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把新中国前三十年与改革开放时代对立起来

邋遢道人 2018-12-25 浏览:
为什么中国能早早就把工业做的部类齐全?因为中国在计划经济时代实行了高积累、低消费的国策,全国人民勒紧了裤腰带创造出这个局面。1970年,中国人消费率只有63%,积累率达到37%,印度人干什么呢?他们消费了78%的产出,只积累22%。到1980年,中国积累率35%,印度只有27%。一直到上世纪末,印度积累率才达到35%。没有毛泽东时期前辈们勒紧裤腰带,中国现在就与印度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其实还不是同一起跑线,因为美国肯定不愿意支持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发达起来!

(原文写于2007年12月)

不能把新中国前三十年与改革开放时代对立起来

把前三十年与改革开放时期完全对立起来,是中国精英集团乐此不疲的事情。这里就改革开放取得的成绩是否与前三十年相关做一些分析。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成绩。所有人都把这些成绩归结为“批判了阶级斗争为纲,开创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正确路线”,以及“市场经济带来的巨大的活力,是唯一正确的发展模式”上。但事实并不这么简单。

首先,在不同时期,发展中国家可能取得高速增长的模式是不一样的,也就是一个时期如果用甲种资源配给方式会取得更高发展速度,用乙种模式不可能取得高速发展。在另一个时期,也许甲种模式就不合适了,需要用乙种。选择的正确不只表现在理论上,主要表现在结果上。

在工业革命后,世界所有国家要取得高速度的,有效的经济发展,目标就是迅速实现工业化。而后起工业化国家要实现工业化,最重要的问题是能否给工业化提供巨大的资金投入。尤其是到上世纪20年代,重、化工业投入的资金惊人的高,已经不是早期轻工业的投入概念了。

对工业投入大量资金有两条路,一条是提高国内积累率,一条是有外来援助。从上世纪初开始,所有新独立的国家都不可能得到发达工业国的资金投入。这个时期所有外资直接投资都是宗主国对殖民地国家的。到了五十年代前后,西方国家直接投资基本都在发达国家内部进行,就算有点政府贷款,也是对“听话”的国家说的。得到些借款,也是要还的,也是要回到国内积累率。

《发展经济学》研究发现,后起发展中国家实现工业化的过程中都存在一个所谓“低水平均衡陷阱”。这个陷阱通常包括这样两个关系:

首先,人均收入低,国家贫穷,消费会略小于收入,积累率很低。积累率低,投入工业的资金规模就小,产业进步机会小,收入增长就慢。收入增长慢,积累率就低。这种均衡状态严重阻碍发展中国家工业化进程。

其次,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由于历史原因,都处于少数人占有大部分资产的状态,制度会倾向于保护少数政治和经济权贵的利益,加大了收入分配悬殊趋势。多数人收入改善的可能性小,使积累率、劳动力素质提高的可能性降低。这会进一步延缓工业化进程。

苏联如果继续新经济政策,结果一定会陷入这个“低水平均衡陷阱”。这也是被革命后第一个10年依然没有摆脱农业国地位可以验证。正像片中介绍的“直到1928年,苏联的工业产值还不到德国的一半,美国的八分之一”。

在一个相对封闭条件下的农业国提高积累率的方法显然只有一条途径:通过国有化形成政府控制资源配制的能力,通过“剪刀差”“剥夺”农民,并通过减少轻工业投入来降低消费率,从而提高积累率。由于苏联已经解决了低水平均衡陷阱第二个,也就是私有制问题,因此他们很容易的实现了计划经济模式。

对中国来说,要加速工业化只能有两条路,一条是借款,而且只有向苏联借款,二是像苏联一样实现计划经济,通过剥夺农民,减少轻工业投入降低消费率以提高积累率。

实际上,这个时期苏联与德国相比,中国与印度相比,在工业化速度方面都是取得了领先优势的。实践证明在后期工业化国家中,用计划经济模式工业化的速度高于市场经济国家的。

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模式就是永久有效的模式,因为条件在发生变化。上世纪70年代后,世界发生了一次根本性的变化,使后期工业化国家发展的条件改变了。这个变化的基本特点是:包括股票、期货、汇市在内的金融市场交易量一飞冲天,完全脱离了物质生产的羁绊,世界成为一个大赌场。同时,西方工业国在70年代后期,尤其时90年代后以直接投资方式将产业资本向新兴国家转移(从70年代前的数十亿美元,增加到七八十年代的数百亿美元,然后到90年代后的数千亿美元),形成发达国家产业空洞化(世界贸易从1970年的6000亿美元,增加到80年的38800亿美元,在增加到2004年的185800亿美元)。同时,西方工业国的产业空洞化必然造成全球国际贸易猛增,这为发展中国家提供了一次迅速工业化的新机会。能否有效利用这个机会,是所有后期工业国的能否实现高速发展的关键。

这种情况下,计划经济模式就有问题了。计划经济内部资源配置主要靠人来操作,计价方式与国际资本接轨困难。只有市场经济才比较适合利用国际产业资本的转移和国际市场的激增。于是,在70年代后,拉美国家、东亚和东南亚一些国家和地区利用这个条件,经济迅速增长。但是这个时期,西方产业资本外溢的速度还很慢,数量也只达到百亿美元级,因此实际上对中国这样的大国作用是很小的,能够惠及的国家大多是千万级人口的国家。

于是,中国共产党很及时地在1980年前后选择了向市场经济转轨。使中国实现了持续近30年的高速增长。尤其90年代后到今天,缺少了这样一个国际背景,中国不可能取得高速发展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邋遢道人
邋遢道人
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