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证如山!驳对九一八蒋介石不抵抗的掩盖与翻案

叶劲松 2018-12-15 浏览:
九一八事件爆发约两个半月时,蒋介石政府仍然是无意采取武装抵抗日本侵略来保卫领土,也无意武装收复被日本侵占的领土,反而愿意把更多的中国领土让给日本占领,以设立一个使日本不能再进攻,中国也不用武装抵抗日本、也不能收复失地的隔离的“中立区”。如果日本人要进攻某地区,我们能不抵抗,而是退出这地区并设这地区为“中立区”来阻挡日本人的侵略行吗?这就是国民党政府的抵抗?国民党政府愿意“把自己的军队撤出锦州” ,难道不是蒋介石政府在东北不抵抗的表现吗?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铁证如山!驳对九一八蒋介石不抵抗的掩盖与翻案

作者按:2018年12月11日,有网友不锈猫发表了题为《张学良真如电视剧<少帅>中那么不堪吗?》的帖子。帖子讲述了张学良和蒋介石在九一八事件中的情况。帖子指责张学良不抵抗,却不指责蒋介石不抵抗,反而说得蒋介石要抵抗日本似的。例如帖子说:九一八事件“老蒋得知后也顾不得‘剿匪’了,赶紧停止第三次围剿”。明明是红军击败了蒋介石的第三次围剿,文章作者却要说是蒋介石要回去抗日而停止第三次围剿的。

又例如帖子说,“9.22日返回南京发表讲话:至国际条约信义一律无效,和平绝望,到忍耐无可忍耐,且不应忍耐之最后地步,则中央已有最后之决心与最后之准备,届时必须领导全体国民,宁为玉碎,以四万万人之力量,保卫我民族生存与国家人格” 。但是帖子中蒋介石的这话出自何处,帖子却不能够引出来。总之,文章要说得蒋介石积极抵抗日本似的,却拿不出证据或者是完全违反历史事实。

百家号有一篇名为《勿忘国耻,九·一八事变,敌我力量数十倍悬殊可为何败走东北?》的文章,文章说:

【国民党政府对日本的侵略采取不抵抗政策,根据了解在九一八事变发生前,蒋介石于8月16日致电张学良:“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9月12日,他在河北石家庄召见张学良时说:“最近获得可靠情报,日军在东北马上要动手,我们的力量不足,不能打。我考虑到只有请国际联盟主持正义,和平解决。我这次和你会面,最主要的是要你严令东北全军,凡遇到日军进攻,一律不准抵抗。”】

蒋介石的致电和他在石家庄对张学良的谈话,都充分证明了蒋介石事先就确定了的不抵抗方针。当然不锈猫可能质疑蒋介石的这一个致电和在石家庄对张学良的谈话的真实性,硬要说蒋介石要积极抵抗日本。那么请问:九一八之后蒋介石发出个抵抗日本的命令吗?你拿得出这方面的证据吗?而且九一八之前,蒋介石在石家庄对张学良说:“我考虑到只有请国际联盟主持正义,和平解决” ,与九一八之后,蒋介石政府主要在国际联盟提请国际联盟关注日本入侵的实际行动,完全相吻合。

下面的《批驳对九一八蒋介石不抵抗的掩盖》,比较详细的揭露了九一八事件蒋介石的不抵抗。

一、将对日不抵抗的责任甩锅张学良,说得通吗?

今年将是九一八事件爆发80周年。九一八事件爆发80周年日临近时,事件爆发原因及爆发后各政治势力是何行为等,必将是不少文章讲述的重点。面对日本侵略,蒋介石政府不予抵抗已是众所周知的亊实。

但是,最近10余年来,一些人力图颠覆这段历史。例如,《南方周末》刊登赵晖的《“九一八”事变前后的张学良和蒋介石》(以下简称南文),《××春秋》的《张学良:不抵抗命令是我下的 与蒋介石无关》(以下简称炎文)等,都想说明,面对日本侵略,不抵抗的是张学良。这些文章的目的都是同一个意思,即:面对日本侵略,不抵抗的不是蒋介石。

例如,南文的第二个小标题“不抵抗主义谁之过” 下,就公开说:“考察蒋在“九一八”事变前后的行踪,就可以发现所谓蒋在“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下令不抵抗的说法站不住脚” 。南文意思说,九一八事件爆发前后,蒋介石未曾下令不抵抗,下令不抵抗的是张学良。

南文等为蒋辩护的方法,就是对许多历史资料和事实采取回避的态度,想以此掩盖蒋介石的对日不抵抗事实。

为蒋介石辩护的南文也说,九一八事件爆发前,日军就在东北多次寻衅,使“东北形势趋于紧张”。对此情况,国民党政府不会不知道。而当时未在政府任职(九一八后,曾担任过蒋介石政府驻法英美大使和外交部长等职)的顾维钧,在北戴河避暑时仅通过报纸也知道“东北形势趋于紧张”。 顾维钧说:

【“1931年夏天我在北戴河时,对于日本情况感到非常不安。我并沒有什么特别情报,但报纸上发表的东西已把满洲局势的发展充分告诉了我……7月中旬,我在北戴河看到来自日本的新闻报道,谈到有关日本政府,特别是军事当局的部署,相当激荡人心……我怕很可能日本人这次要采取军事行动”(《顾维钧回忆录1》,中华书局1983年版412页)。】

顾维钧“沒有什么特别情报,但报纸上发表的东西已把满洲局势的发展充分”告诉他。而蒋介石政府有更多信息渠道知道东北局势发展。甚至为蒋介石辩护的南文也讲:1931年3月,“国民政府情报机关发现日本在辽宁抚顺……越界采煤,……随后,又发生关东军“事先不通知即进行军事演习”事件,日本还陆续向南满输送大批兵员与军火,东北形势趋于紧张”等等。因此,不说东北地方政府的情况汇报,仅凭几个月来“国民政府情报机关”情报,蒋介石政府也知道远比顾维钧更为详密的东北局势状况。那么,知道“东北形势趋于紧张”, 蒋介石政府不可能不发出如何应对“很可能日本人这次要采取军事行动”这种极端情况的指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叶劲松
叶劲松
察网专栏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