口、2300万亩良田,将遭到毁灭性灾害。”】

接着王震又详细询问了三峡工程在发电、航运等方面的巨大综合效益。季昌化说:

【“长江流域年入海水量近一万亿立方米,蕴藏着2.68亿千瓦的水能资源,其中可能开发量1.97亿千瓦,占全国可能开发量的53.4%。三峡水电站总装机容量可达1820万千瓦,年发电量847亿千瓦小时,相当于10座大亚湾发电站,相当于同时建成了7座250万千瓦的火电厂和一个年产5000万吨原煤的矿区及若干条相应运煤的铁路。与火电相比,每年可以少排200万吨二氧化硫、1万吨一氧化碳、37万吨氮氧化合物,以及大量工业废水,有利于减轻环境污染。特别是对于扭转华中、华东和川东地区由于严重缺电而制约生产发展的局面,具有重大意义。”】

王震还详细询问了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李先念对三峡工程的有关指示,询问了对水库泥沙淤积、诱发地带和滑坡、建库后对生态的影响、大量移民安置、战备防空预警以及兴建这样大的工程国力承受能力等问题的解决方案。他还询问了修建支流水库为什么不能代替三峡工程的原因。他常常是刨根追底,直到得到圆满的解答为止。对个别尚未得到满意答复的问题,他便装在脑子里,适时再向有关专家请教。

1983年4月13日,在广州南湖宾馆,王震又与他的好朋友、著名数学家华罗庚见面。谈话中,王震没有忘记三峡工程:

来源 : 百年潮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慎明
李慎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