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公祭南京大屠杀的意义:铭记伸张正义之艰难

胡新民 2018-12-06 浏览:
除了日本人的错误认识外,西方国家对南京大屠杀相当漠视。这也是为南京大屠杀完全伸张正义的一个重要障碍。二战以后,以西方为主的国际舆论对待德、日的侵略历史的态度迥然不同。假如德国出现对反犹“大屠杀”的罪行质疑的说法或者德国教科书里出现为德国侵略辩护的内容,那肯定是完全没有市场的。对比之下,日本社会一再发出为日本侵华辩护的奇谈怪论,经常公然举行否定南京大屠杀的活动,而抗议的往往只有中国人和海外华人。二战时的反法西斯盟友们竟然鲜有反应,那些十分关心中国的西方媒体对此类事也鲜有问津。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国家公祭南京大屠杀的意义:铭记伸张正义之艰难

2014年2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两个决定,一个是确定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另一个是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陷南京城,在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和第6师团师团长谷寿夫等人的指挥下,日军在南京对中国战俘和居民进行了长达6周惨绝人寰的大屠杀,30余万无辜的中国人死于日军的屠刀之下。这样滔天罪行和暴行当然每个直接犯罪者都负有法律和道德的责任。

然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认定南京大屠杀的罪恶事实和惩治有关罪犯方面却历经曲折,至今余波不断。

东京审判中的“微弱多数”

1946年1月19日,远东最高盟国统帅部根据同盟国授权,公布《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宪章》,宣布成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下面简称东京法庭)。1946年2月15日,东京法庭成立,签署日本投降文件的九个盟方国家中国、苏联、美国、英国、法国、荷兰、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均指定一位法官出任审判人员。同年4月3日,又增加了印度和菲律宾的法官各一名。此后,东京法庭就由这11个法官组成,对二战的日本战犯进行审判(史上亦称东京审判)。东京法庭于1946年4月29日接受了盟军最高统帅部国际检察处对东条英机、广田弘毅、松井石根等28名被告的起诉,并于同年5月3日至1948年11月12日在东京对这批日本主要战犯进行了审理。包括东条英机和松井石根在内的7名甲级战犯最后被判处绞刑。

来自11个国家法官,所在国法律体系不尽相同,法制环境也各有差异,特别是对法律都有各自的理解,这对后来的判决埋下了不确定因素。来自印度的巴尔法官(Pol)就坚持日本战犯“全员无罪”。法国法官柏纳特和荷兰法官洛林也和巴尔的观点一致。另外,还有来自废除死刑国家的法官如庭长澳大利亚的韦伯和苏联的扎里亚诺夫。因此,单从法官的组成的角度看,要作出对侵华日军元凶绳之以法处以极刑的判决,难度不小。

代表中国的是梅汝璈法官。他在到达东京后即表态:

【“我既受国人之托,决勉力依法行事,断不使战争元凶逃脱法网!”】

1948年4月,历时两年的庭审终于结束,法庭进入起草判决书阶段。在梅汝璈的争取下,法官们推定由中国法官负责起草判决书中有关中国的部分。梅汝璈与助手杨寿林、罗集谊等人,在两百多页的初稿上倾注了大量心血。

当整个判决书起草至一半时,梅汝璈在一次法官会议上慷慨陈词道:

【“由法庭掌握的大量证据,可以看出,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比德军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单纯用毒气屠杀,更加惨绝人寰。砍头、劈脑、切腹、挖心、水溺、火烧、砍去四肢、割生殖器、刺穿阴户或肛门等等,举凡一个杀人狂所能想像得出的残酷方法,日军都施用了,南京的许多妇女被强奸后又被杀掉,日军还将她们的尸体斩断。对此种人类文明史上罕见之暴行,我建议,在判决书中应该单设一章予以说明。”】

梅汝璈刚刚落座又站起来压低嗓音补充道:

【“我的这个请求,务请各位同仁能够予以理解、赞同。”】

庭长韦伯表示同意,其他法官也同意了。

判决书定为十一章。在草拟过程中,印度、法国、荷兰、澳大利亚和菲律宾的法官,各自提出了个别意见书。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印度巴尔的英文长达25万字、日译本共1912页的意见书,主张将日本战犯完全无罪开释。巴尔认为,

【“侵略战争是一种国家行为,国际法的追诉对象仅仅是国家,而不能罪及个人”;
······
“国际法对于违反它的规定的国家予以制裁,但对于违反它的个人因没有规定制裁方法而无从着手处罚”;
······
“即使日本对那场战争负有道德的责任,但是没有法律责任”。】

十一国法官在两年多的交往中,尽管私交不错,但各位法官都坚定地站在自己坚持已久的理念和原则一边,各不让步。十一国法官纷纷援引本国法律条款,各执己见,争得面红耳赤。除了在罪与非罪上的争议外,对是否判处死刑的争议更是激烈。韦伯主张将战犯们流放到荒岛上。美国法官同意死刑,但他的注意力仅限于对发动太平洋战争和虐待美军俘虏的那些战犯坚持判死刑。由于二战后的美国的特殊地位,其意见也影响到其他国家的法官。尽管当时中国已经和美国一样,是联合国“五强”之一,但在其他国家看来,中国仍然是一个贫弱之国,其话语权的影响力远不能与其他几国相比。

在此情况下,梅汝璈意识到,将侵华日军元凶送上绞刑架的中国人民的正义要求完全有面临夭折的危险。他和助手们决心:像土肥原贤二和松井石根这样的战犯,双手沾满中国人民的鲜血,若不能严惩,决无颜再见江东父老,惟蹈海而死,以谢国人!在随后的整整一个星期里,梅汝璈等人日夜与各国法官磋商,费了无数口舌。1948年11月4日上午,东京法庭开始宣判,判决书宣读了7天,持续到11月12日。二十五名被告(因审理时间漫长,原定的二十八名被告中两名死亡,一名患神经病)全部宣判有罪,其中东条英机和松井石根等7人被判绞刑。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新民
胡新民
察网专栏学者