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斌:“妖魔化”郭沫若是拒绝与中国的“短二十世纪”对话

李斌 2019-04-11 浏览:
1978年郭沫若逝世后,舆论对郭沫若进行了“妖魔化”,将郭沫若在政治上塑造成阿谀奉承、表里不一的佞臣;在文化上塑造成态度粗暴、置人死地的酷吏;在学术上塑造成抄袭剽窃、献媚争宠的小人。“妖魔化”郭沫若是为了否定以郭沫若为代表的革命文化,拒绝与二十世纪中国主流文化对话。以事实为依据质疑和批判对郭沫若的“妖魔化”,其意义不仅在于还原历史真相,也是为了“重建我们与20世纪中国的对话关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郭沫若担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政务院副总理、文化教育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院长,全国文联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等要职,是科学文化教育战线上的重要领导成员。但自1978年以来,有人开始诽谤郭沫若在十七年期间的表现,把他塑造成表里不一、逢场作戏的两面人。这集中体现在《反思郭沫若》一书中。(4)

《反思郭沫若》的封面上印了两张郭沫若的半边脸,左边的半边脸是红色的,右边的半边脸是蓝色的,这种阴阳脸的设计隐喻了郭沫若的两面人形象。翻阅该书,有关郭沫若“两面人”的证据都来自同一材料,那就是黄淳浩编《郭沫若书信集》中所收郭沫若致陈明远的69封信。(5)

但是,这69封信只有12封有手迹依据,其余57封完全是伪造。(6)在这些伪信中,“郭沫若”集中表达了对他所处的时代的憎恶,对大跃进的反感,对自己多种身份的厌烦,以及对自己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写作的诗歌的不屑。丁东等人见到这些伪信后欣喜若狂,认为这才是通往郭沫若内心世界的窗口。在他们看来,郭沫若在公开的文字中大唱赞歌,却在私信中对他所歌颂的对象充满鄙夷,这不是两面人是什么呢?陈明远伪造这些信件有他特殊的动机。在文革期间,他曾经因伪造毛主席诗词案入狱,对那个时代充满了痛恨。1978年后,他加入了伤痕文学的书写中。但他一直宣称他是郭沫若的学生,郭沫若亲自教他写诗,并帮他修改诗歌。这就出现了悖论,一位赞誉那个时代的老诗人怎么会培养出一位痛恨那个时代的小诗人?师徒二人是怎样实现思想上的裂变的?为了自圆其说,陈明远杜撰出这些信件。他解释说,郭沫若赞誉那个时代,是违心的表态,他的真实态度体现在他的书信中。陈明远造假的书信被丁东等人大肆渲染后,逐渐出现在郭沫若研究的论文和专著中,成为很多学者深信不疑的“事实”。但是,除了这些伪信外,我们在任何郭沫若留下的文字中都找不到他对那个时代的诅咒和痛恨,对自己行为的自责和悔恨。郭沫若是那个时代的领导者和重要建设者,他热情投入到那个时代的生产和建设之中,他是那个时代的有机知识分子,即便他对那个时代的具体策略有不同意见,他也不会违背组织原则,用冷嘲热讽的语调向一个只有通信关系的年轻人倾诉。当下有些知识分子,习惯于漂浮在任何阶级之外,对任何生产和建设都指指点点、冷嘲热讽。如果将这种倾向移情于郭沫若身上,那我们就不可能真正去和郭沫若及他的时代对话。

2012年,“腾飞中国:文化纪事(76)郭沫若与领袖和诗”节目视频中出现了《毛主席赛过我亲爷爷》这首诗,未给出处。后来,高晓松在他那套影响甚大的《鱼羊野史》中也提到了这首诗,将诗名写成《毛主席,你赛过我的亲爷爷》,但同样没给出处。(7)如今,这首诗在网上广泛流传,网上给的出处是《郭沫若文选》第12卷第765页。这样的《郭沫若文选》根本就不存在。我曾长期参与编撰《郭沫若年谱长编》和《郭沫若全集补编》,为了查找郭沫若佚作,多年来查阅了多种民国以来的报纸杂志和档案,但都没有找到这样的诗。

网上还广泛流传了一封康生的信件,信件是写给“比目鱼同志”的,内容是“若论书法,我用脚趾夹根木棍都比郭沫若写的强”。这封信被很多人引用,但如果仔细考察,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伪造的。首先,手札内容没有上下文,十分突兀,不符合写信常规。大家读名人手札,开头至少会交代为啥写信?此外嘘寒问暖,此致敬礼也都得有。这封信什么也没有。其次,手札都会有落款日期,一般是月日,至少也有个日子。但这封信也没有。再次,康生城府深,又是中共高层,如果不是特别好的朋友,他不可能在信件中明目张胆鄙视另一高层人物,但康生的朋友中并没有比目鱼这个人。据知情人称,比目鱼是一个字库,这几个字是集字。

《毛主席赛过我亲爷爷》和康生伪信这两份伪造材料有着同一目的:将郭沫若塑造成跪舔权力却不受权力待见的下流文人。这极大抹黑了中共高层内部的同志关系。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十分重视文化工作,十分尊重郭沫若。郭沫若和毛泽东、周恩来等人是革命同志,他们为了共同的理想奋斗,存在着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也存在着分工合作的关系。作为一名共产党员,郭沫若始终真心佩服毛泽东。在抗战时期,他和毛泽东多次书信往来;在20世纪50–70年代,他和毛泽东诗词唱和,并写了一系列文章阐释毛泽东诗词。当然,革命道路是曲折的,由于认识上的不一致,他们也有分歧的时候。从1968年10月的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的闭幕式开始,

毛泽东多次否定郭沫若的《十批判书》,郭沫若迟至1974年2月才以七律《春雷》表态,接受毛泽东的批评。其间,郭沫若身上的压力非一般人所能承受。由此看来,郭沫若对毛泽东绝非谄媚。伪造《毛主席赛过我亲爷爷》,将现代的革命同志关系扭曲为君臣关系,将革命文人歪曲为封建佞臣,事实上是将社会主义社会等同于封建社会,从而阻碍我们对社会主义制度的深入思考。

来源 :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