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永嘉:指责毛泽东不参加周恩来追悼会的人该扪心有愧了

朱永嘉 2019-01-08 浏览:
四五事件时,有人攻击和指责毛泽东不参加周恩来追悼会,实在是居心不良、唯恐天下不乱了,如果是不知情而被利用的话,看到年谱上毛泽东健康情况的记载,以及毛泽东在周恩来去世时的真情流露,也应该扪心有愧了。

如1975年夏,他听河南南部水灾情况报告,当部队赶到灾区救援时,已有几十名群众被淹死,他先是抽泣,后是痛哭了。他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这个人情感越来越脆弱了,我一听到天灾人祸就伤心。”

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他没有考虑个人安危,抱病听了灾情报告,主席哭了,而且是嚎啕大哭。这些都可以看到毛主席那时的感情在哪一边。另一个引起毛主席伤感的,是战友的去世。

1975年4月2日,董必武去世,在那几天,毛泽东心情难过,不吃东西,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一遍又一遍听张元幹《贺新郎》这首词,把词末之“举大白,听金缕”改成“君且去,休回顾”,希望董必武能安心离去,不要有什么不放心的地方。这是安慰死者的心灵,而在自己心中则留下了生离死别的无限悲怆。

他对周恩来的感情也是非常深沉的,《毛泽东年谱》记载,1975年3月下旬,毛主席听张玉凤读周恩来三月二十日关于其病情的来信,周恩来在信中说明体内出现新的恶性肿瘤的情况,以及医疗组拟在近期实施手术治疗的方案,并说:“我因主席对我病状关怀备至,今又突然以新的病变报告主席,心实不安,故将病情经过及历次造影说清楚,务请主席放心。”

由于知道毛主席当时身体情况不佳,周恩来还另写一封信嘱咐张玉凤关于病情报告,“或在主席休息好后,再读给主席听,一切托你酌办,千万不要干扰主席太多!”

几天后,张玉凤从杭州打电话告诉周恩来办公室,“病情报告都念过了,主席很惦记总理,有几天睡不好觉。”

1976年1月8日,“上午九点五十七分,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全国政协主席周恩来在北京逝世,终年七十八岁。”“同日,下午,工作人员为毛泽东读中共中央政治局送来的周恩来逝世讣告清样,毛泽东听着紧锁眉头,两眼流泪,一言未发。”周恩来的治丧委员会还是毛泽东领衔,由包括王洪文、叶剑英、邓小平、朱德等在内的一百零七人组成。

1月14日,“听工作人员读邓小平一月二十日送审的中共中央对周恩来的悼词稿后,批示:同意。”送审报告说,悼词是由政治局会议审定的,“毛泽东在听工作人员读近三千字的悼词稿时,难以控制情绪,失声痛哭。”

1月15日,“身边工作人员曾问是否参加追悼大会,毛泽东拍拍腿说:我也走不动了。”

我是流着眼泪抄下上述文字的,在这些文字中,清楚地表达了毛泽东与周恩来之间生死相依、无法割舍的真情实感,这不是两个人之间对死亡恐惧之情,更不是什么儿女之情,而是革命者之间难以言喻的真情。

周恩来报告自己病情时那么细心体察毛泽东健康情况,毛泽东在听到周恩来不幸去世时,默默地饮泣在心,直到放声嚎啕大哭,在这种情况下,他哪有能力去参加追悼会呢!

上一次参加陈毅追悼会,站久了就难以抬腿,这时毛泽东的病情要比四年前差得多了,根本无法自己走进会场,哪儿还能坚持站着听完悼词啊,把毛主席如此衰弱不堪的病容暴露于世,于时局也不利。

四五事件时,有人攻击和指责毛泽东不参加周恩来追悼会,实在是居心不良、唯恐天下不乱了,如果是不知情而被利用的话,看到年谱上毛泽东健康情况的记载,以及毛泽东在周恩来去世时的真情流露,也应该扪心有愧了。

【本文原载作者博客】

来源 : 作者博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