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苏联文学界“淡化红色”的情况与教训

鹿野 2019-04-08 浏览:
雷巴科夫和沙特罗夫本意并不是要全面搞垮苏联,甚至也不是要全盘否定社会主义。沙特罗夫曾强调自己对列宁的感情是真实的,雷巴科夫也多次表示自己是“十月革命的儿女”,绝不会赞成否定十月革命的做法。但是,他们的创作把斯大林时代描写得一团漆黑,实际上就为反共势力全盘否定苏联的历史与现实开辟了道路。到1988年以后,全盘否定十月革命与社会主义的《日瓦戈医生》和《古拉格群岛》等“回归文学”作品便成为了苏联文坛的主导者,苏联的剧变和解体也就不可避免了。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苏联文学界“淡化红色”的情况与教训

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参加政协会议的文化艺术界、社会科学界委员时指出:

【“共和国是红色的,不能淡化这个颜色。”】

笔者对此完全赞成,在这里想简单的介绍一下戈尔巴乔夫上台前后苏联文学界“淡化红色”的情况与教训,以供朋友们参考。

众所周知,戈尔巴乔夫是在1988年才正式开始“政治改革”的。但鲜为人知的是,此前从勃列日涅夫去世的1982年到开启政治改革前夕的1987年,苏联文艺界已经发生了重要的变化,并为后来的政治剧变制造了舆论,大体可以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1982至1984:文学史专家的重新书写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中国方面现代文学就有一个经典作家序列“鲁郭茅巴老曹”。而从50年代开始,苏联文学史专家们对于经典作家也有一个基本定型的序列“高马肖法奥”,也就是高尔基、马雅可夫斯基、肖洛霍夫、法捷耶夫和奥斯特洛夫斯基。这五人是所有文学史当中必列的经典作家。此外还有一些经常被列入的经典作家,如叶赛宁、阿·托尔斯泰、列昂诺夫也都是对十月革命和社会主义基本采取肯定态度的。

但是在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去世的1982年,著名文学史专家叶尔绍夫出版了一部作为高校文学类教师用书的《苏维埃俄罗斯文学史》。其认为,传统经典作家的名单应该精简,法捷耶夫和奥斯特洛夫斯基这两位最具有红色特质的传统经典作家“艺术水平不高”,不应被列入经典作家行列。这部文学史当中列专节论述的重点作家有高尔基、马雅可夫斯基、叶赛宁、革拉特科夫、阿·托尔斯泰、肖洛霍夫、列昂诺夫、特瓦尔多夫斯基八位,没有法捷耶夫和奥斯特洛夫斯基。这在苏联文学史书写上是没有先例的。

随后在1984年的时候,苏联中学文学教科书编者科瓦廖夫在中学课本基础上改编出版了一部《俄罗斯苏维埃文学史略》。其认为,不应该用政治态度排斥部分作家,经典作家的名单应该扩大。在其扩大的名单里,把帕斯捷尔纳克和阿赫玛托娃这两位以反对十月革命著称的文人列为了经典作家:

【1984年出版了科瓦廖夫编辑的《俄罗斯苏维埃文学史略》。这本书篇幅不大,由各家分工编写,对象是苏联的广大读者。四百多页的书.概述部分占三分之二以上;作家专章占的篇幅虽不大,但作家名单却扩大了,30年代增加了帕斯捷尔纳克和伊萨科夫斯基专章:40一50年代增加普里什文和阿赫玛托娃,60年代增加了吉洪诺夫。编写体系每个时期基本上都是分诗歌、散文和戏剧一部分概述。然后是作家专节。
周忠和著,笔耕录,河南大学出版社,2008.12,第258页】

需要指出的是,叶尔绍夫和科瓦廖夫这两位文学史专家并没有表示要彻底否定社会主义,相反还多次强调要继续按照“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这一基本创作方针书写文学史。但是他们作为苏联高校和中学教科书的编者,也可以说是体制内最高层级文学史专家的代表公开发声“重写文学史”,掀起的震荡是惊人的。到戈尔巴乔夫上台以后,讨论逐渐指向了全面否定红色经典为代表的苏联文学,鼓吹帕斯捷尔纳克等一些被批判过的反共文人。叶尔绍夫和科瓦廖夫本人也被视作“反面教材”受到了更激进的公知和学者全盘否定:

【随着讨论的日益开展和深入,意见的分歧日趋明朗,论战的调子也激烈起来。敖德萨一位年轻的高校教师多布连科发表题为《吃一堑一长一智》的文章,以尖锐激烈的笔调评论苏联文学史上许多问题。……他说,苏联文学史家一生都在忙于“最迫切的问题”,“从来没有从事过任何科学研究”。他认为现有的苏联文学史著作都是“不科学的”,根本不是文学发展的历史,而是“意识形态斗争前线的胜利报告”。……他认为,苏联文学在六十年代“解冻”时期所挣得的东西都被安德烈耶夫、梅特钦科、叶尔绍夫、科瓦廖夫、诺维科夫及其他一些人的著作给“取消”了。
李毓榛,《苏联国内关于苏联文学史的讨论》,《文艺争鸣》 1990年02期】

1985至1986:爱国派作家的批判浪潮

在文学创作方面,大多数了解一点苏联文学史常识的人都知道,苏联的文学界长期爱国派和自由派两大派。因此不少人想当然的认为,戈尔巴乔夫上台以后,文学界掀起的那股批判苏联社会的浪潮必然是自由派为否定苏联而发动的。但是事实却恰恰相反,苏联80年代中期文学界的那股新批判浪潮的发动者恰恰是爱国派作家。

1985年到1986年,苏联文学界陆续发表了四部对于苏联社会现实进行尖锐的批判和否定的小说,也就是邦达列夫的《演戏》,拉斯普京的《火灾》,阿斯塔菲耶夫的《忧伤的侦探》,别洛夫的《一切都在前面》。这四部重要的小说创作者全都是爱国派作家。其中发表最早,影响也最大的就是后来以反对戈尔巴乔夫“改革”出名的著名红色作家邦达列夫。其有一句广泛流传的名言,就是“在6年当中,报刊实现了欧洲装备最精良的军队在40年代用火与剑侵入我国时未能实现的目标。那支军队有第一流的技术设备,但缺少一样东西——这就是千万份带菌的出版物。”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