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红阳:奴隶主华盛顿“不做皇帝做农民”的真相

长河红阳 2019-01-05 浏览:
1794年,身为美国总统乔治·华盛顿为了避免战争,缓和同英国的关系,派遣约翰·杰伊去伦敦与英国签订《杰伊条约》,割让美国的利益,缓和了英美关系,后来华盛顿批准了这一条约,实际上等于出卖了盟友法国,这在美国国内引发了以亲法的民主共和党为主的广泛不满,也触怒了当时支持法国大革命的广大的美国人民。在面对法国、共和党以及人民的反对时,精明的华盛顿选择以退为进,退居二线。华盛顿在他给朋友的信里,谈不参加第三次总统竞选时,说过:“如果我参加竞选,我就会成为恶毒攻击和无耻诽谤的靶子,不但会被加上摇摆不定的罪名,而且还会被污为怀有野心,一遇时机便爆发出来。总之,我将被指责为昏聩无知的老糊涂。”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话题的由来是一个微信群里的一副微博截图:

长河红阳:奴隶主华盛顿“不做皇帝做农民”的真相

微博发布者“袁姑娘”曾是国内一名知名女演员,和张国立演过几部关于纪晓岚电视剧的。听说之前出嫁了,要在外国扎根的,但是晃了一圈又跑回来了。

本来对她印象不错,但是从微博截图上看,几年不见,不知从谁那里学的一副“公知腔”。她字里行间透露出的气息,和她微博中提到的资中筠一样,“公知”得很!不信,您瞧:

【@袁立:1783年经过了七年内战,华盛顿将军打完江山之后,竟然跟其他士兵一样回家归隐田园去了。资中筠老师说,华盛顿拥有“在血腥的暴力厮杀中产生的领导人物极其罕见的品格——真诚。”一个追求完美道德人格的绅士,将手中权利交换个美国人民,从此人类历史上便诞生了一个从未有过皇帝的国家。】

这段话里的常识硬伤已经被“无为李爷”揭批到不能再透彻了,因此不再赘述,如图所示:

长河红阳:奴隶主华盛顿“不做皇帝做农民”的真相

我这里要讲的重点是,华盛顿为什么只做了两任总统,之后脱袍让位“竟然跟其他士兵一样回家归隐田园去了”。许久以来,这都是美式精英、公知猛吹美国喇叭的好曲牌,这个调调不认真击破,这曲迷魂调还不知坑害多少心地纯良但又无知的中国孩子。这曲迷魂调要击破,先要从美国开国之初在西部土地开发上的政策说起。

话说美国独立战争之后,美国人借着“打了胜仗”的余威,向西跨过阿拉巴契亚山脉,也就是现在所谓的美国西部,拓土开疆。这在当时看来,是赤裸裸的侵略行为。这样的侵略行径,理所当然的遭到了当地原住民印第安人的殊死抵抗。但是,限于军事技术上的劣势,印第安人的抵抗换来的是侵略者近于种族灭绝式的大屠杀。就这样,经过无情地杀戮,浸染着无数印第安人鲜血的广袤的大西部,就变成了美国白人的新家。显而易见的是,这样广袤肥沃而且富于矿藏的土地,必然会变成一块肥肉。当时,尽管战争辅定,雄踞美国各州的利益集团,还是争相觊觎这块肥肉,无不摩拳擦掌。在经过长达八年的争吵以及明争暗斗之后,美国国会各派势力基本上达成一致:广袤的西部土地为国有(此国有,仅是面儿上的,实际是几大寡头占有,别想多了)。

按理说,西部土地既是国有,那么,美国政府理所应当要把这广袤的土地打理经营好,为美国民众谋福利,但是,美国的那伙子“国父”们,根本无意这样做。寡头们合计了一下,打算把这广袤的土地有偿转让给个人打理经营,它们主导的政府只负责收税;而有偿转让土地的所得,充做政府开支。于是,1784年成立的、以托马斯·杰斐逊为首的专门委员会,制定了西部土地法。托马斯·杰斐逊主张,把西部土地分成小地块,低价甚至于无偿分配给每一个愿意垦殖拓荒的劳动者(注意:这里的劳动者是指白人)。但是,他的意见遭到了大土地投机商们以及投机商们的金主——银行家的激烈反对。在他们的反对下,托马斯·杰斐逊的主张以失败收场。而这些人在政府的代表——美国“国父”之一,汉密尔顿(华盛顿首个任期内的财政部长)的主张得以顺利推行。这个汉密尔顿,主张把土地分成大地块,这样普通草民买不起,就只能卖给买得起的富人(参考资料:吕新雨《驳秦晖先生对“美国式道路”和“普鲁士道路”的阐述》)。

这样的主张,无异于将土地使用权直接赋予最富有的那一小撮人,投机商以及银行家们哪还有心思反对。于是,1785年出笼的“西部土地勘测法令”,也就忠实的反映了汉密尔顿的主张:首先,只有政府动用公权勘测过的土地,方可合法的在土地市场上被拍卖流通。而勘测的对象,既有未经开发的无主荒地,也有经过拓荒者辛勤耕耘的成熟地块(这就是统治者对底层农民的打劫)。美国政府的这个“西部土地勘测法令”最直接的一个后果就是:

【使拓荒农民用血汗换来的土地转眼落到了土地投机者手中(刘绪贻等著 《美国通史·2卷》283页 人民出版社2002年10月)】

政府出售的被勘测过的地块,以640英亩为最低出售单位(1平方英里),每英亩地价不得低于1美元。然而,在十年后的1796年,汉密尔顿更把地价提高到2美元/英亩,出售最低面积仍维持640英亩。这样的法令,完全偏向于有钱的富人和土地投机者,可以说就是对普通百姓的打劫。须知,彼时的美元很值钱,以这样的价格买下640英亩土地的人绝非一般二般的有钱!而且,这个购买土地的钱款必须在一个月内交齐,否则,政府就会收回,进行第二次出售。这样的付款条件,也根本不是普通草民能够承担得起的。所以,这样严苛的购地政策,根本上断绝了普通草民通过合法手段以合理价格获得土地安身立命的可能。这样的法令,必然遭到普通百姓的激烈反对。迫于压力,联邦国会才不得不从1800年开始到1832年,逐步调低最小售地面积——320英亩、160英亩(1804年)、80英亩(1820年)、40英亩(1832年)。按照汉密尔顿的施政方针,美国普通公民想要从政府手里直接买到能保证基本生存的土地,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另外一个途径,就是只能听从汉密尔顿的安排——向囤聚了大块土地的有钱人购买。即,政府和法令,鼓励和保障这样一门生意,由有钱人把买来的大块土地分割成小块,加价卖给普通草民,至于加价多少,完全由哄抬地价的富人们说了算。这些分割了的小块地的售价,一般是政府“官价”的数倍乃至数十倍。(参考:刘绪贻等著 《美国通史·2卷》281-282页 人民出版社2002年10月)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长河红阳
长河红阳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