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和平门——第39军第115师的天津之战

严可复 2019-01-09 浏览:
2营结束纽扣厂的战斗后,继续向东发展,遭遇到酒精工厂之敌的火力拦阻。这部分敌人是第67师搜索连和第199团的一个残缺营,共约400人。21时30分,4连9班的爆破手鞠海清迅速向楼房送上两包约30公斤的炸药并实施爆破,将一楼炸开一个口子。突击8班立即发起冲锋,但遭到敌人火力的阻拦和巨大的酒精罐的阻挡,只好撤回阵地。2营营长刘景秀令9班另找爆破点。鞠海清这次仍然担任爆破手,用75公斤的炸药实施重量爆破。鞠海清带着两名战士在火力掩护下扛着三箱炸药冲向大楼,由于炸药的拉火绳被弄乱,一时无法理清,鞠海清让两名战士先撤下,他直接用仅四寸长的导火索拉火引爆成功。楼内之敌被炸得死伤惨重,4连、警卫连乘势发起冲锋,俘敌20余人。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突破和平门——第39军第115师的天津之战

1948年11月初,辽沈战役胜利结束,淮海战役又拉开了战幕,华北国民党军眼看末日将临,惶惶不可终日,收缩兵力于平、津、张一线,摆成一字长蛇阵,企图相机南逃或西窜。中共中央军委针对傅作义兵团“暂守平津,保持海口,扩充实力,以观时变”的方针,及时组织了平津战役。东北野战军在尚未结束休整的情况下,于1948年11月22日分左中右三路大举入关。第39军于12月1日,按照军直、115师(欠345团)、152师、117师的序列,尾随第44军居左路,沿北宁路南下,15日抵达山海关。116师及115师之345团则由沈阳乘火车抵达山海关归建。全军21日进入塘沽地区集结,预定配合友军首先歼灭塘沽之敌,控制海口,断敌海上退路。军长刘震在勘察地形后,发觉塘沽地形不便大兵团行动,敌方则可以得到停泊海上的军舰的火力支援,亦难以达到歼敌的预期目标。刘震集中大家的意见,以军党委名义呈报天津前线指挥部,建议先打天津、后打塘沽。前指采纳了第39军的建议,拟定了以第49军(两个师)及一个炮兵团封锁塘沽;以第38、39、44、45、46军包围天津的作战计划,并获得了中央军委的批准。12月30日晚,第39军抵达天津西部地区,准备参加夺取天津的作战。

天津位临渤海,是北方水陆交通枢纽,市区周围是广阔绵垠的沿海洼地,市内被永定河、大清河、子牙河、白河和运河等切成多个片段,地形复杂。整个市区南北长约二十五华里,东西宽约十华里,高大建筑一般在南部,中部平房较多,北部开阔。天津之敌在此集中了九个正规师、四个特种兵团和地方部队共十三万余人,以较强的第62军布置在中部和北部。环绕全市有一道宽十米、深4-5米的护城河,水深约3米左右,护城河内侧连接一道土墙,墙顶到河底高6-7米,附有电网,每隔20-30米有一座碉堡,还设有铁丝网、电网、鹿寨、绊脚索等多种障碍,周围敷设了数以万计的地雷。沿护城河有大型碉堡群380余个,连同市区和纵深的碉堡共达1000多个,直达核心工事区。天津的最高城防指挥官陈长捷夸称为“天津堡垒化”,企图凭此固守顽抗。

我天津前线指挥部根据敌城防情况,确定以四个军东西对进,采取拦腰切断、先南后北、先分割后围歼、先弱后强、各个歼灭敌人的方针。即“以三十八、三十九两个军配属特司三分之二炮兵、战车廿辆,于天津西和平门南北地区突破,由西向东攻击,在金汤桥、金刚桥地区与由东向西攻击之部队会师,此主攻方向统归卅八军军长李天佑同志指挥”,以“四十四、四十五两军,附特师三分之一炮兵、战车十辆,于津东之王串场、民族门一线突破由东向西攻击,在金汤桥与西面主攻部队会师,此主攻方向统归四十四军军长邓华同志指挥”,“四十六军,附四十九军之一四五师由津南尖山子一线突破,向北攻击;四十三军之一二八师为总预备队”,“天津战役统归四野参谋长刘亚楼同志指挥”。

1、周密部署、充分准备

第39军决心以115师、117师为军的第一梯队,协同第38军在和平门地段并肩突破。116师、152师为军的第二梯队,分别在117师、115师后跟进,突破后,116师和117师沿南运河以南街区向东发展进攻,与友军在金汤桥会合后,向东扩大战果,协同第46军等友军,歼灭老城东南核心之敌;115师和152师主力沿南运河以北街区向东攻击,与友军会合金刚桥后,向北扩大战果,肃清子牙河以北、北运河以西街区之敌;152师454团及配属之野司警卫团,在天津西北的丁字沽、里塔寺地区担任助攻。

第115师的作战部署是以343团配属炮兵第5团第2营、独立迫击炮5营、师山炮营、344团迫击炮连、九二步兵炮连和一个工兵排、一个坦克连,在和平门北第19号至20号碉堡间突破。首先攻破华北制油厂,尔后向庆丰公司、天津西站和信义门方向发展,坚决击退大红桥方向反击之敌,保证师二梯队进入战斗。345团为师的二梯队,突破后随343团跟进,沿南运河北岸向金刚桥发展,与友军会合后,沿海河西岸向北发展,合歼子牙河以北之敌。344团为师第三梯队,总攻前担任扫除外围据点之任务。

战斗准备工作极其紧张而有序。各级党支部都对部队进行了深入的思想动员,号召指战员“打好入关第一仗”。343团政委郭永昌、团长王扶之等领导,与尖刀连的干部战士逐个谈心,宣传队也到部队亲切慰问,坚定了指战员的必胜决心。担任突破的343团,召集干部讲解突破战术,搞了沙盘作业,还开展群众性的“想办法”运动,发动大家献计献策。师团营连各级干部反复到前沿侦察地形,爆破、突击连的战斗组长以上人员和轻重机枪、六〇炮、迫击炮射手,都交替看了地形,明确了爆破、突击的目标、任务和道路。为使突击队迅速接敌,减少伤亡,师组织344、345团冒着敌人炮火进行近迫土工作业,将突击出发阵地推进至距敌前沿百余米处,并构筑了火器发射阵地。后勤也积极支援,想方设法克服困难,保证供应。光是吃饭一项,在当时的寒冬季节,送饭三小时、行程二十里仍保证部队能吃上热饭。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严可复
严可复
察网专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