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伊文:详解查韦斯时代委内瑞拉的一次诡异政变

尹伊文 2019-03-07 浏览:
委内瑞拉近来政局激荡变幻,一会儿出现了“双总统”,一会儿政变之声甚嚣尘上,一会儿美国声言要军事干预……委内瑞拉的经济也令人难以理解,它的石油储量世界最多,贫困人口却也数量极大,通货膨胀百分之一百万,食品药物严重短缺,人们靠垃圾堆里的残渣剩饭为生……这类消息报道了一两年,“饥民”也没有暴动,甚至没有大量加入反对派……如何理解委内瑞拉呢?

尹伊文:详解查韦斯时代委内瑞拉的一次诡异政变

委内瑞拉两派在街头示威

委内瑞拉发现石油之后,1912年开发了第一口油井,那时委内瑞拉是强人专制政治时代,总统是军阀。军阀总统把开采石油的特许权给了自己的亲信,那些亲信又把特许权卖给外国石油公司,石油开采操纵在外国公司手中,外国公司获得了高额利润,它们支付给委内瑞拉政府的特许权使用费都流入了特权阶层的腰包,广大平民得不到好处,委内瑞拉的贫困问题很严重。1958年委内瑞拉推翻了专制独裁政府,此后开始了两党竞选的民主政治时代。1970年代的时候,两党中自由派的民主行动党对石油工业实行了国有化,其初衷是要用石油收入解决贫穷问题,使委内瑞拉能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但是国有化之后,广大平民仍然分不到一杯羹。国有化成立了超大国企“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它的经理高管们享受着天价的工资和退休金,它的普通工人的待遇也很优厚,不过,这些肥缺职位可不是一般平民百姓能够得到的,需要特殊的“关系”。国有化的石油收入被内部人截流,外部的广大民众沾不上光。1999年查韦斯当选总统之后,推行平民主义的政策,2001年颁布了49个平民主义的法令,其中有针对石油行业的。他要对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再国有化”,他说这个超大国企已经变成“国中之国”,它的董事会只为经理们牟利,罔顾国家利益;它的收入大部分留给公司,小部分交给国家;它已经变成了独立王国。查韦斯要把它的控制权收回来,要改革它的收入分配模式,还撤换了它的高管。

尹伊文:详解查韦斯时代委内瑞拉的一次诡异政变

加拉加斯有许多政治漫画,上图的军人是戈麦斯,统治委内瑞拉约三十年,期间,委内瑞拉发现了石油。

查韦斯的49个法令深深触动了富人们的利益,几个和工商界、尤其是和石油工业关系密切的人物成为反对查韦斯的领军人物,他们和一些右翼军人勾结起来,酝酿出一个颠覆查韦斯的阴谋计划。这个计划以罢工为先导,再狡猾地引入政变。2002年4月初石油公司宣布举行罢工,其它行业在委内瑞拉商会主席的号召下也加入进来,一起举行全国总罢工。4月11日上午,这些反对派召开了一个大规模的集会,他们原本申请的集会地点是在石油公司门前。但当石油公司门前集会的气氛变得火爆狂热之后,几个演讲人士就呼吁大家游行去总统府、逼迫查韦斯辞职。情绪已经沸腾的群众马上响应呼吁,浩浩荡荡地从石油公司出发,向总统府开去。当时在总统府附近有亲查韦斯派的集会,如果这两派群众相遇,很可能发生暴力冲突。查韦斯深知内中的危险性,他手下的官员不断地给反对派领袖们打电话,说他们临时改变集会地点是不合法的,让他们阻止游行以防流血事件,但这些反对派领袖说他们无能为力。他们当然不会阻止游行,这是他们政变阴谋计划的第一步。

查韦斯自己搞过政变,他能嗅出这些活动中的政变味道,所以事先他也制定了一个反政变的计划。但是,他的反政变计划很不高明,当年他搞政变失败,这次他搞反政变也很低效。在他的反政变计划中,他要调军队来保卫几个具有政治象征意义的战略重地:总统府、国会、最高法院等等。但当他决定启动反政变计划行动的时候,先是联系不上负责执行计划的将领,后来又发现要调动的部队无法离开兵营,因为兵营门口出现了奇怪的交通堵塞事故。查韦斯调动不到军队,在总统府里成了光杆司令,当时总统府附近只有数量很少的国民卫队,他们是支持查韦斯的;另外还有受加拉加斯市政府管辖的警察,但因为加拉加斯市长是反查韦斯派的,这些警察执行反对派的命令,查韦斯无法使用这些警力来阻止反对派游行的进军。

尹伊文:详解查韦斯时代委内瑞拉的一次诡异政变

查韦斯

游行大军离总统府越来越近,他们和亲查韦斯派的群众进入了短兵相接的状态,双方开始互相掷石头、扔瓶子。下午三点钟左右的时候,恐怖事件终于发生。在离总统府不远的一座立交桥上聚集了很多亲查韦斯的群众,桥下面的大马路通向总统府,正当反对派的游行队伍通过立交桥下面的马路向总统府进发的时候,忽然传来几声枪响,几个游行者头部中弹,脑浆四溢。此后几个小时,街上时时听到枪声,反查韦斯派和亲查韦斯派的人都有伤亡。

当枪击事件发生时,查韦斯在总统府里,他无法调动军队来阻止游行,只能用他极擅长的演说来呼吁克制、阻止冲突。他发表了广播演说,但是电视媒体不好好播放他的演说,却倾全力来渲染反对派的游行。委内瑞拉的私有电视媒体都是反查韦斯派拥有的,他们巴不得查韦斯快快下台。在那天的反对派游行活动中,媒体起了无法估量的推波助澜作用,他们不断地播放反对派领袖的演说,呼吁大家上街参加游行。当枪击事件发生后,他们又用剪接图像等手法,给观众造成视觉印象,似乎是亲查韦斯派的群众打死了反对派的游行者。同时又大量播放群情鼎沸的反查韦斯活动画面,好像查韦斯已是四面楚歌,反对派已经控制了大局,查韦斯非下台不可了。面对媒体的反叛,查韦斯决定封杀电视,他下令切断这些电视频道的传送系统,接着又在国有的电视频道上讲话,让大家冷静,他说情况并不严重,他仍然控制着全局。这是他在反政变中犯下的两大错误:一是封杀电视传送系统,二是夸说情况不严重。“封杀电视传送系统”并不能阻止电视传播,因为电视台可以使用卫星系统播出节目,而他却给自己戴上了一顶“封杀新闻自由”的独裁者帽子。“夸说情况不严重”使支持者降低警觉,又使反对者更可以把他描画成“说谎的人”。

来源 : 三联书店三联书情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尹伊文
尹伊文
英国牛津大学社会文化人类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