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玄识:现代西方是华夏派生的“子文明”

诸玄识 2019-03-13 浏览:
近现代欧洲是“中学西被”的结果。近现代西方以扭曲了的中国文明成果为基础,打造出冠冕堂皇的“西方中心论”历史观,反过来凭借这种变异了的“文明怪胎”,打压正版的文明中国及亚非拉各民族。还是那句话,只有全面认清“西方中心论”的真面目,同时彻底解构“西方中心论”的理论基础,才能彰显“中华文明”的光辉。诸玄识老师的研究,彻底揭露了西方伪史的真面目。

【原编者按: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2019年3月5日,诸玄识先生、董并生先生、孟晓路教授应邀莅临北京外国语大学东西方关系中心和中国政法大学。英籍学者诸玄识先生做题为《大英博物馆馆藏的西方史——综合国外研究,现代西方是华夏派生的“子文明”》的主题讲座。

1890年,英国的宗教学者和历史学家爱德华·约翰逊第一个谈到,伪造历史是西方的一个大型工程(a large-scale project to fabricate history)。

荷兰耶稣会士帕佩布罗施(Daniel Papebroch)坚持,(西方)没有一份历史文献是真实的。

16世纪西班牙萨拉曼卡大学教授安西拉(D. Arcilla)声称:所有的古代历史都是中世纪编造的。

法国牧师和图书馆馆长让·哈尔端(Jean Hardouin, 1646—1729年)否定所有西方“古籍”的真实性,包括《圣经》和希腊—罗马“古典”;他还宣布,全部的近代以前的官方文件、教会记录和古代钱币等都是后来被伪造的。

17世纪中叶之后,卫匡国(Martino Martini, 1614—1661年)的《中国上古史》、柏应理(Philippe Couplet,1622-1693年)的《中国哲学家孔子》在欧洲出版后引起了剧烈的思想震动,中国的上古史知识和纪年彻底动摇了中世纪的基督教纪年。

“据中国编年史书记载计算出的中国历史的起源时间比《旧约》为人类历史规定的起源时间大大提前”,“导致了激烈辩论,因为它对《圣经》中的纪年和犹太人基督教传统的普遍价值提出了质疑”,“搅乱了当时在欧洲人心目中早已形成了的历史时间观”。

这使整个欧洲陷入窘迫,直接导致了大批西方传教士前赴后继地前往远东挖掘西方上古时代的东方副本,启蒙思想家们则借助中国,借助孔子,吹响了摧毁中世纪思想的号角。因此,孔孟思想是欧洲启蒙思想的核心,正是中国文化激发了欧洲启蒙运动。

诸玄识:现代西方是华夏派生的“子文明”

诸玄识:现代西方是华夏派生的“子文明”诸玄识:现代西方是华夏派生的“子文明”

一、机遇:天时地利→地缘优势

(一)

我们想说的是,现代西方兴起的前提是“天时地利”,是千载难逢的机遇;而这个机遇的产生和西方文明的内涵都是“中国赐予”。

大体而言,近现代民族国家的兴衰存亡、实力消长或命运沉浮,在客观上决定于地理环境的优劣,是否具有“地缘政治”的战略优势。

地缘好的国家能够绽放人的潜能,正能量最大化,负能量向外纾解;因而大发展,创造奇迹。相反,地缘差的国家不得不承受内部和外部的双重负能量,内忧外患极大,正能量被抵消,发展受阻,充满人祸。从军事上来看,地缘优劣好比山上与山下,高下立判:处于山上一方所能发挥的战争效力要大得多。

诸玄识:现代西方是华夏派生的“子文明”

Net Primary Productivity

全球净初级生产力(NPP)是指植物固定太阳能的能力,直接影响着先古时代的地域性物产及人口的上限。

上图所示NPP最高的土地,分别分布在南美洲、非洲、印度尼西亚群岛的局部热带区域,以及中国长江以南。而只有中国地处温带地区,非常适宜人类生存和生产。

(二)

现在要问:从1500年到2000年这五百年里,世界地缘政治的战略优势主要表现在什么方面?海洋——机动便捷的海洋!

举例来说:鸦片战争,英国舰队打不了广州,打厦门;打不了厦门,继续北上,进入长江(第二次鸦片战争再往北,进入渤海湾);集中优势兵力,突破薄弱环节,这是一个战争制胜的原则。而对大陆的国防来说,它的部队结集、后勤运输和紧急驰援都是山重水复、艰难险阻,非常缓慢。

诸玄识:现代西方是华夏派生的“子文明”

二次鸦片战争中英国舰队的线路图

再问:在海洋时代之前,即在历史上,地缘优势主要体现在哪里?

答:草原。荒漠草原,游牧骑射,驰骋穿插。

古代文明的发展和技术的传播,难免会装备好战部落,而且更重要的是把它的地理优势提升起来——从高原地势到河谷平原,从生态差的地方到富裕城池,游牧部落越打越顺利,越战越勇。而农耕民族的防御和进攻则都是难上加难。

宋朝的技术进步却也导致和招致“天敌”:契丹、西夏、女真、蒙古,接踵而至,乘着地缘优势如虎添翼,农耕民族犹如羊入虎口。

还问:在21世纪的今天,地缘政治的战略优势仍然是海洋吗?答:变了!我们提出“陆海有机”的概念,即最大的洲陆与最大的海洋的“有机结合”,这是新兴的全球枢纽地带;在哪里?那就是我们中国。

这就是说,进入21世纪,全球性的地缘政治的战略优势开始从西方(单纯海洋),转移到了中国(陆海有机——世界辐射、辐辏的中心)。

来源 : 诸玄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