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永嘉:指责毛泽东不参加周恩来追悼会的人该扪心有愧了

朱永嘉 2019-01-08 浏览:
四五事件时,有人攻击和指责毛泽东不参加周恩来追悼会,实在是居心不良、唯恐天下不乱了,如果是不知情而被利用的话,看到年谱上毛泽东健康情况的记载,以及毛泽东在周恩来去世时的真情流露,也应该扪心有愧了。

朱永嘉:指责毛泽东不参加周恩来追悼会的人该扪心有愧了

【导读:周恩来报告自己病情时那么细心体察毛泽东健康情况,毛泽东在听到周恩来不幸去世时,默默地饮泣在心,直到放声嚎啕大哭,在这种情况下,他哪有能力去参加追悼会呢!】

自1974年7月17日毛泽东离开北京去南方休养,到1975年4月13日回到北京,前后十个多月,他先后在武汉、长沙、南昌、杭州停留,他曾对金日成说,这回去了湖北、湖南、江西、浙江几个地方。由于国内政局的干扰,休养和恢复健康的目的并未达到。从1974年5月起,他关注中国历史上的文学作品,从赋到词,在杭州他健康情况不佳,作为休闲他又要求读和听大量宋元词曲。他怀着特殊的感情,借助于作品,抒发心中那凄怆、悲凉而又充满豪情的伟人情怀。

从1974年5月10日起,毛主席通过姚文元要我们标点注释印制的大字本,大都是文学作品,先是庾信的《枯树赋》、谢庄的《月赋》、谢惠连的《雪赋》、江淹的《别赋》与《恨赋》。

1975年3月21日,下达要我们注释印制洪皓的《江梅引》及明人汤显祖的《邯郸记·度世》,上面指定节选其中的二小节。

4月4日下达了标点印制大字本王安石的《桂枝香》,张孝祥的《六州歌头》,陈亮的《念奴娇》、辛弃疾的《贺新郎》、《摸鱼儿》、《水调歌头》、《永遇乐》、《水龙吟》、《汉宫秋》、《破阵子》,蒋捷的《梅花引》、《虞美人》、《贺新郎》,以下还有萨都剌的《念奴娇》(《百字令》)、《满江红》、《木兰花》,此外还有白居易、张元幹、陆游、吴潜、吴锡麒诸人的作品。

这些任务,在《毛泽东年谱》上都有相应的记录。前面我只介绍了那几篇赋和张元幹的《贺新郎》与洪皓的《江梅引》,其他词篇的内容都没有涉及。

为什么毛泽东的兴趣一下子都转向这些方面呢?那时毛泽东正在杭州汪庄养病,我当时多少预感到毛主席健康情况不好,心情抑郁,假豪放派的词来激励自己的精神,但是具体情况究竟如何,我们当时并不清楚。

逄先知与金冲及编著的《毛泽东传》透露了一点信息,《毛泽东年谱》出版以后,我对毛泽东当时的健康情况及其思想感情,体会得就更深了。这些作品反映了他怀着什么样的情绪和爱好,他关怀什么,也多少能体会到他仍时刻关注着国家兴亡大事,并以此作为出发点来选择相关的文学作品,借以激励自己的意志,这一点正体现了他为人的高尚品格和爱国主义情怀

品读这些词赋,实际上也体现他休闲时的兴趣品味,他从不打牌以打发时光,只是带着心中的问题有选择地读书、读史,通过背诵这些词赋来抒发自己丰富的思想和情感。

我们不妨先了解一下那时他的健康情况究竟如何,《毛泽东传》中记载了相关情况,“六月中旬,毛泽东的健康状况再度出现明显问题,经神经科和内科专家会诊后提议,中共中央决定第二次为毛泽东专门成立医疗组,成员包括心血管内科、神经内科、麻醉科、耳鼻喉科、呼吸管理、外科、重病护理方面专家。这个医疗组存在的时间持续了两年多,直到毛泽东去世。”

记得1972年1月10日,举行陈毅追悼会时,他临时决定去参加,是李德生主持追悼会,周恩来致悼词,毛泽东同志站着听的悼词,并向陈毅的骨灰盒三鞠躬。他离开八宝山时,已经无法自己上车,双腿无力,几次迈步都登不上汽车,是工作人员扶他上车的。为什么如此,那是腿肿了,弯不过来了,没有力气。他穿的布鞋是定制的,需要放大尺码,同样是因为脚有水肿。

我过去没有这个体会,现在自己到这个年龄才体会到,那是心衰的症状,微循环无力,不能久站。我现在同样如此,走不动路了,出门只能靠轮椅。

到了1974年6月,他心衰的病情加重了,影响到其他器官的功能,白内障加重,视力退化,也与眼底血管硬化有关。我现在也是这样,带了深度老花镜还要用高倍放大镜才能读报。

那时毛泽东同志视力不好,只能靠听了,文件是别人念给他听的,读书也要人替他念了。标点注释印制这些文学作品的大字本,开始是自己阅读,后来是靠别人念和唱给他听,唱是录制磁带以后在住处放给他听,尽管如此,他还在操劳国际国内的大事,接见大量的外宾。那个时期他对外宾有关国际形势的讲话,如果整理汇总的话,对今天仍有重大意义。他自己对金日成说,脑子还是清楚的。

健康情况的变化自己的感觉最清楚,成立医疗小组的时间是1974年6月中旬,实际上他自己五月就有病变的感觉。他要的几篇赋,特别是庾信的《枯树赋》、江淹的《别赋》和《恨赋》,实际上是他考虑自己可能告别这个世界的日子渐渐临近的心理表现,既有对所有事皆不顺遂、干扰太多的反映,也有因生离死别而对许多事无法割舍的感情,他通过欣赏这些作品流露抒发自己的情怀。

身体健康不佳,六月间成立医疗组的事情就毫不意外了,人要到自己老了,才能体会到那“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的感觉。

他那对国家和人民怀着无比深厚的感情,他关注的不仅是个人生死的问题,更多的是国家、民族、社会未来的命运。他一辈子为之努力奋斗的新中国,他如何割舍得了呢?

那时毛主席身边的工作人员,在许多场合看到毛主席失声地痛哭流涕,他不是为自己的生死,而是为了祖国的命运

来源 : 作者博客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