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斌:回忆我父亲杨培新与改革开放四十年——杨斌在2019京津冀埔人联谊暨乡情报告会上发言

杨斌 2019-01-14 浏览:
我发现深入地发掘我父亲讲述的历史经验和经济思想,对于今天防止美国误导与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继续推进改革开放事业仍然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2018年底我接到了国际货币基金副总裁艾刚的一份来信,他阅读过我总结我父亲经济思想的一篇英文论文,运用了我提出的新市场失灵理论和特大经济金融危机理论,分析当前中国和世界各国面临的种种金融疑难问题,如股市、楼市、金融衍生品等资产泡沫的膨胀、破灭的危害,他认为这些理论创新作出了杰出贡献并具有广泛实用性,约稿邀请我为他担任主编的一家著名美国杂志撰写论文。

杨斌:回忆我父亲杨培新与改革开放四十年——杨斌在2019京津冀埔人联谊暨乡情报告会上发言

新年到了,祝各位乡亲节日快乐。历史上不同时期广东客家人都曾作出过杰出贡献,如洪秀全、孙中山、叶剑英等。现在全国都在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我们广东大埔的客家人对改革开放也有重要贡献。一家杂志邀请我撰写关于父亲杨培新的文章,我在查找资料和研究的过程中有许多重要发现,现在向各位乡亲汇报一下这些发现,因为,这不仅是我父亲作为中国经济学家作出的贡献,也是他作为广东大埔人为改革开放作出的贡献。

中国改革起步的关键是银行改革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是从1978年12月召开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算起,但是,我父亲早在1978年8月就提出了市场改革的建议,当时他撰写了一篇内部报告《关于我国银行体制改革的建议》,经过当时的社会科学院长胡乔木上报中央并得到了决策采纳。

社会各界普遍认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是从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起步的,这是形成中俄两国改革实践效果差异的重要原因。但实际上,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明确指出可以联产到生产队、组,但不可以联产到户。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了党的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但是没有提出市场改革方面的内容。农村家庭承包制是1982年以后才逐步在全国推广开来的。

社会上关于改革贡献有一种流行说法,吴市场、厉股份、杨承包,但实际上,我父亲对改革开放的主要贡献,是市场、货币和价格稳定,他参加了创建新中国金融制度并一直从事金融研究,他提出企业承包制是为了解决1987年改革面对的严重困难,成功扭转了财政税收连续滑坡22个月的困难局面。当年他面对着国民经济的严重困境可能导致改革中断的危险,出于社会责任感果断跨出了原来专业、学科的局限,而且卓有成效地解决了企业效益与财政税收滑坡的难题。

我父亲提出的金融领域的银行改革建议,对市场转轨起着重要的关键性作用,相当于抓住了搞活整个市场的“牛鼻子”,这是他从长期研究旧中国金融中领悟的经济规律,当年美国顾问误导了国民党的财政、金融政策,四大家族操纵全面金融投机造成了最糟糕的市场经济,建国初期重点治理金融秩序迅速扭转了国民经济困境,改革开放从搞活银行改革入手又迅速克服了消费品短缺,这正是中俄两国改革命运差异的根本原因之一。

中国改革初期经有许多工业、农业经营责任制的试点,主要是通过各种激励措施调动积极性,调动资源的规模小、范围窄,相当于市场的骨骼、肌肉系统,但是,银行体制改革调动资源的规模大、范围宽,相当于市场的血液流通、中枢神经系统,疏通血脉才能迅速治愈疾病并促进整体健康。中国银行体制改革疏通了国民经济的血脉,改革初期调动了高达数十亿元规模的银行贷款资金,相当于现在数千亿元规模的贷款资金,流入了当年市场供应紧缺的轻工消费品领域,迅速改善市场供应并稳定了物价,克服商品短期危险期并推动了平稳市场经济过渡。

我父亲杨培新受到周恩来委派从事经济金融统战工作期间,是党内培养的在白区工作的少数经济金融专家之一,他早在解放前就撰写了许多分析货币政策、通货膨胀的著作,他的著作《新货币学》曾经是解放区培养银行干部的指定教材。由于我父亲具有长期从事经济金融统战工作的历史经历,他自然而然成为了中国最早主张市场改革的著名经济学家之一。

我父亲杨培新解放前曾经冒着生命危险从事经济金融统战工作,他在改革初期首先提出市场改革也面对巨大压力,如有吴市场雅号的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当年曾提出谁反对计划经济就是反对社会主义,让杨培新、刘国光等主张市场改革的学者面临巨大舆论压力。后来吴敬琏访美又接受了美国的所谓全面系统改革方案,其核心“放开物价、管紧货币”主张类似于俄罗斯“休克疗法”。我父亲认为这同抗战胜利后取消统制经济时美国顾问建议相似,结果放开价格先是导致了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管紧货币后来又造成了通货紧缩、企业破产。

我父亲主张与美国建议相反的“稳定物价、搞活货币”政策,中俄两国的改革实践证明了两种主张有巨大效果差异,俄罗斯民众、企业面临着仓促放开价格导致的物价飞涨,同时还面临管紧货币带来的严重缺血、营养不良,最终因改革政策违反市场规律导致了人为休克,中国民众、企业却能够享受着物价稳定的环境,同时还由于银行改革搞活货币提供了充裕的贷款资金,促使紧缺消费品市场获得了充分营养疏通了血脉,促使中国平稳渡过了短缺经济转轨的危险期,迅速形成了商品供应玲琅满目、物价稳定的买方市场,没有像前苏联、东欧国家那样付出了经济转轨的惨痛代价。

中国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是西方经济学难以解释的,美国获诺贝尔奖的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他的货币理论认为治理通货膨胀与失业不得兼得,当年智利采用弗里德曼的建议付出了惨重代价,导致了当时全球最高的通货膨胀和严重失业,俄罗斯经济改革根本没有重视中国市场转轨的巨大成就,依然照搬弗里德曼的建议并造成了远超智利的惨痛大灾难。

中国在建国初期和改革初期兼治通货膨胀与失业的成就,我父亲向弗里德曼介绍后令他深感佩服不已,他称赞说谁能解释中国的成就就能获得诺贝尔奖。中国虽然取得了远远超过西方经济学的改革成就,但是,今天西方教科书的市场理论和货币理论却仍然统治着世界,让经济转轨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无缘分享中国的成功,让中国可能无法再次复制当年灵活驾驭市场改革的成功,可能再次像俄罗斯一样重蹈照搬西方教条的覆辙。

来源 : 杨斌谈天下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杨斌
杨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发展部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