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谣申纪兰为哪般?

壬岷 2019-03-11 浏览:
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抹黑申纪兰实际上是为了抹黑我们的制度,谁叫她一个普通农村劳动妇女能有那么高的地位呢?更阴险毒辣的是,抹黑好不容易取得的男女平权,在女性被物化、劳动被异化的今天,申纪兰的存在无疑是横亘在这些跳梁小丑面前的一座大山。达成了以上两点,自然也就达成了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就是抹黑缔造这一切的毛主席。不绊倒毛主席,他们所说所做的一切都圆不过去。为了使这些看起来合理、有据,只能在基础事实层面造谣了。

最近,又有人在网上造谣申纪兰了。

造谣申纪兰为哪般?

谣言是老谣了,可在三八妇女节前后,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微博又给传开了。谣言基本上以“这样的人大代表人畜无害”,“申纪兰今年又闹笑话了”两篇文章在网上传播。具体内容见下图:

造谣申纪兰为哪般?

为什么这些人这么关注申纪兰呢?

因为申纪兰是全国唯一一名从第一届至第十三届连任的全国人大代表。更重要的是,申纪兰带领身边姐妹成立的妇女互助组是全国最早的妇女互助组之一,后来,申纪兰与著名劳模李顺达携手创办了闻名全国的“西沟金星农林牧生产合作社”,还在全国第一个提出并实现了“男女同工同酬”。

在“男女同工同酬”已经被写入宪法的今天,我们应该感谢申纪兰为代表的那一代人。正是因为她们的努力,争取到了妇女平等劳动的权益,真正落实了妇女能顶半边天,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的精神,使得中国成为了世界上男女最为平等的国家。这是一笔巨大的社会主义遗产。

可以说,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抹黑申纪兰实际上是为了抹黑我们的制度,谁叫她一个普通农村劳动妇女能有那么高的地位呢?

更阴险毒辣的是,抹黑好不容易取得的男女平权,在女性被物化、劳动被异化的今天,申纪兰的存在无疑是横亘在这些跳梁小丑面前的一座大山。

达成了以上两点,自然也就达成了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就是抹黑缔造这一切的毛主席。不绊倒毛主席,他们所说所做的一切都圆不过去。为了使这些看起来合理、有据,只能在基础事实层面造谣了。

为了反驳这些谣言,笔者顺手搜了一下,看看申纪兰这些年都有些什么提案?

1954年,申纪兰当选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骑着毛驴到北京开会,投票选举毛泽东为主席;“男女同工同酬”被写进《宪法》。

1960年,关注农业。

二届人大二次会议讨论关于为提前实现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而奋斗的决议时,申纪兰发言:“把农业搞好,是国民经济的重要部分。没粮就乱、没粮就慌,没粮就没了主张。”发出基层代表的声音。

1975年,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在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作最后一次政府工作报告,申纪兰回忆称,“我听说周总理当时生着病,看着他那么瘦,还站在台上作报告,我一边听一边掉眼泪,我旁边的人也在掉眼泪,我们一边哭一边鼓掌。

1996年,申纪兰联名其他代表,呼吁开通了长治到北京的直达列车。

2000年,提案关于农村小康建设、调整农村产业结构。

申纪兰等代表在会议上发言,时任主席参与会议,指出要进一步做好扶贫开发工作,改造山西老工业基地。

2001年,关注山区交通建设;重提修建邯郸到长治铁路的议案(已经提出两年了);尽快解决山西农村干旱地区人畜饮水困难。

2002年,交通、水利建设方面的提案。她说:“我们农民懂得,‘只有吃饱肚,才能上得路’、‘土地是宝中宝,什么也离不了’,离开农业生产,吃不上粮食,什么事也干不成!

那几年,申纪兰先后提出了关于农村的增收减负、学校教育、人才培养、医疗卫生等方面的议案。

2003年,保护耕地;修建林长高速公路(山西长治—河南安阳—山东聊城跨省高速公路的关键路段)

申纪兰联名林州市代表王发水等提案,修建安阳至长治高速公路;此前由李克强拍板将之列入河南省重点项目。申纪兰连续多年在全国人大会议上提关于此高速的相关建议。

2004年,保护耕地。

当时已经75岁的申纪兰,领衔提交了保护耕地的议案,她说:“中国人这么多,土地是命根子。没有地种庄稼,大家吃甚?”此后,对于保护耕地,申纪兰多次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不断提出。

2007年,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提高乡村干部素质、重视农村环境保护;铁路建设。

2008年,关注交通、教育、企业发展,三老区如何致富。

2009年,最惹争议的一年。就是这一年,在11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时申纪兰说:自己55年来从来没投过反对票。

2010年,为西沟修路,村村通公路。

申纪兰:“上一届我提的修路的问题比较多,都解决了。我们村通水泥路,周边的村也通了水泥路。现在道路开到了农民家门口了,多好。

2011年,山区水利建设

申纪兰:今年干旱了,冬天没下一点雪,我们村也干坏了。现在下了场小雪,但要彻底解决还不够。所以,我的提案是搞山区水利建设。我是农民代表,只要重视农业,我就放心了。

2012年,加强农村教育;农村失地问题;农村干部选举;文化改革也要政治挂帅。

关于农村建设中新修建公路侵占耕地的问题,申纪兰认为,管理好土地也是经济建设,需占就要占,总不能让高速公路在天上;又说,耕地能不占尽量不占,也是发展农业的保障。

农对于村干部选举,申纪兰认为“一年选,二年看,三年要换”短一些,建议改为五年一任。当时即有在农村基层生活过的人表示,对基层三年换届的做法也有同感,但很少听地方官员如此建议。

来源 : 红墙往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